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最終的意義和現代解讀
    ——讀瑪莉蓮•亞隆的《乳房的歷史》

 

作者:李華新  

文章來源:士柏諮詢網(http://www.pen123.net)

    A

    說到乳房的正史,本來的意義是要區別於對於女性乳房不同的說法。因爲,當我面對一幅非洲祖魯人的照片時感到一種困惑和不解,因爲在那張照片中有一個明顯的區別是,已經定婚的少女是要在胸前用一塊布來遮擋的,而對於已婚的婦女則是穿著的比較正規而沒有裸露之處的,而對於未婚的女孩則是要把乳房全部暴露出來,其目的很簡單沒有什麽性引誘的意味,而只是要表明女孩是健康和發育正常的,她的乳房發育正在走向成熟。

    乳房的裸露以及女體的裸露已經不再具有性愛的意識,或是能夠找到對於乳房真正得體的解釋,也許是不困難的,可是說女人的乳房就是爲了一種自由這種說法是否就能成立呢?當女人的乳房不再有哺育的責任的時候是否女人的乳房就是一種性的啓示作用和僅僅只有調情的作用呢?或者說乳房給女性帶來的不僅是對於乳房審美的負擔呢?

    有人說在亞隆的關於女性乳房的歷史的說明中她僅僅是提出了自由乳房的概念這種說法是偏頗的,而且女人的乳房作爲審美的一部分,也許是對的,但是因爲它具有了女性美的特徵,因此讓她自由只是一種奢望,因爲女人的乳房在進入了審美的層次之後,它不會是自由的。乳房屬於精神伊甸園的一部分,而且在弗洛伊德那兒所具有的是人類成年之後性快感原型的東西。而且在人們日後的性愛中乳房的作用同樣是不可替代的。因爲乳房的性征所體現的不僅是女性人體美的特性, 可以完全由視角獲得美感的部位, 而且同樣乳房所具有的最能具有可塑性的特點使得歷史上的每個時期對於乳房的審美觀念都會發生變化。

    和我們所說乳房的審美作用不同的含義以及那些文人墨客著意刻畫而不得要領的意淫的乳房相比,反倒是看出了我們的文明史中對於女性乳房的認識已經太多了些色情的意味和觀念,而使得我們不能真正的正確認識女人的乳房。

    “歷史上,乳房的意義很少通過女人來表達,對於女性乳房的認識有了女人自己的觀點和見解,這是最近的事情。因女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乳房,不僅是個人的評價,也是女人總體地位的評價。”當我們不得不面對現在人們對女人的泄露春光一類的報道依舊在津津樂道的時候,我們卻感到了這正是社會對於乳房的不不公正的觀念在起作用,因爲乳房所要告訴人們的是一部女性的編年史,或是女性在人類社會中的地位以及對於生命貢獻的偉大母性的所在,而現在當我們追溯歷史的時候,女性的乳房仿佛已經和其他的沒有了什麽關聯, 而是只有情色才是乳房的唯一使命了。而由此使得我們文明的視角變得狹窄起來。


    B
    正像不同的國家和民族有不同的審美情趣一樣,我們國人對於女人女性的乳房,還不能有現在的那種大咪咪波霸大乳房的感觸,而只是把乳房作爲一種女性美的點綴,對於乳房的性愛作用似乎關注的不夠。而且我們的審美觀念中的比較隱曲的特點,使得我們對於女性乳房的發展幾乎看不到一個比較鮮明的脈絡,像想西方人對於乳房的審美作用中賦予了那麽多的人文含義。


    但是乳房的存在這是不爭的事實。因爲當世紀末乳房概念股的走勢出現很強的走勢後,現在人們對乳房意義的審美誰應該是它的主流呢?是什麽依舊在支配我們對乳房的觀感呢。乳房的意義隨時代而定,乳房的意義會隨時空的改變而不同。宗教的乳房和世俗的在什麽地方,因爲就像作者所說的,假如弗洛伊德是個女人那麽他就一定會不在對女人提起什麽“陽具羡慕”,而會提出什麽“乳房羡慕”的著名的命題來了。可是當作者說這話的時候,也忘記了這樣的一個前提因爲弗洛伊德是個男人,所以他才能在兩性的關係中會有那麽多關於女性性潛意識的提及和闡述,如果她是女人,那麽,他就不會有那麽多的關於性象徵的提示和總結了。

    但是,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雖說幾乎每個男人都會如此熱衷的乳房,但因乳房的生長發育過程中美感的存在呈漸進性,而乳房完全發育成熟,以及在未來的生育過程中的疾病的存在和發生的現實,使得女性的乳房還必須忍受許多的苦難,而不是像一些純粹性愛和完成性交對女人女性乳房的欣賞那樣,乳房只有觀賞和對於女性美的美化作用,而實際上乳房在兩性關係中已經成爲男性的玩物來以助性趣。而女人們會大度地說,假如僅僅是這樣女人就會真得謝天謝地了,因爲女人不能有這樣的終極美感,乳房再給女人帶來男性的這些之後,還必須聽聽女人自己的意見。因爲“乳房的悲劇終於讓女人奪回了乳房全部的意義;忍受了這個致命疾病之後,女人也倏然發現她的乳房只是屬於她自己。”因爲幾乎所有的人在她的乳房出現了疾病之後,在她們罹患乳癌之後都遠離了她。這就是乳房所具有的哲學意義,而這種意義我們在過去把它看得太淡了。其實,在人們的一生中乳房的意義與其說是在嬰兒期以後就消失了,倒不如說是在我們成年之後發生了異化,而讓乳房承載了這麽多的與性愛有關的內容,相反而把它的本來所具有的生命的意義,只是在它罹患不治之症的時候才讓它重定。這就是作者所說的“乳房雖是性、生命與哺育的亙古不變的符號,卻也同時承載了疾病與死亡,現在,乳房必須與它的這個意義搏鬥。”是的,我們知道現在的乳房癌發病率,幾乎是在9個女人中就有一人會罹患此種疾患。這個數位所帶來的,不只是女性內心的傷楚和悲痛,因爲女人的乳房在一定意義上所承載的是男性讚賞的感覺,但女性的乳房因爲鬆弛或是不再具有挺拔的圓韻感覺時,就會成爲一種多餘的東西,它的存在仿佛就是剩下了被病痛直接侵襲的物件和讓癌細胞侵噬的物件了。

    於是從這個意義上,我們終於明白了那副照片的意義和作爲女人大膽地展示是一種何樣的悲壯,因爲已經只剩下一個乳房,這樣的女人不是完整意義上女人,而且當人們在對自己軀體的缺失真正産生悲哀的情緒時,也會有一種對於其他健全人的嫉妒和羡慕相互夾雜的情緒。
    C

    對於乳房人們賦於了它過多的意義,但是乳房的醫學一正在改變人們對乳房的看法,正逐漸地抹去它原始的哺育與情色的意涵。乳房--“在嬰兒的眼中代表食物,在男人眼中代表性。在醫師的眼中只看到疾病,商人卻看到鈔票。宗教領袖將它轉化爲性靈的象徵,政客要求它爲國家主義服務,心理分析學者則認爲它是潛意識的中心。”這是對乳房最精闢的和最簡捷的評價。但是乳房它儘管是具有了如此之多的社會功能,但是它只要是擁有哺育功能,它對於男人與女人來說,就是永遠的象徵。

    一個時期以來,我們對這本書的一個最基本的認識,而且也是沒有進行理性分析的,而現在當我把這本書合上的時候,卻發現討論女性的乳房,這個問題其實不是什麽特別艱澀。但是,卻是時刻伴隨文明進程的問題。因爲作者是想以全新的角度來思考乳房。但是,就像我們想到女性的陰道和陰蒂的不同的性感觸會帶來什麽一樣,只要是我們接觸到乳房這個字眼,我們就會聯想到它和性之間的關係。

    對多數男人而言,乳房是呈現女性性感的裝飾品、是女性氣質的美妙象徵,但是,這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因爲每個國家因爲地域和文化的習俗不一樣審美的觀念也不同。因此對於乳房的美也就有不同的標準。因爲在一些美洲國家與南太平洋地區的部分文化中,並不是像西方那樣特別強調乳房的色情意味。即使是在中國的性文化中也沒有把對乳房的崇拜放在很高的位置,同時我們知道中國的色情意味是女人的小腳。而對於女人的乳房描述就相對少了些,不過即使描寫了也是含蓄的,不會像希臘人那樣把乳房形狀的“戀愛餅乾”直接送給自己鍾意的男人品嘗。而且一些人還考證說,在民間的一些地區在年節的時候走親戚要送的饅頭呈半圓形,其實就是對於乳房的歌頌和需求得到的意識,看來這種對於乳房的看法其意義並不局限在審美的限度。

    D
    我們試圖用什麽樣的方式來瞭解乳房呢?因爲從女人的生育責任到現在的女人的乳房成爲性愛的撫摸的物件到完全的美體形象凸出,女人自己實際上並不是很在意自己乳房外觀的打造,而對些關心的是男人的審美眼光和一種時尚的看法,女人的乳房從扁平的到現在大大的波霸,無不是男人的審美心理的作用,因爲作爲女性她更關心的是自身的健康,而不是要愉悅於任何人。因爲女人一旦真正那樣做了其目的也是明確的--使用和利用自己的乳房來爲理想和生活服務。因爲現在所風行的女人丟掉內衣或是裸體睡眠的倡導,其實是在讓女人在對乳房的有些變態和壓抑的束縛中徹底解放出來,讓女人的乳房不再是性愛的器官而是真正成爲身體的一部分。因爲越來越嚴肅的現實,使得女人不得不重視乳房帶給生命的損害和對於生命女體美感輕重的取捨。

    因爲乳房所表達的真實的含義實在這樣的兩個方面:“它既是生命的哺育者,也是生命的摧毀者。一方面,乳房與女孩蛻變成女人、愉悅性與哺育聯結;另一方面,它也逐漸與乳癌、死亡聯結。”同時,在這本書中我們也得知了這樣的資訊,“過去兩千五百年堙A‘陰莖統治’制約了整個西方文明,乳房文化史也 難逃脫這一制約。但是,乳房自有它屬於它的支配力量,它雖然建立在男性的幻想上,卻也日益傳達出女性的需求與欲望。畢竟乳房最終還是女人的。”

    大體上作者進行了這樣的勾畫:

    神聖的乳房--乳房本身的神聖和具有的誘惑是同時存在的。不知道這一的呼喚對於乳房是否具有的資格有無損害,但是她假如依然是對女人從欣賞的角度來看望過去,那麽女人母性的神聖也許會無法消失。

    把乳房所具有的意義僅僅是用什麽女人爲了擺脫一種身體的束縛來解釋那簡直是太輕率了些,而且一些所謂海外留學的學者把亞隆對於乳房描寫的一些章節來作爲自己的見解,更是讓國內的學者得到了啓示。亞隆並不是僅僅把女性對於乳房的解放和所罹患的不幸相聯繫,就說什麽女人的一生就是爲了要爭取乳房的自由和不再做擁有女性的乳房全天的打造,那就有些離譜了。因爲乳房和女人對於胸乳的保護,而使用了胸罩是對於女人塑體的進步,而不會是什麽爲了爭取自由的解放或是象徵。
    因爲乳房的歷史是和社會發展以及人文的理念緊密聯繫的。

    情色的乳房--乳房的第一次解放是在文藝復興時期,乳房的高聳和低垂對於女人來說是女性身體資本的一個標誌,因此裸乳或是乳房的松垮就是女人的不幸,而女人在以自己的軀體爲肉欲的放縱物件時,乳房的情色意義就是很突出的事情了。在這個時期就有了專供男人欣賞的堅挺而圓潤的小的“上流的乳房”,而那些專門以哺乳爲職責的乳房,以能夠分泌乳汁的乳房,就是所謂的“下層社會的乳房”。有這樣的一個數位說明,在當時的歐洲有90%的女人乳房是用來喂乳的,另外的10%的乳房是用來取悅于性伴侶的。因此,在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堙A乳房是主要的情色的象徵。

    家庭的乳房--家庭的乳房來自17世紀的荷蘭,當時荷蘭是一個強大的殖民國,也許因爲荷蘭對於世界的影響也就是是在那個時候得到了一種長足的發展同時也是這個共和國的飛速發展期,它的國家正處在一個黃金時期,而且荷蘭女人的整潔、勤儉的這些品質,也直接反映在用母乳喂食的風潮上。而在這之後的下一個世紀,英國人和法國人才發現了哺育與家庭和諧、政府開明的關係。亞隆在她的書中對此給予了較高的評價,認爲:乳房成爲新社會秩序的象徵。當然在今天當我們對這個女人是否是用母乳餵養嬰兒提出一些看法的時候,我們依然能夠發現在臨窗的陽光堨擦辿b全然沒有任何顧忌的環境中,裸露出自己碩大和飽滿的乳房,讓孩子貪婪的吮吸乳汁時,這是一幅絕對的能夠感動人的場景。而這個場景所預示的就是一幅中產階級的幸福和母親在家庭的地位。

    政治的乳房--對於這種乳房的理解人們似乎是不應該感到陌生的,因爲這個理念來自法國大革命時期的一幅畫《帶領百姓的自由女神》畫中所畫的不是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而是1830年的流血起義,但是在德拉瓦克筆下的自由女神裸露著胸部,在成堆的屍體中揮舞旗幟,率領百姓迎向勝利。她的乳房就具有革命意義的象徵,也是一種反抗的象徵。而有人說這種象徵就是女人,是爲了爭取乳房的自由,這是這一說法的起源,或是說當自由女神裸露著乳房革命的形象就是爲了乳房的自由,或是代表乳房的自由--身心的自由,這種推理來分析時,總是感到了在一種特定場合下所顯示的國家的象徵,總是與女人本身具有的激情有些距離。因爲在以後的歲月堙A就像在二次大戰中女性乳房的意義,以及美感大兵在越戰期間處於心靈的慰籍和性欲需求的需要對於女性乳房視角需求,以及那些具有意淫意味的乳房的挑逗,能夠說是這顯示了一個國家的理念和精神嗎?坦裸女性神秘的美麗,就是一種犧牲精神。在這堬z解亞隆女士的話,我覺得是有必要強調的,這就是對二戰的軍人而言乳房除了母性和情色的象徵之外,還有另外的一層意義,因爲那些經歷了硝煙和戰火的軍人,直到戰後回復到正常生活,這個觀念依然影響深遠。--這就是人們的戀乳房癖,其實是最基本的心理欲求,從簡單的層面來看這也是男女差異的最大的象徵。所不同的是,越是在特殊的歷史時刻越能凸顯出意義。就像現在的已經步入電子時代的人們一樣,人們雖然已經不再對於女性乳房的神秘像以往那樣神秘,但是乳房的裸露仍然是需要特定的場合,而且即使是在近日的最美麗的泰晤士河流上裸露的讓女人都掉出眼珠子的美麗裸體時,人們也只能看到她的背部,而不會同樣的直面乳房,因爲乳房的性意味依然是作爲女人看家的本事。
    不過有意思的是對照女性乳房的理解,不會僅僅是停留在情色層面上,或是女性的乳房僅僅是那些政客用來製造國家政治需求氣氛的東西,而是乳房作爲女人身體成爲一是意識形態承載者的一部分,她比全裸的女體會多了一些裸露的含蓄和不會直接介入情色的不安與難堪。而是在我們所看到的一些好萊塢的電影上所見到的,女人的乳房是作爲一種安慰方式而存在的,因爲在女人精心照料傷病時,女人的乳房和男人躺在擔架上的感覺,也僅僅是在這一刻,會讓女人的乳房靠近男人的前胸並伴隨女人的體香而讓男人的幻想止疼。

    心理的乳房--乳房對於男性的愉悅和美感是不言而喻的,乳房對於一個正常人在內心深處所起到的作用也不僅僅是屬於女人的,因爲女性的乳房美和女人的心理發展幾乎是在同一個時期完成的。而且這個意義的推動和鼓吹的真正的起源是源于弗洛伊德的理論。而回顧乳房的發展到了20世紀之初,乳房已經經歷了十四世紀的聖母乳子像、十六世紀的乳房情色化和十八世紀賦予乳房政治意義的過程。因爲在弗洛伊德哪兒有對陽具羡慕的解釋,但是沒有對乳房羡慕的解釋。這是弗洛伊德的缺憾。而亞隆女士對於女性乳房的羡慕也許是這樣的推論做了以下的設想--不能擁有乳房成爲一個男孩子終生的絕望和烙印,而且這一人格的形成又會對於女性的報復也成爲終生“任務”。--“女人的乳房激起他的擁有欲,也激起他對自我缺陷的憤怒,前者情緒往往轉化成觸摸與吮吸乳房的需求,目標乳房越大越好;後者情緒則轉化成自我鄙視,再轉化爲對女人的攻擊,乳房成爲首要報復目標”因爲在弗洛伊德那兒,乳房是和戀母的情結以及性欲有關的。女孩的小乳房意識其實是和拒絕作母親有關的,就像現在的女孩子並不認爲自己的乳房所存在的意義是爲母親作準備的一樣,乳房僅僅成爲情色的一種撫慰的物件,或是讓男性作爲重溫戀母情結的一個碩大的道具那樣。因爲現代的大衆文化並沒有賦予乳房神聖的感覺,而是成爲“大衆文化的主食”。失去母親的乳房和母親不再哺乳,似乎是兩個不相關的問題,而乳房就是單純的乳房的看法,已經是徹底地沒有認同了。

 

    E

    商業化的乳房--在現在的一個乳房崇拜的社會,對於這一問題的解釋是最具有賣點的,一句話的解釋就很清楚,長篇大論也不嫌其多。女人既是買方,也是賣方。就是人們對於乳房最簡潔的解釋。假如女人的乳房只是在並不産生,美感的地方出現的話,女人自己也一定感到乏味。而實事是女人的乳房爲服裝工業的帶來了新的機遇。讓女人的乳房成爲商業化的形象,一是女性的乳房成爲色情場所表隆胸的過程。另是,女人在對自己的乳房不滿意的情形下發生。但是,就像現在乳房崇拜而言,是讓人們在對乳房的欣賞中得到弗洛伊德式的解脫或是一種類似男性自瀆方式的性力釋放,讓女人的乳房如何的遮敝成爲物件,然後就是對乳房的乳罩的穿著對於女性美的體現成爲人爲的另外的美的形象特徵。而現在到了平胸或是隆胸40年一個輪回的時候,人們似乎發現對於抛棄乳罩的號召是多麽的不明智。所不同的是當現代人所說的神秘觀念在不斷提高的時候,人們對女性乳房並沒有表現出極大的尊重,反而把對於女性乳房的施虐成爲另類的激發性欲的方法。因爲在這堥隆女士對於乳房所帶來的有關色情問題作出了這樣的評價。“真正的色情是結合了性與暴力。”“文藝復興時期,畫家讓裸女與衣著整齊的男人出現在同一個,畫面上傷害便開始了,它顯示了兩性的權利落差,直到今日都未消失.有的人認爲將女性的身體部位視爲商品,應當堅決反對。”當然現在人們對於女性乳房已經不再是那種養育的哺育的觀念和感覺了,而是強行把乳房和男人的陰莖放在同一個畫面一起進行展示,或是用對乳頭打洞的方式來對自身的軀體進行危險的時髦的裝飾,而其結果不過是另外的一種情色裝飾和對身體的自殘。這就是商業乳房的墮落。

    醫學上的乳房--乳房的發展史就是乳房的醫學史對這一點任何人不會懷疑。乳房的炎症或是涉及到乳房本身的疾病,在我們祖國醫學中是有較早記載的,其中的乳癰、乳癖等等的記載非常多見,而到了用現代醫學來對乳房進行窿乳術的時候人們似乎忘記了用其他的方式來填充乳房的方式,其實已經使得女人不成其爲女人而是爲了取悅於人的物什了。作爲第二性征的乳房,它和女人的發育有最直接的關係,其中的一個因素是,雌激素要在卵巢中製造,它 可以刺激乳房的生長,而雌激素的相對分泌不足,不僅會使女性的第二性征發育緩慢或是不足,而且女人的乳房發育不完全,不豐滿就是一種病態的不足了。是否服用激素或是任其自由發育,讓女人同樣面對兩難,而服用激素的同時會使得在減少心臟病和減少骨質疏鬆的同時,又會使得患乳房癌的機率增高。這就是的美麗的乳房,成爲醫學的物件和每年幾乎有一百萬女人死于乳腺癌的不幸。

    解放的乳房--這是對於乳房社會和政治意義的一種最爲直接的說法,幾乎在這樣的時刻來談論乳房是對女人的一種侮辱或是與蔑視同時並存的感覺,在這個時刻,女人的乳房不再是聖潔的,而是具有了政治利用的價值。當上個世紀性解放的浪潮湧來的時候,70到80年代的女性乳房是要首當其衝的,抛棄胸罩,挑戰男性所想象的乳房的形象,是女性自己的口號,但是,乳房並不是唯一要裸露的物件,而且這種現象在現在依然是存在著的,裸奔、暴露下體與 乳房,惡作劇的露臀風潮,女人用自己乳房的裸露作爲某種具有社會意義的公開宣言等等方式,把對於乳房的混亂認識和觀念,幾乎是撕開了一個口子,而不是需要窺視的視窗。用裸胸的方式競爭議員或是用裸胸的方式對抗政府,都是女人對自身乳房解放的一種認識。亞隆女人分析說,在70年代,歐洲只有極少數女人以乳房裸露爲政治訴求的手段。比較出名的例子是一位叫“小白菜”的,在一夜之間因爲裸乳成名競選議員成功,而且她還成功地在4年任期內推動了7項提案。不過在她當選議員之後,她不能很好的分清公職和私人的身份還經常的裸露乳房,以至於在以色列做 春宮表演的時候,受到尤太正教新徒的抗議,而不得不回到義大利,在這埵o的色情表演受到了議員保護傘的庇護。同時乳房還成爲跨黨派的象徵,1990年美國發生了一連串的示威抗議,要求正視婦女的保健,婦女開始要求政府發出更多的預算來支援乳癌的研究。但是儘管如此政府對婦女用於乳癌研究的撥款始終沒有多於對於男性疾病的研究,醫學屆依然多側重於男性疾病,如,心臟病肺癌等疾病的研究。但是在美國對於乳癌的議題已經超越了政治的界線,將共和、民主黨、女性主義、同性戀者、異性變態者、窮人和富人連結在一起。這說明對乳癌疾病的研究呼聲已經超出了意識形態的領域,而把女性的生存放在了首位。“以前,乳房的意識形態由男性創造與推動,現在乳房的意識形態由女性根據自身的需要主導,女性選民、立法者跨越黨派界限,成爲乳癌研究的支持者,一如她們在抗議性騷擾議題上聯手出擊一樣。美國政治誕生了新的女性議題,而乳房正是最好的跨黨派象徵。”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總是要有一種理念來超越政治的意識形態而存在的,而這種超越的本質的東西,依然是基於對於人自身的考慮或是說尊重,唯有這樣的說法是可以超越政治和黨派意識的,當然,當這些不管以何樣的結局出現和解釋時,只能是讓女性的隱私成爲大衆的話題,而沒有了絲毫隱秘的神秘爲代價。就像我們現在所不能容忍而必須容忍的那些反復在廣播電視上出現的什麽女人的宮頸、陰道和性病、淋病等等那些不能使人産生任何什麽審美意象的疾病一樣,那種語言和付注於畫面而造成的清潔,我們不能使其避免和消除一樣,它存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而日益成爲一個超越意識形態的話題。而唯有對於人自身起到損害時,我們就會把這種感覺統一起來給予理性的拒絕。詩意的乳房已經要退出男人的視野,女人試圖在這個社會奪回屬於自己描述的權利,而這樣的結局會是一種什麽情景呢?大概要標記的是女性自我情欲的東西,在當下還沒有使得中國的少女覺醒,因爲乳房畢竟是和生殖性欲有關係的,我們的豐乳時代剛剛在開始,但不是說還沒有遭受到乳房乳癌的罹難,好象乳房在現階段只是爲了促進性欲的解放而存在的,但是在實際上乳房在失去了哺育的功能之後,面對乳房就只能是淫邪愛撫的或是淫邪的玩弄而已。


    看看我們現在的身體自戀的女性作家就能知道,人們現在是何等的乏味和缺少對於女性乳房詩意的描述,因爲男人幾乎不在用於那些溫柔,來撫愛乳房或是讓乳房感覺到哺育的快感,而現在的情形是乳房術後的殘缺,已經在表明女性並不是完美的。而唯一的可以作爲道具性征的乳房,女人美麗的創造,--假睫毛、假高聳的乳胸等等充分展現女人美麗極至的道具中,唯有義乳,最讓女人傷感。因爲對於女人來說僅靠一隻乳房或是用殘缺的身體,而博得男人喜愛是困難的,對於女人自身來說,面對殘缺的乳房女人似乎更容易沈浸在對於傷口撫弄的自憐上。


    這或許是對於中國的女人還不能面對的一個問題,而且通過義乳的方式重新獲得女性的身體的完美,對於不同種族和膚色女人是同樣的話題,女性秘密已經在隱蔽的女性後臺走到了前臺,而男性社會可以從中窺視到女人的內心世界,使得女人對於自身已經成爲公開的秘密,就像《庭院堛漱k人》在她生育的時候讓外國醫生接生後,被男人看到了生命之門,就經常有點陷入深深自責的原罪之中,而在這個時候,俗不可耐的中國男人卻在興災樂禍地私下談論這個秘密,與此同時,女人感到女性的秘密在與生殖有關的神聖被無情地剝奪了。這個時候女人的感覺,將會是因爲這種隱蔽的失去而變得有些變態。這種情景和電影《單身貴族》中女主角在隆胸的時候一定要把乳房做的越大越好,而醫生則是要不斷地在電腦上把乳房放會原樣的感覺一樣。已經愛上女主角的男醫生所希望的是一個原始態的女人,而不希望它人的窺視或是有美麗的虛假。

    F

    就像現在人們在網路上對於一些剛剛受到的文章一定標上“NEWS和“HOT ”的感覺一樣,這種對於女性的表識感和人們對於乳房的意義似乎相同。而這種感覺就如同亞隆所說的那樣--“這個女人真有奶”(She"s gotbreast )那樣成爲對於女人工作表現的話語。當然,其意義自然是沒有和女人的生育職責分離,而且這樣的結果也會在X時代的男女間出現, 今日所報道的因爲是一對丁克家庭的夫婦,因爲經常的作愛要使用安全套,而最終因爲性愛的強烈過大,而使女方不幸有孕,於是她們就把這種結果歸咎于人家安全套的質量,而誤使妻子懷孕一樣,“帶種的男人”依然會使女人的乳房在孕期出現異常的腫漲,這時敏感的乳房似乎會因爲原始的本能要求女人給它一次哺乳的機會。當女人們有這樣的生育能力而不能讓乳房行使這種責任時,人們當然無法對乳房加以詩性的讚美。

    就像人們對於健美的不同解釋和看法一樣,對於乳房的不同看法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女性本身來說美麗著並舒服著,或許是最重要是對兩性情悅的享受,而現在乳房美麗著並痛苦著,或許受到某種束縛則是不合算的。

    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 對於女人來說“將身體的意義重新構建爲權利與愉悅的來源”這是最爲重要的事情。“雖說依然承負著文化與性欲的重擔,許多女人依然期望有朝一日乳房能夠放下如許負擔”。但是乳房對於女性的美感似乎不會永遠消失,因此乳房解放的任務依然艱巨。

    危機中的乳房--女人對於自己乳房的意義用自己的理解方式和世界對話,這是和以往最大的不同,乳房所代表的意義是多元的多向度的,如何來看待女性自己的乳房,不僅是對個人的自我評價,而是女人的總體地位的一個象徵。“對旁觀者而言,乳房代表了不同的現實,它在嬰兒眼中代表了食物,在男人眼中代表了性。醫師眼中只看到了疾病,商人卻看到了鈔票,宗教領袖將它轉化爲性靈象徵,政客要求爲國家主義的目標服務,精神分析學家則認爲乳房是潛意識中的中心,仿佛是亙古不變的支柱”。“乳房雖是性、生命、與哺育的亙古不變的符號,卻也同時承載了疾病與死亡,現在乳房必須與它的這個意義搏鬥”。當我們解讀現代的乳房意義時,我們會感到乳房其實是和我們現在的這個社會習俗與文化觀念緊密相連的,任何的一項具有人性意義的描述,都不能離開乳房。乳房的人類學意義和乳房在歷史發展進程中獨特的作用和地位,都無法把人們的認識與對乳房的瞭解--尊重或是歧視相分離。嬰兒期的人們對於乳房的理解是神聖的,而在X 時代的新新人類,他們--她們也許不再對乳房懷有深深地敬意。

    斷章取義的來談乳房,我們大部分說的是乳房的情色意義,而且現在人們在已經沒有了哺育的責任之後,對於乳房終極意義的理解都放在了色情意味上,而且現在所謂的一種對於歷史著裝概念的回歸,幾乎沒有一個不是涉及到女人的乳房的,而且作爲一個生命體最高的和最爲凸出的象徵,人們不可能讓視線離開女然的乳房。因爲乳房已經沒有了對於性愛挑逗的意味,因爲人們現在已經對於性愛的各種方式,進行了最爲直觀的和最爲淫蕩的實現和實踐的自由,這種自由度的得到,已經讓女人的乳房不得不退到了男女交合的床上,而人們只是在沒有其他的可以讓男人持續的無法勃起和女人的濕潤成爲全天候的期望時,才會對女人乳房的性意象進行二度啓用。而在這個時候人們倏然發現,人們對於乳房意義的瞭解並沒有進步。當乳房成爲女人專供色情和情欲發泄的物件和性交前準備調情的載體時,女人的乳房會很肆無忌撣的跳動,而這種方式對於現代性歡愛的人們來說,幾乎已經有些滯後。

    因此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不是對於乳房的純粹審美意義上的描述,也不同於我們過去對於乳房的那種感覺,而是使得乳房的意義和乳房的社會學涵蓋更多了些人文的意義。同時也使得我們有一個新的角度對女性的乳房來一個全新的再認識。

    我們過去對於乳房的瞭解,應該說是膚淺的。我們甚至沒有真正的關於乳房的著作和專集來談這個問題,現在我們有了描述乳房歷史的書,而且它的角度是全方位的審視,有對女性的關懷,也有男人對於乳房的認識和看法,當然對於乳房本身所具有的意義並沒有減弱。從人之初到成年期乳房在不同時代所擔負的責任,都使得我們感到了這一問題,其實不會是也不可能是孤立的。就像石器時代的母親,人們會對著乳房膜拜一樣,祈求讓女人的乳房乳汁飽滿,這就是母性的力量和使命。而現在當女人的乳房在17世紀之後逐漸地墮落成爲男人欣賞物體的一部分時,我們應該爲女人感到悲哀?還是在極盡了乳房意識的挑逗之後才會感到悲哀呢?


    G

    現在的醫學研究表明,女人過分的雌性化,也許是會讓女性的乳房罹患癌症的一個原因。而且我們還通過一些女性對於一些非棉製品的穿戴而得知,這同時也是使女性患乳房疾患的一個誘因。因爲人們早就懷疑乳腺癌的産生和女性的生殖器官有關,後來才認識到這個禍首就是雌激素。雌激素在女人的卵巢製造。它可以刺激乳房生長。因爲當這一關係被確立之後,人們就在醫治後期乳腺癌的時候,就一同把卵巢切除了。此外現在的飲食結構的高脂肪和一些富含激素類的食品的食用,也是女人罹患乳腺癌的另外一個誘因。

    當乳房的美麗和乳腺癌的癌細胞聯結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就會感到真正體現生命意義的,還是它和生命鮮活的程度,而不是純粹的美感的欣賞,因爲就像乳房一樣,它的美麗是要依附于女人身體的。假如生命因此而不再具有鮮活的感覺,就如乳房給予女人的是苦難和災難一樣,那麽真正對乳房關心的是女人,而不是這個崇尚乳房的男性社會。

    對於乳房我們的震驚不是關於多麽大的波霸,也不是生命多乳的感覺,而是生命的哺育和生命的頑強精神。對於乳房不能僅僅是玩邪的嘲弄和玩味,而是作爲生命一個組成部分的存在的必要和理由,因爲我們不能說當外星人在觀賞地球的時候,也許會把女人的乳房作爲生殖器來對待這樣的誤解的所蘊含的是性愛的因素,也不是因爲乳房的喚起,僅僅是在女人作爲哺育功能的減退,而使得乳房成爲觀賞的女性之美的食品,而是依然在呼喚母乳對於兒童的好處和那些白領們對於自己軀體格外自私的回應。既是你過多地使用了乳房的審美,而減少了乳房本來的對於人類孕育的責任。

    當然現在人們所說的乳房的概念是和人們的性生活有直接關係的,乳房在人們的性生活中所起到的作用,不僅是一種審美心理的作用,而是最直接的方式。豐滿和發育良好的乳房,說明女性的子宮、卵巢也是發育健全和良好的。此外,乳房對於刺激性欲實現的作用也是直接的,比如女性在性興奮和性高潮的時候,會出現乳房乳頭的勃起,而且刺激乳頭對於激發性欲的作用也是不言而喻的。

    有人說女性的乳房是自由的或是爲了爭得這種自由,其實乳房本身的意義就是乳房,乳房真正的美感就是因爲沒有自由和對乳房的束縛和掩飾,才使得乳房的性意識達到了現代人玩味的感覺,而隨著乳房逐步失去哺育的責任,而使得乳房成爲一個審美的所在和挑逗女性的性愛的器官。

    乳房成爲單一的審美的客體時,人們會發現對於乳房的認識,人們的眼光並沒有多少歷史性的發展,而只是增加了性愛的內容的堆積。

    H

    解讀乳房是困難的,作爲一個無法擺脫乳房的哺育意義的人,我們面對母親的乳房和面對美人的乳房的感覺是不一樣的,而且在我們的生活中擺脫乳房同樣是不現實的,即使是不再具有哺育功能的乳房,它也會在兒童期發揮同樣的作用,因爲乳房的意義,就是母親的意義,沒有了乳房的概念就很難在人們的記憶中重現生命孕育的意義。乳房在以往的歲月中是社會的標記--直到現在它也無法消失這種意義,因此,對於乳房的解釋就是多樣的。但是,當下乳房所顯示的則是一種危機,面對9個女人就會有1人在乳癌的浸襲時,女人的生命再一次要面對死神的威脅,因此,女人的乳房及其所有的意義或是暗示將不會激起人們情欲的釋放或是獲得,因爲“拯救乳房”要比其他的玩味要重要得多。

    面對乳房我們陷入沈思是必要的,面對乳房我們的思想意識的存在要比對乳房的審美還要重要和嚴肅,這就是對於女性生命的尊重和珍視。當然對於女性的尊重仍然是要由女性自己來確定的--“正如女人曾奮力爭取不穿胸罩與裸胸的自由、公開哺育的權利。推動乳癌的研究,以真實的形象對抗媒體塑造的美麗乳房,我們也能找出保護、認同乳房的新方法。”

    在生命和乳房的美麗和寓意中找尋乳房的這種意義,是必要的,因爲面對乳房時,我們的心靈一定是不能輕鬆的,即使是我面對美麗的健康的乳房以及對於乳房所引發的種種幻想,我們的歡愉、陶醉、沈湎以及和性愛和兩性的終極意義,都會在女人的乳房史中感到作爲上帝人傑的女人的乳房,所帶給我們的震顫和心中的牢固的位置。

    面對乳房我們的語言是蒼白和無力的,因爲面對乳房我們會感到一種深深地震撼,而越是我們感覺它和生命的關係時,就會感到人們啊,別在只是玩味乳房,只是把乳房作爲性愛的信號和把玩的物件了,因爲乳房畢竟是提供給我們從性到美,從美到欲望到女人的自戀情結,因爲沒有乳房的女人你是無法想象的。“女性的不顯性難以掩蓋女性的色情身體,難以克制男人目光中沸騰的性欲。情愛的野蠻只是從表面上被克服,但它隨著時準備從人體和歷史深處噴湧而出。

    爲什麽這樣如此重視女人的乳房?因爲女性的第三種身體是屬於審美身體的。因爲女性的乳房現在正在以新的活力在現於歷史舞臺。

    《乳房的歷史》〖美〗瑪莉蓮.亞隆 著 海南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