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島可愛 瑄瑄不愛

 

 ☉劉益誠    中國時報   論壇   920429

 再一次地,我們見識到了臺灣司法體系與社會道德的矯揉造作:「臺灣水電工阿賢」
與「本土AV天后瑄瑄」即將被以刑法第二百三十五條,意圖「製造或散佈」猥褻之影像的「罪刑」函送了。

 如果我們單純以法的角度來探討,他們即將面對司法的調查甚至審判,這並沒有太大問題,因為他們的行為,的確在當前法律的規定下有可議之處。問題是法律並非只是一套強制性地規範人們行為準則的制度而已,它還體現了整個社會對於集體道德、社會價值這些基本文化範疇的普遍看法。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並不只是因為這些犯罪者的行為本身需要被處罰,更是因為他們的行為,牴觸到了整個社會對於「不該殺人、不該傷人、不該侵佔非分財物」的基本道德與價值的普遍看法。

 我們對犯了錯的人進行處罰、或是要求罰金,並不只是為了對犯罪者偏差行為的矯治,更重要的是要彌補與修復因為他們的行為而受損的社會集體道德或是普遍價值。我們都不希望維繫這個社會正常運作的某些基本文化範疇被少數人的行為所摧毀,這是法律之所以有必要存在的社會意義。

 如果說,我們從社會的角度來觀察「臺灣水電工阿賢」與「本土AV天后瑄瑄」的被函送,那麼一切就變得荒謬可笑了。

 難道臺灣的集體道德與社會價值觀真的這麼懼怕「意圖製造或散佈猥褻影像」嗎?
難道我們的社會對於情色電影的從業者如此深惡痛絕嗎?恰恰相反地,我們的廠商,忙不迭地邀請日本AV女優如小澤圓者流來台代言產品;我們的出版商,大量出版飯島愛的半生自傳《柏拉圖式性愛》,甚至還在台北國際書展堂皇上架;媒體及影迷,也總是瘋狂追逐著偶爾來台的日本AV女優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在虛擬空間的視訊聊天室,每天都上映著自願裸胸露臀給陌生網友品味的男男女女。

 坦白地說,我們社會的基本文化範疇中,曾幾何時對於「製造或散佈猥褻影像」如此戒慎恐懼了?函送這兩位本土A片演員,到底是為了回復什麼集體道德?彌補什麼社會秩序?我們要回復、彌補的道德與秩序,難道不早就已經被日本來的A片演員以及我們每日生活中的行為全部擊毀了嗎?這兩位不過是代罪羔羊罷了。

 如果從這兩位本土演員的被函送,真的可以看出什麼有意義的症候,或許就在於臺灣社會虛偽地反對臺灣人「自己拍A片」、「自己當A V演員」;但是另一方面又吹捧「外來的A片」、「外來的AV演員」。把自己的A片演員視為下賤無文的「製造或散佈猥褻影像犯罪者」函送法辦,卻把日本來的A片演員當成明星偶像崇而拜之,這恐怕才是臺灣社會最值得反思的地方。

(作者為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博士班研究生)

色情漫畫專題專題討論國際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