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要和解?回應李丁讚教授

【鄭鴻生/自由作者、台社成員(北縣汐止)20061013】


李丁讚教授〈要和解,不要對立〉一文,對紅衫軍遍地開花的途中遭來挺扁民眾暴力抗衡的情況充滿焦慮,希望雙方能夠各退一步進行對話,不再對立。過去我們熟知「藍綠/族群對立」一直是不少台灣政治人物操弄權力版圖的一貫伎倆,很多人都在呼籲要超越「藍綠/族群」,施明德也曾提出要「喝大和解」咖啡,但顯然都沒能成功。

然而這次紅衫軍九九運動卻給了我們另一番啟示 ─ 和解有時是必須另起爐灶的。就是說在被挑撥煽動的各種對立中,和解常常不在於對立雙方的握手言和,即是說不在於藍綠政客的把酒言歡,而可能經由另一種形式的運動來解消被動員對立的群眾。而在多年來藍綠對立的僵局中,台灣人民內部的大和解可能就存在於超越藍綠語族群的紅衫軍中。

這裡首先可由百萬人倒扁運動的組成來說。不少人說這是一次綠頭藍身的運動,領頭者竟然是一群原屬綠營的政治與社會運動者 ─ 從施明德、張富忠、簡錫?到王麗萍等人,而參與的群眾據說是以原本親藍的人為多。為了超脫原本的藍綠符號,曾經為藍綠雙方都做過競選廣告的范可欽建議了紅色。這群綠頭藍身的紅衫軍走上街頭,為的不再是藍綠的政治主張,而是反貪腐、要求清明政治、尋求做人基本道理。而這正是大家夢寐以求的大和解的契機。

紅衫軍在廣場上唱起很多老歌來抒解緊張與嚴肅,原住民運動的先鋒、卑南族的胡德夫,帶著大家一再重唱他三十年前唱過的老歌〈美麗島〉,這個二十多年來為綠營所壟斷的美麗島之名,遂被解放出來。羅大佑帶頭唱〈雨夜花〉,接著〈補破網〉、〈黃昏的故鄉〉與〈媽媽請你也保重〉也在廣場響起。這些因歷史因素而被歸入綠營的歌謠,由紅衫軍來唱出正是和解的象徵。大和解其實已經在紅衫軍所到之處展開了。

和解已經開始了,所有參與到這運動的都會因而有著深刻的感動與反省,包括藍綠政治人物。但李教授所擔心的對立卻還繼續存在,存在哪裡呢?恐怕存在於繼續以「中國人糟蹋台灣人」、「外省人如何如何」之類的對立語言,在煽動群眾的政客心中。台灣人民厭倦藍綠與族群對立,希望回歸素樸人性價值的要求,如今形成了紅衫軍的大怒吼。而這正是李教授呼籲的和解之所在,卻是他所沒能體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