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看待美日鷹派?

2003.03.25 中國時報 

◎蔡孟翰、陳宜中

美英聯軍對伊開戰以來,親美與反戰的辯論在國內發燒。 

雖然台灣的街頭反戰運動顯得勢單力孤,但包括李遠哲先生在內,迄今已有六百餘位學界人士簽署了一項反對美國攻伊聲明,顯示台灣仍不乏反戰的聲音。然而,不容否認的是,多數國人仍相信「親美」是唯一切合實際的自保之道,而「反戰」則是不太現實的。難道,美國不是台灣的武器主要來源?難道,美國不是嚇阻、抵抗中共武力犯台的安全保證? 按此「親美」邏輯,就算布希像是一個「黑幫老大」,又如何?只要該黑幫能「罩」台灣,則死皮賴臉地充當其「外圍小鬼」,繳一點「保護費」,又何妨?以東風飛彈對準台灣的中共黑幫,難道不比布希的黑幫更黑?兩黑相權取其輕,不是很合理嗎? 

在台灣的反戰圈內,也流行著一種看似不同、但實則有些類似的說法:如果我們反對中共武力犯台,那麼,現在就必須反對美國武力犯伊。布希所發動的「預防性戰爭」,無疑是場不正義之戰。如果台灣支持這類戰爭,或甚至肯認其正當性,那豈不等於為中共的武力犯台提供絕佳藉口? 

前面兩種說法(無論「親美」或「反戰」)的類似之處在於,兩者似乎都片面地把中共當成是台灣安全的主要或甚至唯一威脅,而忽略掉了另一種值得嚴肅思考的「可能性」:倘若台灣繼續維持以熱臉貼美日極右翼冷屁股的外交政策,是否會在尊嚴掃地之餘,甚至還有可能成為未來美日極右翼圍堵中共時的祭品? 

這全然是危言聳聽的說詞嗎?的確,國際形勢詭譎多變,任何未來學式的臆測都是不能盡信的。如果高爾當了總統,國際局勢可能大不相同;而九一一事件後,布希政府完全為鷹派份子所把持,也讓許多專家頗感意外。倘使布希連任成功,早已醞釀多年的「中國威脅論」是否會變本加厲,也並非我們所能斷言。然則,在牽一髮而動全局的東北亞局勢中,台灣確實不能掉以輕心。 

被列名為邪惡軸心國之一的北韓,是否會成為美國下一個除之而後快的「處理」對象,目前仍未可知。就在過去半年內,美國右翼以「日本的再軍事化/核武化」要脅中共「管管北韓」的言論,已經出現在主要媒體版面;其對於前後任南韓政府的「反美」、「親中」、「給北韓陽光」之立場,似乎愈來愈不耐煩。更值得吾人重視的,則是日本在小泉政府領導下(及布希政府大力支持下)的不斷右傾趨勢。就在去年五月七日,日本國會針對一項「有事法制」草案,進行了冗長的辯論。在「有事法制」三法之中,最具爭議性的是「自衛隊法」與「武力攻擊事態法」。按小泉政府草案,日本自衛隊今後不必再遵守國際法與國際慣例,而自衛隊除了可在日本已遭受攻擊的情況下出兵外,還可在「我害怕」或「我預見」某種威脅時,發動「先發制人的攻擊」或「預防性戰爭」。 

簡單地說,此法的目的在於為未來日美聯合「圍堵中國」或「預防中國威脅」的軍事行動,提供必要的法律依據。日本國會辯論的焦點之一在於,如果台海出現危機,美日協防台灣,日本可否因「害怕」或「預見」中共會對協防部隊展開攻擊,而對中共發動「先發制人的攻擊」或「預防性戰爭」。在九一一事件前,這類近乎赤裸裸的辯論,幾乎很難想像會公然出現在日本國會殿堂之上。此案因自民黨橋本派部份議員(如自民黨前幹事長野中廣務)的反對而暫告擱置,但小泉在布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誓言將在兩年內讓此法過關。 

美日鷹派勢力的興起,對台灣究竟是福是禍?他們以「預防中國威脅」為基調的戰略思考,究竟是愛台灣,還是真有可能害了台灣?事實上,以崛起的中國為假想敵的日本極右鷹派,何曾真正關心過台灣的安全?說到最後,台灣只不過是在他們「圍堵中國」大戰略下的一顆棋子,或甚至只不過是一個便宜的藉口罷了。當然,日本極右鷹派的成功與否,還得視美國政局的發展而定。對日政策乃美國東北亞戰略之基石,日本的不斷右傾化固有其國內原因,但若沒有布希政府的撐腰,恐怕也不會走到今天這種地步。 

身處於中美日韓衝突情境下的彈丸之島台灣,確實需要更寬廣的世界觀,以及更成熟的亞洲觀。外交部的草率發言,已經讓我們貽笑國際,但更令人憂心的是,如果台灣當局不顧「台灣人的尊嚴」,繼續以熱臉去貼美日極右鷹派的冷屁股,則有朝一日,不但沒了尊嚴,很可能就連所謂的「國家安全」都岌岌可危。 

無論是中共對台灣發動預防性戰爭,或美日對中共發動預防性戰爭,台灣都將是主要的殺戮戰場。這類霸道不講理的「不正義之戰」,無論我們從道德良知或切身利害出發,都必須加以反對。誰說反戰無理?誰說反戰不符合台灣的利益與安全?我們真的希望台灣成為下一場預防性戰爭的戰場嗎?這些恐怕都是值得吾人深入思索的課題。 

是的,重新檢討台美、台日關係的時候到了。 

(蔡孟翰為劍橋大學國王書院東亞政治經濟學博士候選人,陳宜中為中央研究院社科所助研究員)

台灣反戰國際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