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群眾的零星自發反戰活動:反戰 季勝利欲替美國消毒

記者馬岳琳/專訪 自由時報200.3.30

來自中國的行為藝術家季勝利拿起一面美國國旗,不過這回他把旗子當成口罩戴在嘴巴上,看起來一副強盜模樣,然後右手拿著一個瓶子、壓下瓶口對著左手豎起的中指狂噴,噴到空氣中瀰漫了消毒藥水的味道、噴到原本圍在四周的觀眾紛紛走避。

毫無疑問,季勝利表達的是「反戰」。問他「消毒」的對象是誰?季勝利很嗆地說:「美國想消毒世界,但我更想消毒美國!」至於為什麼表演最後還在中指戴上指套,他說「比中指」已經是眾人皆知的手勢,而戴上指套的中指就像核子彈頭,「也讓這個彈頭變得更長、彷彿全世界都搆得著。」

原本是畫家,有感於平面藝術的侷限性,季勝利轉而跨至行為藝術領域,他希望把藝術的語言擴大,嘗試不同的可能性,「行為藝術的創作沒有什麼困難,因為任何事件都可以拿來創作。」但在中國大陸又沒有那麼大的自由度,所以季勝利特別喜歡台灣這種「沒有藝術以外要擔憂」的空間狀態。

前兩晚在牯嶺街小劇場的演出,季勝利不停地拍打自己裸露的屁股,但給年輕觀眾很大震撼,他表示因為個人的因素,他用這樣的方式自己懲罰自己,「不過是呈現了藝術家自身的意念,至於觀眾,各自理解就對了。」季勝利說,行為藝術在中國大陸尚處於地下狀態,尤其是要在控管嚴格的北京演出更是困難,但對於今年五月的中日行為藝術交流活動,他已決定在北京表演,「你總要試一試的,不是嗎?」

台灣反戰國際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