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片「東成西就」為什麼勝過王家衛「東邪西毒」?

文章出處︰文化先鋒網

論武俠電影對武俠世界的消解

  自司馬遷的《遊俠列傳》開始,義、勇就成爲爲俠者不可或缺的質素,遊俠們對朋友義,對敵人勇,重義輕生。武俠,成爲中國人最古老的一個夢,每個時期都有不同的人來闡釋他們心中的俠之大者,可以說武俠世界與現實世界相伴相生。在當代,武俠世界的兩大夢想者,金庸秉承傳統武俠精神,並將義與勇上升到爲國爲民的高度,古龍則將傳統下的俠客歸結爲“殺人如麻,好酒如命,好賭如狂”,力圖詮釋出具有人性弱點的新武俠,如李尋歡,傅紅雪。而電影無疑是塑造武俠的最好媒介,它使人們直觀的感受到武俠世界的玄妙,從張徹到徐克,從袁和平到程小東,武俠們雖然已經由地上走進化到天上飛,但他們對義與勇的追求是不變的。武俠世界已存在的太久,人們開始盼望一次地震,粉碎原有的架構,人們開始盼望火山噴發,埋葬舊的,衍生新的。不能期望武俠片導演完成這個任務,他們已經成爲這個世界的一部分,只能寄希望于局外人。 

  王家衛的《東邪西毒》,不同的人看後有不同的理解,有的人看到了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有的人讀出了“別人就是地獄”的存在主義式宣言,如果把它看作武俠電影的話,可算是遊離于傳統武俠片之外的一個小驚喜了。片中的俠客們的不再僅僅是義與勇的代言人,他們雖然身負絕世武功,但同時也受命運的撥弄,他們可以借武功逃避俗世,卻無法借武功改變宿命。無法面對自我亦無法面對愛情的慕容,只想見到桃花卻只見到死亡的夕陽武士,醉生夢死的黃藥師,有若歡樂英雄中的郭大路的洪七,耶穌轉世般貌似世俗實則悲憫的歐陽峰,他們就像一個個披著武俠霓裳的飛天,飄浮在武俠世界之上,鳥瞰著,超脫而又迷失。《東邪西毒》是《射雕》的前傳,飛天們終歸要轉世成人,於是,在影片的結尾,他們又以種種方式回歸了武俠世界,慕容成爲了代表武之最高境界的獨孤求敗,徜徉的靈魂消失了,洪七成爲一代宗師,丐幫幫主,成爲義的化身,歐陽峰也正視了他的使命——對抗所謂的正義江湖,只有夕陽武士執著於自己的夢想,徹底地逃開了武俠世界,但他逃離的方式又是那樣的武俠——在決鬥中被殺。因此,《東邪西毒》充其量能稱之爲後武俠電影,而非對武俠電影的顛覆。 

  幾乎是用《東邪西毒》原班人馬拍的《東成西就》,第一遍看的時候只當它是部彌補《東邪西毒》票房不足的搞笑片,但看完《東邪西毒》回過頭再看時,卻發現,這部電影就像金庸的最後一部小說《鹿鼎記》一樣,《鹿鼎記》是對前十三部營造的武俠世界的一種戲噱,而《東成西就》則誇張地顛覆了支撐武俠電影的某些理念。這部電影中主宰人物行爲的不再是義,而是夢想,歐陽峰夢想當國王,黃藥師夢想得到公主的愛,南帝夢想當神仙,洪七夢想與表妹成親,與這些夢想相比,匡扶正義、重義輕生顯得是那樣的微不足道。在影片的結尾,擊敗邪惡的不再是俠士,而是虛無的神仙。在大笑聲中,傳統的武俠世界出現了一道道裂縫,但還遠遠不會崩塌。武俠世界會消失嗎?會嗎?不會嗎?……
 

國際邊緣無情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