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紙說,台灣政界名女人陳文茜懷疑患上乳癌,很可能需要動手術切掉一邊乳房。大概是看透了人生,陳文茜並不在意沒有一個乳房後的日子怎麼過。她說:乳房不過是社交工具。這句話有很深刻的含意,也有其道理,因為當一個女人長大後,身材與面貌就是她們在社會立足的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條件,雖然不是每個女人都靠美色和身材取得社會地位,但如果有了這天賦的本錢,再加上智慧或手段,可就更有發揮的餘地。」…請看陳文茜談乳房和胸罩

相關文章許文德針對陳文茜將乳房說成社交工具的回應

「死了一了百了,真活下來才麻煩,尤其只剩一個乳房。只剩一個乳房的女人,到底是什麼?該怎麼活?女人只剩一個乳房,會是什麼光景?」陳文茜在面臨乳癌威脅時道出了乳癌罹患女性的焦慮,說出了女性對乳房的看法,也簡略的蒐羅了歷史對於乳房的想像,請看陳文茜的只剩一個乳房

相關書籍

乳房的歷史 哀悼乳房 與癌症共舞

國際邊緣專題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