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紅了》精神垃圾與詩情畫意

作者︰張耀傑/2002.3.18/世紀沙龍

  女導演李少紅執導的二十五集電視連續劇《橘子紅了》,稱得上是一部製作精良的詩意之作,筆者就是在劇中古色古香的水鄉風景和詩情畫意的煸情造勢的吸引下連續看下來的。 

  全劇從容家大太太的驚夢開始。30年前,她遵照父親臨死前包辦婚姻的遺囑,帶著大筆錢財嫁給了比自己小5歲的容耀華,容耀華利用這筆錢財進城創辦容氏公司並成爲商業巨頭,她自己卻因爲沒有爲容家生育孩子而遭受冷落,被留在鄉下經營桔園。爲了與城媟s娶的二太太嫣紅爭寵,大太太自作主張,花費500塊大洋的大價錢替丈夫迎娶了年輕貌美的三太太李秀禾,還反反復複地從中國傳統宗教神道奡M找"存天理滅人欲"的神聖理由來武裝自己並強制性地奴役別人,說是"她是我夢媢J見的人,我命堛漱H""這堛漱@切都是我的,包括秀禾""你和我年輕時長得一模一樣,你就是我的替身""我是老爺的人,你屬於我,我屬於他" 

  被大太太高價收買的李秀禾爲了包裝和武裝自己,也同樣要反反復複地到傳統宗教神道中尋求"存天理滅人欲"的精神支柱。舉行婚禮的前一天,秀禾靠放風箏來驗證自己高價賣身的合理性,說是風箏是"我娘留給我的唯一的東西",風箏升天就是"我娘的在天之靈"恩准了婚事,幫助放風箏的耀輝是"上天派來的好人",是"我娘的在天之靈"派來救我的人。還說自己是"望門寡命,只能作偏房"。爲了扼殺耀輝和自己之間的那份情感,她後來還說出過"我認命""你是我丈夫的弟弟"之類的誅心話語。 

  劇中最具詩情畫意的所在,應該是對於寄託天人合一式或者說是"存天理滅人欲"式的情愛與宿命的或自然或人爲的精神道具的妙用,譬如風箏、素心蘭、香包、手錶、雨水、月亮、書信等等,這其中最具宿命色彩的是一本號稱《覺醒》的新小說。容耀華是讀了這本小說中關於包辦婚姻的描述離開大太太的,不識字的大太太是聽了秀禾對這段描述的朗讀認定"書上的東西都是騙人的"的。六爺耀輝和遠房侄女宛晴以及秀禾都是從閱讀這本書或這類書開始"覺醒"的。 

  出於"新時代的年輕人"的所謂"責任",替大哥迎娶秀禾的耀輝先是譴責大太太讓秀禾做下人的事,接著又要求大太太放了秀禾,說是可以另找一個不識字、沒有情感的女子替大哥生孩子,無形中暴露出自己並不能夠一視同仁地平等待人的舊意識。這種"責任"很快又轉換成爲對於秀禾的愛戀,在秀禾圓房之後,耀輝當面向秀禾表白愛情,並譴責秀禾與大哥之間不是"真愛情",直至與秀禾幹起偷情通姦的勾當,致使秀禾懷上他的孩子。面對大哥大嫂淚流滿面的跪地懇求,以"真愛情"自居卻偏要偷情通姦的耀輝,又幹起掩蓋亂倫事實、逃避通姦責任並剝奪秀禾知情權的勾當。結局中耀輝在秀禾以付出生命爲代價生育孩子的同時與未婚妻嫻雅的舉行婚禮,進一步證明他所謂的"真愛情",不過是逃避責任並犧牲弱勢女性的"存天理滅人欲"的神聖藉口和神聖圈套。 

  與耀輝的以"真愛情"自居相印證,在二太太余嫣紅的身後另有一個"新時代的年輕人"大偉。作爲容氏公司中的小職員,他以"我除了愛情一無所有""一個懂得愛情的闊佬是不可能的"之類的強詞奪理,一廂情願地剝奪了容耀華享有愛情的資格與權力,從而像耀輝那樣搶佔了以"真愛情"爲神聖天理的"存天理滅人欲"的精神制高點,進而以偷情通姦的方式實現了與嫣紅的所謂"愛情"。當嫣紅以流産爲代價贏得容家的財産補償後,他置嫣紅的精神痛苦於不顧,又以"愛情"的名義背叛了所謂的"愛情" 

  通觀全劇,廣告詞中"在一個身不由己的年代,面對愛情,誰能夠真正得到"的說法,無非是在玩弄把每個個人所應該也必須承擔的主體責任架空抽象地轉嫁給無主體、無生命的空頭"年代"和空頭"愛情"的概念遊戲。"春去春又來,花落花又開,冥冥之中安排……"的主題曲連同劇中一系列富於詩情畫意的煽情場面,所渲染出的無非是"存天理滅人欲"的無奈宿命和黑色詩意。在這無奈宿命和黑色詩意的大空洞、大圈套堙A所凸現出來的並不是男女雙方平等相愛又敢作敢當並且需要相當的經濟基礎的"真愛情",而是比舊式的一夫多妻更不人道的通姦有理的假"覺醒"和假"愛情"。這其中的道理,正如文化大革命中由新生代的紅衛兵所實施的造反有理的"革命",比起中國社會既有的不民主、不公正更不人道相 彷彿。 

  《橘子紅了》對於"存天理滅人欲"的舊宿命和同樣要"存天理滅人欲"的假"覺醒"、假"愛情"的黑色詩意和黑色禮贊,還可以追溯到李少紅在電視劇《雷雨》中不惜違背曹禺原作的精神追求,一邊對舊式女子周蘩漪通姦亂倫的變態情愛予以辯護,一邊又要把這位弱勢女性極不人道地置於死地。一位自以爲反抗強權的女導演,偏偏只會編造出一部又一部的男權迷夢,足以證明電視藝術所需要的並不單單是精美的構圖和詩意的煽情,更需要有一種建立在"人本身是人的最高本質"前提之上的解放觀衆靈魂而不是污染觀衆靈魂的人道追求。揭穿了說,《橘子紅了》無非是央視動用國家強勢資源所推出的又一部包裝精美、滿帶毒素的精神垃圾。
 

國際邊緣無情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