南洋姊妹們對國籍法的看法
2005年5月傳來消息,國籍法即將修定,未來新移民要入籍,除了原有的財力限制外,還要再加上語言和基本權利義務的考試。南洋台灣姊妹會理事邱雅青 (泰國籍) 以這篇投書讓更多人聽到新移民女性的心聲。

南洋姊妹們對國籍法的看法

(修刪版刊載於中國時報2005/5/27時論廣場)

老天爺啊﹗老天爺啊﹗請給我們力量吧!我們沒路可以走了!已經想不出要如何是好!

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呢!前幾天我們的志工老師告訴我們以後入籍要考試。現在我們入籍就要有五百萬的不動產證明或四十萬的存款證明或三十八萬的扣繳單證明,這些的財力證明條件我們都已經沒辦法負擔,現在又加了需要考試才能入籍這一項。我真的不知道台灣政府在想什麼,口口聲聲要幫助我們新移民女性,卻給我們更沉重的壓力,這些負擔好像一大顆一大顆的石頭壓的我們喘不過氣。台灣的政府可憐可憐我們吧!這麼沈重的擔子我們揹不動了。

請問親愛的台灣政府,台灣人需要有錢才可以結婚嗎?不用,對吧!那為什麼我們要?再請問你們,訂這些法律時有沒有問過我們真正的需要和困難,有沒有真正的去了解我們呢?

你們知道嗎?少部份可以出來上課的姐妹是因為他們有肯支持她們的家人,但有更多姐妹是沒有這麼幸運的,除了要拼命的工作去達到你們先前設定的財力條件,現在又加上入籍考試,我想以後她們更沒幾會可以入籍了。你們知道嗎?訂這個法律會害死我們。在台灣,沒有身份證,沒有保障和權利!沒有身份證,我們就好像一群沒有用的東西,然後你們想什麼時候把我們趕回去都可以,逼迫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分開,這時候我們的孩子該怎辦呢?如果換成是你們,要你們和你的子孩活生生的分離你們難道不會心痛嗎?

你們說,考試是為了我們好,這樣原本不准姊妹出來讀書的家人就會讓她們出來。但是,你們想過嗎?真正惡意的家人,他們最不想讓姊妹拿身份證,因為他們怕姊妹有身份證就會不受他們控制。所以,你們加上考試,只會讓更多人受害!

語言只不過是用來溝通的工具,我覺得具備基本語言能力大家可以彼此了解就夠了,為什麼一定要叫我們去考試呢?太困難了!真的太困難了!

中文字很難耶,台灣的老師和教授不是一直說,現在的學生中文太差,連研究所的學生也沒辦法寫的很好,更何況我們只是一群剛來台灣沒多久的新移民啊?

除了考中文,還要考台灣的歷史、憲法等基本權利義務。台灣的政府啊!你們不是到現在還沒辦法決定要用什麼樣的歷史教科書給台灣人唸嗎?你們不是還在吵要修改憲法嗎?先去忙這些事,請你們先搞定這些在叫我們考試吧﹗

我們希望妳們先來了解我們的環境,聽聽我們的聲音,再來決定或者判斷應不應用這樣的方式來限制我們。

邱 雅 青(泰國籍)
南洋台灣姊妹會理事 

國際邊緣外國認同與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