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性感標準與片面身體解放

 

 

中國時報   論壇   891222 

 ☉黃宗慧 卡維波先生十二月廿一日的大作〈老化的批評模式與弱智的女性主義〉一文,反駁先前張錦華、黃浩榮認為十四歲女生不該成為塑身廣告女主角的看法,主張女性身體應該被解放而非被壓抑。本人同意卡維波所謂不同年齡的女性都應該要敢於正視自己的身體、敢於追求性感這樣的說法,但問題是解放女性身體此一大任能否透過一則以十四歲女生為主角的塑身廣告達成?則又絕對是另一回事了。

 解放女性身體此議題,絕非如卡維波所言,在女性主義弱智化的趨向下遭到打壓。《陰道獨語》一書的作者Eve Eensler 便發現,在父權文化中,女性身體被認為應該被遮蔽、被避談,因此非但大多數女性從未仔細看過、了解過陰道這自己身體的私密部位,甚至連陰道一詞都不能被直接說出來,而必須以各種婉語取代之,她因此疾呼女性應直視自己的陰道,並大聲地說出對陰道的觀感;而許多女性主義團體也的確會教女性如何用鏡子觀看自己的陰道,試圖以此作為建立女性對自己身體自覺的起點。諸如此類對身體的正視與解放是值得肯定的,而反觀千篇一律以豐胸細腰肥臀的「性感」模特兒為主角的塑身廣告,又解放了什麼樣的身體呢?

 當性感的標準被塑身廣告單一化為特定的曲線與尺碼時,只會有更多的女性不敢正視、不敢解放自己的身體;卡維波雖然表示,性感的定義已經在改變中,而「還童」的實踐也可以有很多個人的差異和方式的調整,問題是在流行與媒體所提的公共訊息中,我們看不到這些個別差異或多元定義,只看到越來越多人簇擁媒體形塑的一套僵化的主流性感標準,在此情況下,不性感的身體該何去何從?塑身廣告片面地解放了女性的身體,卻壓迫了更多女性的身體,使她們以為自己的身體是不正常或不合格的。

 如果照卡維波的思考進向,或許會鼓勵不滿意自己身材、覺得自己身體不夠性感的女性就勇敢地選擇以塑身來實現自我吧!問題是何以女性應該根據主流性感標準來建立理想自我的形象呢?而屈從這種塑身標準,又究竟是實現理想的自我?還是陷入失去自我卻渾然不知的狀態?至於卡文中將透過塑身減肥美容來「做身體」等同於具有身體自主意識的「做自己」,其中的爭議就更多了!早有西方女性主義者指出,「苗條論述」的可議之處就在於,當它告訴女性,追求苗條是自我管理、自我意志的彰顯,具有絕對的正當性之際,它也暗示了不苗條的身體完全是女性不夠有意志力、疏懶於管理自我身體的結果,這也使得許多因為遺傳、體質甚或疾病等因素而肥胖的人一直被污名化為貪吃、嗜睡、懶惰、不懂自我管理的一群;如今對豐乳肥臀的追求亦然,不符合這套主流標準的女性在父權眼光下被定義為不性感的一群,那麼如果她們不去「改造自我」,是否也表示她們沒有足夠意志力去雕塑自我、不懂得做自己呢?

 我們必須重申對身體解放的肯定,而且應該鼓勵各個年齡的女性都要能更勇敢地正視自己的身體;非但對自己的身體應該敢於正視、有所認知,且應透過正視他人的身體、與其他身體互動所得的知識,來建立健康的自我認知與人際互動。事實上,精神分析告訴我們,人類原初建立自我的過程,就是透過鏡像期對身體的認知而達成的,身體對主體身分建構的重要性不言自明;但精神分析也告訴我們,鏡像期時身體內在發育尚不完整的嬰兒把所認知到的鏡中完形(Gestalt )當成理想的自我,是出於一種想像「誤識」,也就是說,真正主體的建立,是要透過與繁複的互為主體網絡(inte rsubjective economy )互動才能逐步達成的。如今媒體塑身廣告利用父權的主流映鏡,提供女性一個標準的完型-除了告訴不再年輕的女性,「返老還童」的完形理當如此,也順便告訴發育中的國中女生們,十四歲的身材就已經可以如此完美了-但是這面鏡子絕對照不出多元的性感標準,也因此無法讓女性從對自我身體的認知進一步獲取與其他身體互動的知識,它只能讓女性以為,只有某一種身體才是美的、才是性感的。解放女性身體此一問題當然應該被重視,但答案絕對不能只在制式的塑身廣告中找尋。

 (作者為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助理教授)

Copyright 2000 China Times Inc. 


                回到【塑身與媒體批判】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