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社會中的封閉校園
中國時報 2000/11/25
孫春在〈作者為新竹青草湖社區大學暨香山社區大學主任〉

輔大並不是神學院 也是師生進入輔大時的基本認知 不可片面毀棄

 報載輔仁大學在「教師聘任規則」中增列「天主教大學憲章」,引發宗教介入學術的質疑。輔大校長認為,天主教大學有其基本價值,既然老師到輔大任教,對此就該有此認同。

在一個日趨開放、容忍尊重不同價值的社會中,乍聞這種將一己的信仰與價值觀,藉著體制的方便性〈只經行政會議而非校務會議通過〉,強加於人的事件,令人驚異莫名。

除了學術獨立於宗教與政治之外的理由,大學作為一個知識與價值自由激盪的論壇,更需要積極的維持其多元的發聲管道。任何人都可以宣揚自己的信仰,但卻不能禁制別人表達違反自我信仰的言論,這是多元自由社會的互信基礎。當然,宗教作為許多人的終極關切,自然傾向於認同其為最高價值。尤其對於宗教從業人員而言,宗教價值的發皇,更是其利益知所繫。但是,我們必須不斷互相提醒,多元社會的成立,首在於學會尊重別人的價值,而非拼命宣揚自我的價值。尤其某些宗教中「唯一」「真」神或是「造物」的觀念,對於其他宗教或是沒有信仰的人而言,本質上就具有侵犯性。這一點是從宗教從業人員所應當時時自省的。

更應重視的是,當輔大校長強調輔大教師應對宗教價值有所認同時,其適用範圍是無遠弗屆的。如果一位老師不能在課堂上討論墮胎議題,那她/他能在學生或教職員社團發表相關意見嗎?如果不能在校園中觸犯禁忌,那她/他能在校園以外以輔大教師的身分在公開場合發表言論嗎?無疑的,只要張嘴,就有不認同或不夠認同的嫌疑。此所以報載有些輔大老師憂心忡忡,擔心天主教條款無限上綱,傷害學術自由。

誠然,大學也是依各雇傭場所,董事會可能會從雇主的立場,認為對所屬員工作要求並不過分。但是,輔大在聘僱教員的時候,言明其「天主教大學憲章」嗎?其次,輔大有在招收新生的時候,言明其「天主教大學憲章」嗎?輔大並不是神學院,這一點是師生進入輔大時的基本認知,不可片面毀棄。更何況大學本來就應該獨立於出資辦學者的干預之外,否則財團開辦的大學,是否就可以要求教師認同資本家呢?

大學校園的開放性是其社會契約的重要環節,輔仁大學作為一所大學,其主事者應該學習與尊重社會上對於「人性尊嚴」、「生命尊重」、「家庭價值」的多元價觀點與討論,而非祭出「宗教憲章」,打壓異己。

回上一頁

國際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