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戰攝影 她光身走遍金門
【記者趙慧琳/台北報導】 

赤裸的戰爭金門影像工作者董振良拍攝反戰系列,圖為陰柔女體和野戰坦克車昂然對峙,反思戰爭意義的攝影作品。
圖/董振良提供 

戰地金門,數十年來曾經承受超過一百四十二萬發的子彈;全球談反戰爭,金門人最有資格!在金門古崗村長大的影像工作者董振良反問:「苦難已矣,我們還要戰爭嗎?」 

女體解放戰地,全裸女人在遍地軍事遺跡的金門戰區遊蕩。董振良最近完成系列反戰攝影作品的拍攝,昔日被視為神聖不可侵犯的軍中標語、戰爭碑文、坦克戰車、碉堡坑道和軍徽旗幟,都一一接受女體的「柔化」! 

兩全裸女人跑進軍隊精神教化的「中山室」,在白牆醒目的「博愛」標語見證下,她們互相伸手,緊握言和,她們的另隻手臂則分別高舉海珊、布希的領袖肖像。這是戰火中成長的董振良,用影像反戰的代表作之一。 

董振良指出,一九五六年,金門、廈門激戰七小時,金門落彈近三千發 ;一九五七年,中共曾在一天內,向金門射彈九千多發;隔年,四十四天的八二三炮戰,讓金門落彈四十四萬發。自此以後二十年的「單打雙不打」,金門又承受了九十七萬發的子彈,是中外戰爭史上絕無僅有的紀錄。 

「軍事禁地,禁止進入」全裸女人無視軍事廢墟遺留的禁制標語,突兀的現身於瓊麻掩護的中蘭海濱碉堡。裸體女人出現在小金門島的某處海灘上,她用紅布條拖著「還我」標語的沉重匾額,作勢往對岸方向的「河山」走去,卻面對沿海密布的戰鬥鬼條砦(反登陸叉),危險重重的阻隔。 

女人躺在翟山坑道冰冷的花崗岩上,男人為她覆蓋上神聖的旗幟。女人遍地遊蕩戰爭的遺跡:她奔跑馬山坑道、穿梭狹長甬道的英雄堡,她夢境般的遊走陣亡戰士的墓園,攀登上高聳的勝利紀念碑,甚至,以優美的裸姿,斜躺在歌頌戰爭的碑文前。 

董振良讓女人平躺在戰爭的土地上,舒緩戰地百姓對密布地雷區除之不去的恐懼;讓她和野戰的坦克車驕傲對峙,她還跑進棄置的軍中靶場,表演受難的耶穌,成為舊靶心上的犧牲者,「以性感女體取代嚴肅戰鬥的目標」。 

董振良說,當他把一個女體丟在金門,就像丟下了一顆炸彈。他的反戰影像,製造出不可能的荒謬情境,甚至,他已經預期家鄉衛道人士可能的反彈。他強調,這是要刺激人們真正思考戰爭的本質。 

【2003/03/16 聯合報】

台灣反戰國際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