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沒格調的戰爭更應有高格調的反戰
文/趙剛(東海社會系教授)

(轉載自破週報復刊250號。2003/03/14)

關於反對美國攻打伊拉克,我有如下幾個想法:

一、 反對戰爭,不應該只是為了和平,和平陳義過低,只是沒有戰爭的狀態而已,對更多人,更只是繼續做生意而已。反戰是為了要捍衛民主這個理念,這才應是伊拉克以外的人們反戰的主要目標。戰爭是民主這個理念的否定,因為贊成啟戰也就等於在面對利益或理念的衝突的情境時,人們放棄了溝通的可能與制度性的協商。民主作為一個理念,可能只止於民族國家範圍,而不能及於全球嗎?今天,唯一存在於全球尺度的民主協商機制是聯合國,美國要繞過聯合國直接發起戰爭,是對這將近百年來,人類尋求在全球尺度上建立民主協商體制的一大破壞。後果將是民主這個理念的在各個尺度上的殘跛,以及人類文明的倒退。

二、 反戰是反對以美國為中心的霸權秩序,這個秩序是以新自由主義全球化之名行之。這個要來的戰爭並非反恐也和文明衝突無關,而是反「非麥當勞化國家」。湯瑪士•傅來德門(紐約時報專欄作家、著名全球化吹鼓手)曾說:「全球化下不再會有民族國家與民族國家間的戰爭,至少,有麥當勞的國家不會打另一個有麥當勞的國家。」麥當勞當然是個隱喻而已,指的是全球市場以及美式消費與民主。傅來德門忘了說的其實是:麥當勞國家當然要努力打擊非麥當勞國家。的確,阿富汗、伊拉克、伊朗、蘇丹、北韓,早在911之前就是美國鎖定的打擊對象。這些國家人權名譽都不佳,但都不是納粹德國,沒有正當的理由以及迫切的必要用戰爭的手段或殘酷的禁運來干預它們。

三、 這個戰爭據說是和石油有關。很難不信。如果是這樣,我們更要拼命反戰,因為這個戰爭之後還要有更大規模更殘酷的戰爭一直等著世人。美國這個世界能源消耗量最大的國家,還在繼續鼓吹無限工業化、無限發展的迷思,並刻意掩蓋一個基本硬事實:以目前的發展成長,地球在2050年之前就將用罄所有的石油蘊藏。用戰爭來爭奪這個日漸枯竭的油藏將是強權現實主義國際政治的必然性。所以,反戰沒法只是人道主義反戰,必須整個反省資本主義、發展、工業化、地球資源的問題。但後者似乎是沒得反省的,這是悲觀之源。

四、 反對這個戰爭更可以是一個品味上的問題。美國自從上次波灣戰爭始,開啟了一種最懦弱最醜陋的戰爭模式,摧毀別國像是玩電腦,全靠高科技電子遙控。以往保守派所連結到戰爭上的一切美德例如榮譽、勇氣、堅忍、犧牲、壕溝同袍愛都沒了。尼采、愛默生就算今天活著,也沒法再詠歎戰爭了。以高科技濫殺無辜不應該叫戰爭,只宜乎如實叫做:殺戮行動。我們反對這種膽怯的對伊拉克人民的殺戮行動,我們要求美國地面部隊和伊拉克地面部隊進行公開的較量。我們反對勝之不武。越戰不管多沒理,至少比波灣戰爭要有格調。

五、 這樣講,好像還是被古老保守派的某些道德所牽繫。大概吧!回過頭來,看我們台灣的政治人物,那真是毫無榮譽感與智慧,竟然向美國輸誠,說我們台灣已經發展出很成功的慈善團體,到時候可以幫忙到伊拉克清理善後、「人道救援」云云。美國人說,時候不到,先不說這個。這位官員還說:「如果脫光衣服就可以止戰的話,那也好,但就是不行嘛!」大意如此。我不禁為這種官僚感到可喜可悲。可喜的是他畢竟也反對流氓打人,但可悲的是他還是選擇站在流氓這邊,要求流氓多少給個差事,等流氓出過氣後、揚長而去時,趕上來幫忙療傷或收屍。這種官僚只有幫閒的小聰明,既不得罪流氓又對得起受害者!但他完全沒有想到,世界上要是強可以任意凌弱的話,那麼台灣其實是非常不利的。可惜,台灣的民粹派還是一股腦兒地幫閒打雜地跟著美國走,沒有想到反戰才是最符合自己利益的舉動行宜。反戰,因此還別忘了要反那些昏聵的、民粹的崇美腦袋。這種國粹腦袋,大概兩岸都不少吧! 

台灣反戰國際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