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污名 正視性工作的社會功能

報告人: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鍾君竺


    日日春作為一個關懷性工作者權益的組織,我們在詳細查詢這部國語辭典之後很驚訝的發現它收入了那麼多有關性工作的字詞,這顯示性工作在我們淵遠流長的歷史和社會裡是一個廣泛深入日常生活和文化的活動,因此才會有那麼多描述它的字眼。但是更令我們驚訝的是,如果你仔細去看每個相關字詞的解釋和例句,你會發現對於性工作的理解和呈現是那麼的單薄,那麼的統一:妓女是被賣的可憐女人,賣淫是一種社會病態,妓院是一個邪惡的場所,嫖客都不是好人,警方不斷的掃黃、逮捕。事實上,這部辭典裡面對於掃黃的描述多到一個地步,它應該可以被稱為【掃黃宣導辭典】。

    我們性工作者雖然讀書不見得多,但是我們也知道教育應該是反映現實的教育,更應該是前瞻的教育。1997年以前,像這樣的辭典或許還情有可原,因為性工作者運動還沒有興起,人們對於性工作的了解還很有限,但是經過1997年台北公娼運動所帶動的社會教育,大家和性工作者面對面的談過很多話,對於性產業的管理也有了比較理性的想法;然而現在這個版本卻還是傳達那種踐踏性工作者自尊、醜化性工作的說法。看到這樣的國語教育,實在令我們寒心。

更令人氣憤的是,這些定義中充滿了歧視和淺薄的認識。就拿最明顯的例子來說:【妓女】解釋以賣淫為業的女子。妓女與嫖客,是文明社會的一種病態。開宗明義的就把妓女和嫖客定性為病態,好像沒有性交易的社會才是正常的。可是,大家都很清楚,有哪個社會沒有性工作呢?食色性也,性交易作為一種處理慾望的方式,既然沒有傷害到任何人,就應該被尊重。而一個文明的社會,應該懂得尊重人與人的差異,編撰這本辭典的作者也許不需要透過性交易來處理自己的情慾需求,但是對於這個社會裡存在的許多性服務者和性消費者,應該懂得理解和尊重,而非以「病態」來詮釋。【妓女】是過去社會對性工作者的一種貶抑之詞,我們不該再沿用它。與此相對的,日日春認為在國語辭典裡應該新增【性工作者】一詞,並在例句裡明白表示,如同其他行業一樣,國家對性工作者的勞動權益應該予以保障。

    再看其他的例子。警方決定大力掃蕩色情行業,以維護社會安寧。老實說,台灣政府掃黃掃了這麼多年,我們從來看不到性產業真正消失,反而因性產業地下化衍生許多社會問題。妓院不是好人去的地方,老實說,拉法葉艦的弊案讓我們老百姓覺得國防部和外交部才不是好人去的地方。他為人正派,從不涉足風月場所,意思就是說,去風月場所的人都不正派,可是你知道我們偉大的文學傳統中有多少鉅著出自風月場所的騷人墨客?有多少救國救民的事情是妓女在風月場所穿針引線的?

    一部辭典掩沒了性工作者的歷史貢獻和社會貢獻,反而為現在追求業績和愛做政治秀的政客掃黃行動背書,這樣的偽善教育是我們希望看到的嗎?而且,一部辭典堅持自己的價值觀才是唯一對的,逕自否定其他人的生活方式,這樣不能接受多元發展、不能尊重差異的教育是我們希望的嗎?

    最後,我想講一個大家可能沒想過的重要字詞。前一陣子,第一夫人邀約了許多官太太喝下午茶,講明了不讓先生們出席,媒體報導就連陳水扁總統去接太太時都吃了【閉門羹】。如果你查過這個辭典就知道閉門羹的典故正出自過去妓院裡的傳統──若是客人上門,而妓女不願見客,就以羹湯招待,後來就稱之為閉門羹。不過,我們今日的性工作者可不會隨便給人吃閉門羹,畢竟,生意不成人情在,倒是我們的政客常常閉了我們的門,迫使我們給人吃閉門羹。

辭彙 教育部版 本會建議版
【妓女】 解釋以賣淫為業的女子。妓女與嫖客,是文明社會的一種病態。 解釋在女子不能受教育、不能拋頭露面的封建時代,以琴棋書畫接待騷人墨客為業的女子;後被沿用泛稱以性交易為業的女子,因社會對性交易的蔑視污名,通常帶有貶意。

建議新增

【性工作者】 解釋以性交易為業的工作者。如同其他行業一樣,國家對性工作者的勞動權益應該予以保障。

回首頁專題討論國際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