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反核遊行所見所思 《隋大每月評論》 (Suida Monthly Review) No.5

趙剛 2013/3/12

賢弟收信好,愚兄於3月9日為反核遊行「貢獻了一雙腳」,但腦腳並用之下也看到、想到一兩點,與賢弟分享。

這次遊行聲勢浩大繽紛多彩,但無可諱言的,參加者大抵中產階級市民也。何以見得?狗特別多,穿各式各樣背心侃肩的各式各樣名犬,由各式各樣的具有「拘謹的魅力」的主人帶著,貼著各式各樣的標語──其中尤以「我是狗,我反核」為最夥。其他弱勢者的遊行抗議很少見到類此率獸而行的景象。是為一比。

倒是鬧騰許久的藝人們卻芳蹤杳然。這裡或那裡謠傳藝人某某出現了,但誰也沒看到,至少愚兄沒看到,這是否是由於她(他)們的職業使她們的現身變成很昂貴,因而必需稀有呢。於是,我邪惡地感受到一種饒具政治經濟學趣味的現象:勞動力價格偏低的人少見參加,勞動力價格鮮明拔高的也少見參加。但,這還不是我要說的重點。重點是廢核電的勞動力成本將由誰來負擔的問題,也就是說,核電一朝廢了,誰來具體承擔廢核的日常代價?而答案恰恰是勞工、低階服務業與社會底層。電費若漲了,一個四口之家或一個小吃店,一個月若是因而多繳了三五百元電費,就意味了底層民眾得每個月為反核而無償勞動二三小時,甚或更長。相對而言,中產階級也許只要擔負十幾、幾十分鐘,而林志玲也許只要一秒。但果真核電(或,核四)廢了,中產階級卻又不免會有一個頗自得的想像,認為是他們上了街「貢獻雙腳」所致,但他們或許不(願意)知道廢核意味著將要有很多其他不在場的人──那些沒來遊行的、「沒有覺悟的」民眾,日以繼夜地「貢獻雙手」。這,是反核電運動中被忽略不談的道德經濟學。

但在這個遊行的眾多訴求中,我也看到了一個很有進步潛力的訴求,但不幸被忽略了,那就是「用電零成長」。提出這個議題,反映了某些進步反核人士其實已經意識到廢核問題並不簡單,而是關連到我們的生活方式與社會意識鬥爭的一個重要環節。反核電的根本,在於我們要降低我們的發展與消費欲望,要想像我們的新生活,要不然再蓋幾個核電廠或火力發電廠都不夠,因為欲望馬上會加速腳步跟上來。現在流行的廢核論述大致都在迴避這個社會與文化核心,太過簡便地輕佻地指向「台電怪獸」──指出它作假資料唬人,或指向「科技烏托邦」──另類能源多的是,正等著我們呢。這些,真假不論,都反映了吾人不欲面對我們自身的改變與代價問題,都只要輕快好省,以及──「安」哪。

因此,反核電運動的道德經濟學的需要注意的一面是:實際承擔廢核運動的實際勞動的人,自我隱藏以及被隱藏起來了。另一面則是,實際鼓動發展主義、奢華品味、消費欲望的欲望工業(包括電影)的從業者,藝人以及相關工作者,卻又被不成比例地聚光表揚。於是,這整個怪現象的潛台詞就可如此陳列:我們要過更光鮮更舒適更文明的小日子,我們不要風險。為了這,我們願意多付電費。

於是,我看到了這個運動的最糟糕的符號印記,那就是「我是人,我反核」。同情的理解,這是對馬總統的傻話的反諷。但值得嗎?一個以「普世價值」為訴求的運動何必自甘瑣碎呢?不必說,這當然是從既存政治格局還爬不出來的徵候。但我偏要拒絕如此廉價的「同情的理解」,不同情地指出這個口號的高度不同情乃至嗜血。你們在陽光春日站出來反核一日,那沒站出來的,乃至對廢核電、反核電無感的,乃至將要無休地承擔廢核長船的底艙搖櫓之力的,就不是人了嗎?人呀人,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對中產階級建立在他們的「現實」之上的這些偽善、嗜血的道德語言,我質疑。

愚兄草於隋大煙草鋪,2013植樹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