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別人的感覺〉不要叫我台灣妹
◎周惠文

 2001.12.20自由時報

一九八七年,我因為結婚而隨著先生移居香港,在滿懷離家愁緒及對未知新世界的種種好奇與不安等複雜情緒之下,踏上了一段特殊經驗的旅程。

 在香港那新舊文化衝突及差異極大的環境下,我發揮了白羊座人衝鋒陷陣、不畏艱難的精神,在短短的時間內憑藉著尚能應付日常生活所需的粵語能力,找到了一份在電視台工作的機會。抱著兢兢業業的心情,我期盼在工作上能夠不落人後並有所表現。

 果然在工作了一段時間後,認識了一幫十分投契的工作夥伴,在工作之餘亦常常相約吃飯、談天。突然,有一天,有個同事竟當著面大聲叫我:「喂!台灣妹……」,這一聲「台灣妹」叫得我如五雷轟頂,差點回不過神來,連他講些什麼,我也完全聽不到。

 就在當下,我即已清楚知道,這一句帶著蔑視意味的稱謂,確已傷了我的自尊心,傷了我辛勤工作、希望能夠得到認同的那份努力。這時,我更深深明白,要融入一個社會,打進一個團體,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啊!原來,在別人的眼裡,不論我怎麼付出,充其量,我亦不過只是一個「台灣妹」罷了,在這個陌生的環境裡,我既沒有定位亦沒有被接受。

 但不服輸的個性,讓我覺悟到,我除了謹守本分,表現得體,努力工作之外,我還必須大聲疾呼出自己的想法才能讓他們知道該如何去尊重別人。於是,就在下一次仍有人如此隨意喊我時,我即堅定而客氣的告訴對方:「請稱呼我的名字。」

 幾次之後,我發覺情況漸漸改觀;我的做法已感染了其他同事,當有其他部門的人員喊我「台灣妹」時,我的同事不待我開口,已在一旁大聲幫腔道:「她沒有名字嗎?叫什麼『台灣妹』,沒禮貌!」幾個月來心裡的不平與委屈終於化為烏有,因為我知道,我已經被同事認同及接受了。後來他們不但不再叫我刺耳的「台灣妹」,甚至更封我為「亞洲小姐」呢!

因為他們就叫我「阿周小姐」啊!

 一直到現在,我雖已回到台灣定居多年,這一幫老朋友仍是時有往來,稱兄道「妹」,好不融洽!

 所以,每當我聽到人們順口喊出「大陸妹」、「香港仔」、「台客」等一些不甚友善的稱呼時,總有著特別而深刻的感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之感油然而生。千萬不要讓隨口叫出的稱呼而傷了人家的自尊心才好啊!而且,本來可以和氣相處的一個團體,可能還因此變成壁壘分明甚至互相敵視、對立的狀態呢!

國際邊緣外國認同與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