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

liberty times自 由 副 刊  20031125-26

◎迷情小愛 

 也許他是個不停變換email,以不同帳號、不同身分登入MSN的遊戲者而已。有時,她也不確定自己真那麼渴望他的出現。

 再度登入MSN,她也不知道究竟在尋覓或等待什麼。聯絡人清單裡的名字,沒幾個在線上,在線的,她又沒什麼交談的欲望。基於禮貌,和對方打聲招呼,她就藉故離開會談。乾脆,就暫時將清單上的聯絡人一一封鎖,這樣,她在對方電腦上顯示的,就是離線的狀態。

 她只想讓一個人看見她在線上。但此刻她卻看不到他,在某個難忍的衝動裡,她已經將他的名字自聯絡人清單刪除。她以為只要讓他消失,她就不會再有所期待。她現在明白,錯了,人的心思遠比願望複雜。她但願自己能夠在邂逅之後掉頭就走,心思這東西卻屢屢留在原地找尋未滅的遺跡。

 雖然無意和其他聯絡人對話,她仍讓自己保持線上的狀態。也許,他看見她,又會跳出來對她說一聲「Hi!」或一個笑臉表情。

 她難免想著,Outlook Express的通訊錄裡,還留著他的電子郵件地址,也許捎幾個字過去,他會有點回音,或者他聽見她的召喚,會因此重現。但她就是沒有捎字的衝動,也並沒有刪除他的郵件地址。誰知道這個郵件地址還管不管用呢?也許他是個不停變換email,以不同帳號、不同身分登入MSN的遊戲者而已。

 有時,她也不確定自己真那麼渴望他的出現。萬一他又出現,接下來呢?這是她一貫的爛性吧,總是死死賴在那裡,等著讓時間解決一切。時間是心思的天敵,山盟海誓尚且不敵時間,何況人生某時小小的意亂情迷。

 不久之前,她才在這裡邂逅了一個男子。

 她多麼確定他是男人,而且是個陌生人,因為她有圖有證。硬碟的某個檔案夾裡,還存放著三張他充血飽滿的勃起,叫她心頭撲撲跳,一張張器官筆直轟立,表皮的大小血管也因血脈賁張而清晰浮現。其中一張,因為仰角取鏡,器官看來雄壯無比,血管滿布的表皮像極做狀欲撲的公雞。

 她檢視他握住器官的手,粗獷拙笨充滿雄性的特徵,指甲乾淨而剪得極短。她納悶著這張照片是如何取角?他如何能夠右手扶住器官,不使它因過度亢奮直立而緊貼肚皮,左手卻能從下方上仰取角,難道他的相機也有專供自拍的旋轉螢幕嗎?咦,他是左撇子嗎?她無聊到開始研究這張照片是用什麼姿勢拍攝的。

 一個月前的某個夜晚,她才登入MSN,就跳出一個對話視窗問她,接不接受「漂浪之人」將她加入聯絡人清單?

妳幾歲?

二十五,你呢?

三十一。

哈,騙你的,我五十二。

哈,我也騙妳的,我今年國中剛畢業。

第一天的相遇,兩人在線上哈啦些毫無營養的冷笑話,一來殺時間,二來殺無聊,一聊就是一個多鐘頭,直到她必須就寢,明天還有辦公室的差事和任務。

下了線,她翻覆了一下才入夢。這還是她使用MSN Messenger 以來,第一次遇到陌生人的搭訕,真新奇。翌日的夜晚,她才登入,他就對她說了聲「Hi」,還附上一個笑臉表情。

今天過得怎麼? 

馬馬虎虎。你呢?

和馬馬虎虎差不多吧。妳現在感覺好一點了嗎? 

比馬馬虎虎好一點吧。

對話框此時出現片刻的沉默和冷場,似乎兩人都找不到接續的話題。她一直瞪著對話框,試圖想像他此刻的動靜,他該不會話不投機,丟下對話框就跑了吧?才想著,對話框就顯示他正在傳送一個JPG檔,請求她的接受。

傳一張自拍照給妳,快接受。

騙人,原來是狗狗,害人家以為是……(她附了一個沮喪的表情。)

想到哪裡去了?妳有邪念歐,又沒叫妳看狗狗,我在自拍我的腿啊。

喔,原來看錯了,主角是腿。(她按了一個臉紅的表情。)

牠很煩,一直吵。

叫什麼名字?

阿呆,笨得跟狗一樣。

本來就是狗狗啊。剛剛拍的嗎?

她懂了,原來方才的冷清,是他正在拍照,然後用修圖或壓縮軟體處理了一下。

那晚,兩人聊了一些狗經。後來,一觸及兩性話題,又塞車了。空氣一陣冷颼,對話框又片刻沒有動靜。

往後幾天,她屢屢登入MSN,就是不見他在線上。她不斷自問,人心真奇怪,既然不想和他談論太親密的話題,那麼,自己到底想幹什麼?和一個陌生人討論文學和藝術嗎?或者人生與哲學?她決定暫時不去想這個答案。

他再度出現在MSN時,這次,她主動給了他一個笑容。

安安,晚上好。

咦,妳的名字變了?好可怕。

是的,自從上次登入,她就把暱稱改為「想要殺人」。

別緊張,我只想殺一個人。

不會是我吧?(他按了一個又驚又懼的表情。)

今天吃了上司一頓排頭,差點想要殺人。

她說謊,上司真冤枉。是幾天沒看到他,心裡很光火,又不知如何洩憤。

她確實有點生自己的氣,既不想和他深入交談,卻又期待和他對話。

他又傳來阿呆的各式生活照,並逐一為阿呆配上文字旁白,看來白癡透頂,名副其實的白癡狗一條。但她的心情還是好不起來,說不上來為什麼,她就是生自己的氣。

心情好一點了嗎?

沒救了。

為什麼?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就是活該啊。

告訴我怎樣才能讓妳開心?今夜就為妳效勞到底。

我想看你。

那就現在出來。妳在哪裡?

我只想看你的照片。

不,要看就看人。

我現在不能出去,但我就是想看你。

他傳來阿呆撒嬌的照片,附上旁白說:「開心一點嘛!」

對話框又冷場。良久,對話框又顯示他在傳送JPG檔,並等待她的接受。

收完照片,她等待揭曉,也許,她即將看到他的本人面目。但打開來,圖片影像撲入眼簾那一瞬間,在毫無心理準備下,她受到了驚嚇。是一張性器的特寫。

又是良久的沉默,也許他也正在等待她的反應吧。但過了好一會,對話框始終停留在原處,氣氛顯然僵了。

太下流?

還好,只是沒有預期到這個。

我不是暴露狂,只是想逗妳開心。不喜歡就刪除吧。

她必須承認,她這次碰到了考驗,她一時還找不到面對的態度。如果線上的那一端是她的情人,看到他的性器特寫的感受,應該會全然不同吧?對她而言,這是一種全新、未曾預料到的生活情境,而她被迫迅速回應。

這是一張色情貼圖區偷來的自拍照吧?

妳不相信?wait.

對話框又暫時停頓,不久又傳來一張圖片。她打開,是一張他的電腦桌面,桌面有兩人的對話框。而電腦的鍵盤和滑鼠,與方才那張性器特寫畫面裡的鍵盤及滑鼠一模一樣,顯示他方才是坐在電腦桌前拍攝自己。

換妳自拍了。

我沒有數位相機。

算了,就當妳在網路上碰到一個瘋子吧。我剛剛確是瘋狂了些,也許明天就後悔了。

自那時起,她的目光屢屢被街上的年輕男人吸引,不自覺的,目光就開始尾隨某個行經眼前的好看男人。三十一歲的男人究竟是什麼風景?她看見不遠處的他,穿著深藍牛仔褲和緊身深灰T恤,雙手抱胸正在人行道上來回踱步,像是等人。網上的他,會是像人行道上的男子嗎?或者,人行道上的男子也正和網友相約見面,並且正在等待網友的到來呢?

人行道上的男子顯然發現她的注視,卻並不了解她目光的意涵,就回以一個充滿防衛的眼神。哎呀,赤裸的注視是極不禮貌的事,陌生人的眼光,還真令人渾身不舒服。她於是正視男子,回以一個笑容。她只想告訴他:你真好看。男子似乎從她的笑容理解到她的注視並不具敵意,於是迅速移開目光,繼續踱步。

一回頭,他已挽著一名年輕的長髮女子快速離去,顯然他已等到他要等的人。這容貌好看的男人,大約也三十出頭吧?這年紀的男子看起來那麼容貌清新,不像形容逐漸枯槁的中年男人,兩頰開始因斑點而泛黑,面皮也日漸失水而乾涸,相反的,年輕的肌膚看來那麼彈性飽滿,容光看來那麼煥發。

網上的他,到底是誰呢?不會是熟人惡意的玩笑,或是一場精心策畫的陰謀吧?她的生活起了漣漪,從此心神不寧。尤其想起那張親密告白的特寫照片,她竟偶爾泛起不自知的笑意。

真是個傻蛋啊,年輕的心充滿各式荒誕而瘋狂的念頭的吧?他們衝動而少經世事,不明白人際間的鬥爭殘酷至極,一張照片就足以毀了自己。他們僅僅根據直覺在狩獵,而不設想往後的人生。她想。

相形之下,她就處處充滿了防衛。她當然有數位相機,但她憑什麼相信一個陌生人?網路是這麼危險的媒介,一個按鍵就可以讓一個檔案在幾秒間繞行地球數十圈,讓自己的隱私暴露在數億個阿貓阿狗的眼前。

想到人生的惡面,和網路無奇不有的罪行,她偶然感到不寒而慄。可是,網路又像一面魔網,一旦踏入,就將人緊緊網住,不容脫逃。而網路最無遠弗屆的法力,就是可以搆到現實生活無法觸及的陌生人吧?這種渴望親密,又害怕親密的矛盾,真是令人恐懼!

晚上好。(這回又是她主動招呼。)

安安啊。今晚夜色很美,我這裡的天空可以看到星星,要不要出來看星星?

我沒有看星星的氣質,你會很失望的。

算我自討沒趣。(他附上氣餒的表情。)

妳做什麼行業,白天很少看見妳在線上?

我是壞人,有很多前科,白天不敢現身。

偷偷告訴妳,我也是壞人,也有很多前科,看到條子就要跑那種。 告訴我,妳有多大條,妳逃過獄嗎?

沒,但我有刺龍刺鳳──龍眼和鳳梨。

haha, 這笑話已經聽過了,很冷。好吧我說實話,我並不是什麼壞人,我是調查員。

在調查什麼?

網路性愛田野調查。

你調查過多少人了?

不多,但大多數很可怕,見面就跑了。

那你還一直調查,樂此不疲。

也不是一直啦,也要感覺有趣的人啊。

相信我,沒見面之前都很有趣,見面就沒趣了。

妳已經看過人家的私處,妳要給人家負責。

該不會叫我娶你吧?

我想看妳的身體。

我沒有數位相機。

我不管。妳要想辦法。

對話框又暫告停頓,好像已經面臨攤牌,她已經無法接續。但她仍努力尋找任何一個可資遁逃的缺口。她不可能和任何一個陌生人見面,她像一隻狡猾的兔子,無時提防各種可能的陷阱。就算只是單純的網路邂逅,值得為一份自行想像的浪漫去和一個陌生人相見嗎? 

她仍努力尋找任何一個可資遁逃的缺口。

她不可能和任何一個陌生人見面,她像一隻狡猾的兔子,無時提防各種可能的陷阱。就算只是單純的網路邂逅,值得為一份自行想像的浪漫去和一個陌生人相見嗎?

 她想不下去了,生活本身就是浪漫的敵人,過度浪漫絕少有好下場。真實的人生是冰冷的,有一個人將你用過就丟,已經是最圓滿的結局,至少往後不會糾纏不休,但你的自尊會善罷干休嗎?

 再沒回應,我要下線了。(他儼然下了最後通牒。)這個要求不過分吧?又沒要求看妳的臉,誰會認得妳的身體呢?

 好吧,就有限度小小瘋狂一下。人生苦短,要一直做個青年楷模嗎?

 她想著到底要自拍哪個部位呢?手?不行,手很好辨識。尤其她手背有一條小疤痕,可以當作呈堂證據。拍腿,也不行,她擔心露出未曾料及的破綻。最後,她看看自己的身體,決定自拍牛存褲上露出的一塊肚皮。她的肚皮平滑,沒有任何特徵。於是深呼吸了一口氣,就按下了快門。

 她在螢幕上端詳自己的肚皮,來回細細檢查是否留下任何關於自己的線索。肚皮下有一截牛仔褲,但她想這應該無妨,到處都是牛仔褲,誰認得誰的牛仔褲?

 檢查過後,她就把照片送出去了。

 哈哈,又白又嫩,真想咬一口。

 剛剛縮小腹深呼吸得好苦。

 再拍。往下或往上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在原位。

 真貪心,等等。

 (她拍了桌子底下。)

 真冷。拍妳的身體啦。

 她已猜到他的下一個要求。真的玩不下去了,大家都知道人生極其偽善,人模人樣的傢伙可能都有極其不堪的一面,差別就在於沒被逮到的嘲笑被逮到的。她可不想被逮到,然後成為辦公室裡的笑柄。世事證明,被逮到的,往往是比較天真衝動的那一群,沒被逮到的,往往世故而狡猾,而且,你可能永遠逮不到他。

 收照片吧。(靜默中,他突然說)

 照片傳得很快,她打開,視覺與畫面接觸那一個剎那,彷彿光陰是靜止的,她的意識也暫停了約有幾個瞬間之久吧?他的慾望此刻那麼生動的挺立在螢幕上,怒張勃起的血管宣示他此刻遏抑不住的衝動,他的慾望顯得這樣有恃無恐而囂張,他的器官此刻必然是滾燙的吧?哈,男人,有時真是蠢到有剩,就那麼喜歡獻寶。想到這裡,她突然變換了一種心情,以鑑賞的目光仔細欣賞他的私處,試圖想像這個器官活生生挺立在她眼前的光景。

 哈,你去拍A片肯定會紅。

 還消遣我?我現在災情慘重,都是妳害的,妳要負責。

 空氣在原處凝結良久,之後,他顯然放棄等待,就說:Sorry, 離開先,去找打槍圖。

 不知道他那天是怎麼發洩的,對她而言,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是謎。她試圖想像現實生活裡,他是個怎樣的人,他是否和街上或辦公室裡那些三十上下的男人一樣,他們看來中規中矩,行為舉止絲毫沒有異狀。他們難道以為網路上邂逅的對象,都是不存在的虛構者?他們難道不知道,每個所謂「虛擬」的ID,都是現實世界裡的某一個人,他們不但存在,而且是真實的個人,下了網路,回到現實世界,他們即可能變換一張冷酷現實又功利的嘴臉?或者,他只是個情迷網路的可憐小孩,對真實世界全然失去熱情之餘,情不自禁的在網路上尋找慾望的宣洩和出口。

 三十一歲的男人,已經變成她生活裡的巨大謎團。任何一個與異性的近距離遭逢,都會使她不自覺去猜測對方的年齡,連擦身而過的男子都會引起她的好奇:「他應該也是三十一歲上下吧?」

 就如某日的午後,她才走進辦公大樓的電梯,正要關門,有個女孩匆匆跑向電梯,她見狀趕忙伸手去按鍵,同一時間,她身後高出她一個頭的男子,也伸手按鍵,於是,她的手按住鍵,男子的手卻按住她的手。她本能回頭望了男子一眼,男子回了她一個赧然的笑意。這個笑,在她心頭撞擊了一下,力道雖不大,卻已夠她一整個下午心頭微醉,步履醺然,因為,男子彷彿那個年歲,一臉白肉濃眉,肌膚清新飽滿。他,會長得像他嗎?她開始對年輕男人充滿各式奇怪的觀察和念頭。

 登入MSN,她看見他在線上,想必他也看到她已經登入。她正猶豫著要不要和他打招呼?踟躕了一會,他也並沒有動靜,顯然他也沒有主動的意思。猶豫是這麼漫長,會不會,兩人都用著最起碼的矜持,在等待對方的示意呢?

 哈囉!(她附上白癡的笑臉。)

 (他也回以笑臉。)

 他看起來有一搭沒一搭,回應又慢,似乎在做其他事,或者和其他人聊天。

 在做網路調查嗎?

 在查資料。

 在寫博士論文嗎?

 在準備proposal,明天開會要報告。

 你工作愉快嗎?(她靈光乍現,彷彿發現什麼線索。)

 有誰的工作是愉快的?妳工作愉快嗎?

 她想起昨天公司招考員工的決審面試。

 在五男五女當中,她注意到一個容貌清秀的男人,履歷表上的年齡正是三十一歲。她仔細推敲他過去的工作資歷和學歷,試圖找出他和網上男人的關聯。以致十個決選者裡,獨獨面對這個男子,她沒有發問,僅雙手抱胸默靜地觀看他的應對和表現。他固然極力表現自信,卻難掩緊張,以致應對不夠從容。

妳還想想繼續玩嗎?

這是玩嗎?

看妳怎麼說都可以,反正,就是感覺的遊戲,有感覺了,就繼續,直到一方想退出,誰也不勉強誰。

 遊戲的終點是什麼?

 無所謂終不終點,只是一個旅程,可長可短,玩不下去就散了。人與人的關係有終點嗎?沒有吧?就算是婚姻,也只是個過程,有長有短,隨時也可以告吹解約。

 是啊,女人動不動想到終點、歸宿這一類可笑愚蠢的概念,婚姻又如何?婚姻就是終點嗎?未必吧?一切都是人可憐又卑微的自尊在作祟,都怕自己成了別人的過程,而婚姻或承諾這些可笑的名詞,儼然代表對方的真心和誠意,對自己的尊嚴可堪告慰,也有所交待。

 想到這裡,她笑了。他號稱是調查員,在調查她。看樣子,這是一樁反調查事件,是她在觀察他、調查他吧。

那天很抱歉,沒能幫上你的忙。身材不佳,沒有示人的勇氣,這是自信的問題。

沒關係,做不到就不要勉強。這種事要兩廂情願才有樂趣,否則會感覺像是強暴了別人一樣,自己也會很不爽。不過妳也真奇怪,既沒被我嚇到,又不願出來見面。

只要不見面,就不會被你嚇到,也不會嚇到你。至於在網上,人能有什麼惡意呢?你能透過螢幕打我一巴掌嗎? 

既然不和我見面,為什麼要一直和我對話?那有什麼意思?

哈,男人果真是比較功利的,一定要有目的。我呢,網路漫遊,沒想和任何人見面,感覺對了,對一直對話,直到對不下去為止。

那有什麼樂趣呢?講來講去不都是那些有的沒有的,幹什麼啊?

有人就只喜歡講些有的沒有的,沒想幹什麼。

 又是很長的停頓與冷場。

 你在忙嗎?

 在找一張照片。

 你知道嗎?上回公司招考,我竟然覺得裡面有一個人是你。

 嗯?好玩,為什麼以為是我?

 沒為什麼,瘋了。太無聊,就常有無聊的想法。我有時甚至想,你會不會是公司裡某個憎恨我的人,就用這種方式捉弄我。哈,想像力很豐富,對不對?

 Haha, 原來我們都可以去編電影劇本。告訴妳,妳的想像力並沒有特別豐富,我離開前一個公司之前,就用這種方法整過一個女主管,那女魔頭超級好騙,竟然和我談起網戀,妳要不要看她寫給我的伊媚兒,還有自拍照,都是A片級的喔。
 原來網路上那些自拍照都是這樣流出來的喲?太可怕了。

 她想起色情網站或某些免費空間的相簿,近來颳起一股自拍風,屢屢有些遮去臉部的女子裸照,甚至有交媾的特寫圖片,而從取鏡的角度看來,交媾的當時,應有第三者在場,否則,該不會麻煩到動用腳架吧?她一直疑惑這些照片的流出,是分手後的報復行動呢?或是某些男女的特殊癖好?

 我才沒那麼卑鄙。我把她甩了以後,她到現在還不知道她的網路情人是我。其實現在想想,那個女魔頭還挺漂亮的,她心情好的時候,笑容滿可愛,可惜她可愛的時候很少。

 對話框出現傳送照片的訊息,她點了接受。咦,莫非是要傳那女主管的自拍照給她欣賞嗎?照片一下收完,她打開一看,出乎意料,不是女性自拍,而是射精過後的畫面,仍然硬挺的龜頭周遭有一片白色的精液,沿著握住器官的手掌虎口流下。
 那天幻想和妳做愛,射精後的自拍,讓妳留著自慰用。

很……特別的禮物。

我留下把柄在妳手上,妳就可以相信我不是妳的仇家。我只是一個──可愛的冤仇人。

 她瞪視畫面上的射精鏡頭,久久沒有答覆。顯然是等不到她的反應,他索性說:
 我不會再勉強妳了,妳也不會再被我騷擾。傳這張照片給妳,只是要妳永遠記得我。

 他從此消失了。她此後登入MSN,看到的他,永遠是離線的狀態。她猜,也許他封鎖了她,然後將她刪除;也許,他又重新註冊,換了一個全新的ID尋找嶄新的際遇。以致,她乾脆也將他刪除了。

 登入沒有了他的MSN,就像跌進一座荒涼的廢城。她知道,一切也只能這樣了。她明知際遇這種東西有著各種不同的真相,他可能是個這樣的人,可能是那樣的人,也可能是個……。但她此刻並不想去尋找任何線索或解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