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解讀:總統大選後國民黨中央黨部前的示威

 
不同解讀:總統大選後國民黨中央黨部前的示威

 

回專題討論

澄社、司法改革基金會、婦女新知、全國教師會、女學會、婦援會、台灣人權  促進會、勵馨基金會等團體追求安定(新聞報導)


台灣社會運動 樹立新里程碑 ☉黃瑞明


新的「疾風」集團正在成形! ☉侯念祖

 

 

 


 
澄社、司法改革基金會、婦女新知、全國教師會、女學會、婦援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勵馨基金會等團體追求安定【2000/03/21/聯合報 】
【記者梁玉芳/台北報導】包括澄社、司法改革基金會、婦女新知等多個民間團體昨天舉行記者會,呼籲還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前抗議的民眾應「理性接受民主選舉結果,立即結束激情抗爭行動」。他們說,阿扁當選老共沒吭氣,台灣自己人先打了起來,大開民主倒車,貽笑國際。
        參與昨天記者會或連署的社團還包括:全國律師公會、主婦聯盟、全國教師會、女學會、婦援會、台灣人權促進會、佛教青年會、勵馨基金會、主婦聯盟等。
        各民間社團並點名批評落敗的總統候選人宋楚瑜,至今不肯出面疏導民眾情緒,讓人合理懷疑宋楚瑜有「縱容」之嫌,企圖以群眾鬥垮李登輝,好接國民黨主席大位;台北市長馬英九竟然以中常委身分參加非法聚集的抗爭,忘了自己是市長,還上台帶動唱,學者批評「儼然成為街頭幫派頭頭」;至於新黨立委謝啟大要求國民黨的主席下台,更是師出無名,被批為「莫名其妙,干卿底事」。
        學者呼籲,如果群眾自認忠黨愛國,熱愛那面國旗,就應尊重中華民國憲法;如果尊重憲法,就應當和平理性接受選舉的結果;對國民黨內部的不滿,請遵循黨內管道表達,不要犧牲眾多民眾權益。
        澄社社長瞿海源表示,昨天參與記者會的社團都有上街抗爭的經驗,爭民主、爭司法改革、爭婦女權益,但「十年來,我們沒有丟過一顆石頭」;自選舉夜持續至昨天未散的集會既未申請已屬非法,還可以持續三天,真是前所未見,這種因為不能接受民主選舉的結果,使得民眾追打國民黨中常委的鏡頭,竟然出現在號稱民主的台灣,真是令人痛心。他認為,宋楚瑜有道德責任出面停止這場可能再挑起族群問題的紛爭。
        當代雜誌總編輯金恆煒表示,由昨天抗爭民眾屬性來看,不少是擁宋民眾,其中還有新黨立委及群眾,越權管到國民黨主席要不要下台的家務事,原來宋楚瑜說的「超黨派」是這種超法嗎?眼看馬英九被群眾裹脅夜奔總統官邸,宋楚瑜就算不是故意,也有縱容支持群眾之嫌,讓人不得不聯想這是他的第二回合大戰,第一回合是總統大選,他贏了國民黨,現在又藉著群眾鬥垮李登輝。
婦援會董事長莊國明表示,不論抗爭民眾有多麼堂皇的理由,一切行動必須回到法律的基礎上;選舉勝敗因素複雜,豈能歸罪李登輝一人?缺乏理性的抗爭只顯示部分選民缺乏成熟民主素養。
        台大法律系副教授顏厥安則發表「不希望看到一位懦弱、糊塗的市長」聲明,譴責馬英九未能行政中立,參與非法集會,不但不執行公權力,還登車響應群眾訴求,他要求馬英九應視「市長」的公職高於黨職,做一位保護台北市民的市長,而不是國民黨的市長。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已有民眾知道勵馨參與澄社連署,打電話到勵馨抗議;勵馨基於婦幼人身安全,呼籲國民黨應拿出智慧處理此事。

top
 
 

 


台灣社會運動 樹立新里程碑 
☉黃瑞明(中正大學勞工研究所助理教授)
 
中國時報   論壇   2000/03/27
     李登輝主席終於辭職了。如果沒有連日來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前的抗議行動,結局必然大異其趣。
   「三一八」抗議行動進行之時,輿論群起鳴鼓而攻之,部份民間團體的反應尤其激烈。指責的論點從干擾民眾作息、輸不起,到宋系人馬意圖奪權不一而足。同情示威者的聲音固然也屢有所聞,正面的評價卻付諸闕如。然而,儘管因為欠缺組織而不免發生暴力情事,這起抗議行動其實是一次深具意義的社會運動。
     這群被若干媒體稱為「暴民」的基層黨工與民眾的抗爭,達成了連政治觀察家都跌破眼鏡的驚人成績。從選前聲言不會提前辭職、選後避不出面、承諾九月間辭職、「盱衡客觀情勢」再作決定,一直到終於宣佈卸職,抗議行動不過持續幾天,自稱「老將會愈來愈有辦法」的李登輝還是屈服了。
       這次的抗議行動爆出了台灣社會裡少見的「由下而上」的改革動力。自從一九八九年的野百合學運以來,社會運動的推展欲振乏力。除了一九九七年的「五○四」大遊行稱得上成功之外,即使多數國民唾棄國代的延任自肥行徑,去年的「七二四」廢國大遊行終究黯然收場的事實,毋寧才是台灣社會運動的寫照。
     解嚴之後的民主之路會如此坎坷難行,癥結之一就在於這種「由下而上」的改革動力後勁不足。這些年來,民主化所帶來的果實儘管豐碩,改革卻都止於「由上而下」的層次。解嚴、終止動員戡亂或是總統直選,這些重大的變革都是起自「上面」的旨意。多數民意固然也是如此期待,卻始終無法形成壓力。力量既然不存,人民只能被動地接受「上面」的施捨,對於政治鮮有置喙餘地。國人深惡痛絕的黑金問題之所以無法革除,原因無他,因為「上面」毫無施捨的意願。因此,即使在解嚴之後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投票權與言論自由,人民依舊是「上面」的統治客體。一言以蔽之,台灣的民主仍然不脫開明專制的性格。
    「由下而上」的改革動力不足,原因多端;國民黨難以撼動無疑地也是讓社運人士懷憂喪志的最痛所在。半個世紀以來,這個掌握著無窮資源的黨機器固守著列寧式政黨的權力結構,主席一人之意即是黨意,在一黨獨大的時空背景下,主席一人之意等於國民總意。這當然不是始自李登輝,然而,他在過去的十二年間卻也從未嘗試放棄威權獨裁的作風。
     在這群無懼於驅散水柱與大批警力的示威者夜以繼日的堅持下,李登輝主席立即下台了。自茲而後,不管誰當黨主席都必須為敗選下台以示負責。不僅此也,從近日的發展看來,即將成立的改造委員會似乎正準備認真地在「百年老店」裡推行黨內民主。示威者已經觸動了改革的第一張骨牌。
     政黨是社會的公器,它的良窳所牽涉的絕對不只是黨員的利益而已。選戰勝利,政黨主導國家未來政局發展。即使在敗選之後,在野的政黨也必須承擔參政的責任。無論是執政或是在野,如果沒有黨內民主,政黨都會淪為一幫政客坐地分贓之地而已。政黨政治要上軌道,政黨輪替當然是必經之途,至於臺灣能不能自此步上民主康莊大道,卻還要看反對黨能否善盡監督者的角色。
     誠然,臺灣的前途不是非得靠國民黨執政不可,但是,如果國民黨黨內不民主,則無論它在立法院中還能保有多少席次,總是具有作惡多端的潛力。一旦執政與在野之間制衡的機制因而受阻,則政黨輪替終歸還是枉然。因此,所有關心臺灣前途的人-這當然也包括民進黨的支持者在內-必然也會衷心希望國民黨能在浴火重生之後成為忠誠的反對黨。
     國民黨的黨內民主化前路方遙,改革成功與否尚在未定之天。然而,現在已經可以確定的是,「三一八」抗議行動為沈寂已久的臺灣社會運動樹立了新的里程碑。它引發了「由下而上」的改革動力,迫使國民黨高層不得不進行「由上而下」的黨內民主化改革。窮本溯源,這一切都始自這群即將面臨違反集會遊行法罪名追訴的示威者。

top
 

 


 
新的「疾風」集團正在成形!
◎ 侯念祖 
         今天(三月廿十一日)在聯合報上看到一些自詡為進步團體、進步團體的一些人,昨天舉行了一場記者會,對目前還在國民黨中央黨部持續進行對抗的群眾,發表了他們的看法。這些團體包括了:澄社、司改會、婦女新知、全國律師公會、主婦聯盟、全國教師會、女學會、婦援會、台灣人權促進會、佛教青年會、勵馨基金會等等。 
         細看他們的一些談話內容,真箇是令人不禁怒火燃生!想不到在這當口,他們的猙獰面貌就如此迫不及待暴露出來給大家欣賞,將過去己身所遭遇過的痛,毫不留情地加諸在這些群眾身上。 
         這種畫面,只有一句情緒話「無恥」才能形容。 
         過去在各種運動、抗爭場合中,我們最痛恨的就是各種「陰謀論」的說法,因為這種說法完全無視於參與者本身也是意識主體、希望感覺到力量、擁有改變現狀的能力,因此才投入與聚集,而這一類「陰謀論」的說法卻是相反地操作,將群眾當作傀儡般地嘲笑與抹黑。他們忘了,因為群眾不被重視、聲音也完全無法發出,所以往往必須使用這類集體的方式來展現群眾的意欲。群眾不像那些有頭有臉的人物,只要開一個記者會,就會有一堆記者相湧而至,不管說的是什麼鳥話,第二天一定在報上佔有極大篇幅;他們也買不起報紙上昂貴的廣告篇幅,專門登一些騙人的勾當,所以群眾只有以自己的身體為武器,讓自己的身體 come out,出現在公開場合,並用身體抵擋各種無情的有形與無形暴力。 
        想不到這一種強烈的對比有力的頭面人物/無力的群眾,如今也出現在這些「進步團體」與黨部前的群眾之間。

        好個變天!豬羊終於變色。 

        這些進步團體說什麼呢? 
        他們說「落敗的總統候選人至今不肯出面疏導民眾情緒,讓人合理懷疑宋楚瑜有『縱容』群眾之嫌,企圖以群眾鬥垮李登輝,好接國民黨主席大位。」典型的陰謀論、動機論的說法!(卻還無恥地冠上「合理」這個詞做為裝飾)。原來這些團體過去所動員的群眾才是真正自發的、自主的;敵人的群眾就是被煽動的、被蠱惑的,背後存在一個大陰謀! 
        雖然很明顯的是,這些群眾有宋的支持者、有新黨的支持者、甚至也有連的支持者,但是那又如何?他們難道要求群眾一定要是一張白紙、是政治絕緣體?那麼,過去在各種群眾場合都不難看到民進黨之如影隨形,為什麼他們就不認為這些群眾甚至是自己都是被民進黨所操縱的、所蠱惑的? 
        他們可以辯稱自己的清白無暇,但是卻一定要指責別人沒有在初夜落紅?! 
        他說還說什麼?他們說「馬英九未能行政中立、參與非法集會、不但不執行公權力,還登車響應群眾訴求,『儼然成為街頭幫派頭頭』。」 
        嚇!原來這個時候集會是不是非法的就成為一個重要標準!過去當集會申請未能通過,他們其中有些人就大嚷著「政治迫害、行政不中立」,而且認為非法舉行集會更能凸顯被打壓的處境(別忘了我們參加過多少次非法集會與遊行)。 
        但如今,非法集會成為該被指責的、該被咒罵的?! 
        過去,若有哪一位非國民黨的公職人員出現在「非法集會」中表達支持,大家都毫不吝惜的給予熱烈掌聲,甚至有時還將此一行動視為保護傘、當作不會被警方強制驅離的保護盾,於是經常如此的渴望有公職人員能來表達支持。如今,一切標準全變了樣,台北市長出現就是「縱容」、就是「行政不中立」、就是「街頭幫派頭頭」。好一個今是而昨非!這些人晚上洗臉照鏡子時,會不會昇起一股嘔吐感、趕忙朝著他們家那乾淨潔白的馬桶裡大吐特吐呢? 
        現在他們說,「對國民黨內部的不滿,請遵循黨內管道表達,不要犧牲眾多民眾權益。」過去他們說「因為沒有民主的管道可以表達意見,所以要走上街頭,台北市民啊,雖然我們今天的行動造成了你們一時的不便,但是我們要爭的是永遠的順暢。」對!對他們而言,現在發表意見的管道是暢通了,因為他們只要發一張記者會通知函,第二天他們的傻話、屁話,就會出現在報紙上。所以,群眾啊!請不要犧牲廣大民眾的權益!請循黨內管道表達吧! 
        澄社(好一個「自由主義團體」!)社長瞿海源說「這些參與記者會的社團都有上街抗爭的經驗,爭民主、爭司法改革、爭婦女權益,但『十年來我們沒有丟過一顆石頭。』」 
        嚇!原來瞿海源先生已經成了運動道德的審判者,就因為他也有過抗爭經驗,所以他有權審判別人的行動、有權訂出一個運動標準,瞿海源當一個澄社社長也夠委屈了,他不如去籌組一個「運動標準組織」(英文名稱我已經幫他想好了,就叫 Movement Standard Organization,簡稱為MSO),然後專門頒發各種合格證書,效法那ISO 9001、ISO 12000,這樣豈不風光! 
        沒有丟過一顆石頭就比較偉大嗎?就可以拿來說嘴嗎?我要說,他沒丟是他沒膽,不代表他的腦袋比別人清醒、不代表他的運動道德比別人清高!(有個朋友這樣對我說,他說,他相信瞿海源是誠實的,過去十年來,他真的沒有丟過一顆石頭,但是,同樣的,他也相信,過去十年來,瞿社長事實上連一顆象徵性的石頭也沒有丟過。) 
        過去我們很清楚的是,丟石頭只有在國家暴力的強力鎮壓或驅散時才會出現,是一種無奈與憤怒下對於國家暴力的「後座力」,否則,我們丟丟雞蛋、噴噴漆也就算是頗具「侵略性」的行為了。如今,這些群眾也是在面對驅散時才丟出了一些石頭,就好被這位瞿社長、運動道德家拿來說嘴!哼!顯然瞿社長已經忘了在十二年前 520農運後,他們現在這個澄社的一些成員,當時還組了一個調查團要調查石頭的來源是不是被栽贓的。 
        原來那時都是被栽贓,這時都變成了「人贓俱獲」! 
        十年來!瞿社長還有臉說「十年來」這句話,他忘了十年前,當三月學運廣場上的校際代表前往總統府向李登輝表達廣場學生訴求時,他的那種令人咋舌的失格演出嗎? 
        他忘了,我可沒忘。 
        當天當進入總統府的學生要求李登輝到廣場上向學生說明他的立場時,李登輝先是如我們所熟悉的那個李登輝有些動氣且激動地答應了,但後來卻猶疑了一會兒,說:「我願意去,但是你們可以保證我的安全嗎?」當在場學生表示願意保證李登輝的安全時,瞿海源立刻痛斥學生沒有資格說這種話,然後深深的向李登輝鞠了一個躬,說:「我代表學生向總統道歉。」 
        這就是瞿海源,今日的運動道德標準頒訂者! 
        他們還說「自選舉夜持續至昨天未散的集會既未申請已屬非法、還可以持續三天,真是前所未見。」前所未見?恐怕是他們健忘吧?十年前的三月學運不也沒有申請,大夥兒還在中正廟坐了整整五天。緊接著五月反郝,同樣也沒有申請,也在中正廟撐了三天以上。現在這些人的心靈果然是進步了,一切都向法律看齊、以法律為準。 
        當然,他們說這段話實際上的意涵是在於表達「有人故意縱容與支持,所以能夠非法持續三天以上。」這又如何呢?再拿三月學運做例子,當廣場的指揮中心一發表「我們需要幾千個睡袋、幾千張小椅子、幾千頂斗笠時」,不過幾個小時,這些物資就源源不斷的用卡車運到,這種規模,難道後面就沒有人「縱容與支持」嗎?為什麼昔日是正義,而今天卻變成了陰謀? 
        他們之中有人還說「由抗爭民眾屬性來看,不少是擁宋民眾,其中還有新黨立委與群眾,越權管道國民黨主席要不要下台的家務事。」好一個家務事!好一個「假農民」、「假勞工」這種邏輯的再現。以前當他們參與勞工運動、農民運動或是貢寮、美濃等「地方」的環保運動時,為什麼不說這是「勞工、農民、貢寮人、美濃人」的家務事,還痛罵這種「假XX」的說法,如今國民黨的事就變成家務事了,就要求人家不要「越權」了!又是一個昨非今是! 
        勵馨基金會的執行長尤其令人憤怒,惡意散播恐慌與意圖移花接木地栽贓,她說「民眾知道勵馨參與澄社連署,打電話到勵馨抗議,勵馨基於婦幼人身安全,呼籲國民黨應拿出智慧處理此事。」妳連署、人家抗議,關「婦幼安全」什麼事?難道就因為人家抗議你勵馨連署,所以全國的「婦幼」就要小心安全?這種抹黑與散佈恐慌的作法,正是你們這些人所痛恨的「國民黨」的標準作法呢! 
        這群人的嘴臉與鳥話,不管是不是得意的忘了形,卻都正在破壞台灣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那麼一丁點兒的群眾運動的正當性以及對於群眾運動的看法與評價,而這些人還是自詡為運動團體、進步團體的一份子! 
      「報應」來的好快,雖然趁這個豬羊變色機會,看清楚這些人的嘴臉未嘗不是件好事,但是還是不禁悵然,台灣果然是一個什麼都是「假仙」、無事莫不媚俗的地方! 
        而我們終於知道了,原來「道理」的終極依據乃是在於天下誰屬。而且,他們所說的這些話是如此地熟悉,並能立即從歷史中喚起這麼一段記憶:一個新的「疾風」集團正在迅速地形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