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女自拍與海珊影像 

卜大中 

Apple Daily 2003年12月16日

網路上流傳女子在高速公路上的自拍裸照,三點全露。這兩天媒體上登載大量海珊落網的照片和影片,把海珊的狼狽懦弱顯現得纖毫畢露。攝影的功能和權力者對攝影的運用在這個對比下顯得十分諷刺。原來,攝影是一場設計精密的演算。 

台灣已有許多自拍裸照,有的在大學校園,有的在中正紀念堂或總統府前,昨天被發現的則是在國道上。以這類地方做背景,當然是要告訴觀看的人:「我在台灣」,不是拿外國的來混充。可是,在代表學術、道德、權威、國家建設的地方裸拍,難道沒有後現代顛覆與叛逆的含意嗎? 

攝影扮演紀錄與證據的角色,隱藏其對社會、身體的監控慾望。攝影透過科學的鏡片提供觀看「真實」的能力,將可知的世界化約成具體的、可見的、可測量的真實,是現代性「除魅」的慾望。攝影把再現世界、了解世界、改變世界的三個面向結合在單一的視覺科技裡,提供觀看者單面向的認識論。 

於是,攝影一方面是視覺的觀察主體,另方面是視覺再現的權力機制,從新界定觀察主體的身分狀態。監獄、學校、軍隊等訓育機構使用攝影馴化成員;而肖像攝影使權力者光榮的身分地位如同儀式再現。總之,攝影被賦予召喚真實的權力,而保證了影像作為證據或真實紀錄的權威。 

裸體自拍顛覆威權 

所以,權力者是使用攝影的一方,攝影是主體的意志展現;無權力者就根據權力者的想像被投射在影片中。海珊當權時,全國都張貼他的「肖像攝影」,一派的英明神武;可是現在淪為階下囚,權力者美國就把他拍得猥瑣狼狽,灰頭土臉,藉由形象摧毀造成人格摧毀。其說服力就在攝影的科學真實性。

台灣流行的裸體自拍又顛覆了上述的攝影理論。首先,攝影者與被攝影者合為一人,主體即客體,抹去了權力差別的界限。其次,權力者的肖像攝影被解構成裸體攝影,與性及情慾混合成曖昧狀態,顛覆了原先取代布爾喬亞自畫像的威權莊嚴形象攝影,其反差造成一種滑稽可笑的效果。三,可能的合成照,徹底顛覆了攝影反映真實的神話。攝影機前自拍的裸照自願滿足他人的偷窺,也挑戰了女體私密的迷思。這樣,檢察官還要控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嗎? 

top回寫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