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台灣人」的進步性

趙剛 【 中國時報 2006/10/01】


執政黨游主席宣稱自己是「華裔台灣人」,至於所謂「台灣人」,他說就是「認同台灣,台灣與中國是一邊一國的人」。執政黨副秘書長為主席辯護,指血緣和文化的認同與國家認同無關,游是華裔台灣人,效忠的是台灣國、中華民國,云云。

動機不論,我認為游主席「華裔台灣人」的說法本身是一大進步,因為這面對了台灣是一移民社會這一歷史事實。游主席以美國為範例,指出美國就有這樣的用法。的確,在美國,這些什麼裔什麼裔的群體統稱為「連字符號的身份」(hyphenated identity),用一個小橫槓標誌出眾多移民群體的所從來,因此有Afro-Americans(非裔美人)或是Chinese-Americans(華裔美人)之類的稱呼。

游主席也許並不知道的是,他提出的「華裔台灣人」,雖然師法美國,但顯然青出於藍,達到連美國人也想像不到的境界。美國文化中並沒有「英裔美國人」的說法,因為盎格魯撒克遜人佔據了「美國人」的本尊。我是本尊,我分靈給其他族群,讓他們加上連字符號以烙記他們的非原始性。這顯然不算是個正大 光明的移民社會論述。

游主席的「華裔台灣人」則具有驚人的顛覆性,因為這是在徹底地面對一個事實:長久以來,在日常政治文化中佔據著「台灣人」本尊的福佬人,該是承認他自身也是外來移民之一的時候了!「華裔台灣人」可以是一真實面對自身的正名運動的肇端。

前一陣子,執政黨的新銳指責游主席「中國人糟蹋台灣人」之說違反該黨的「族群多元國家一體決議文」,但哪知游主席此番的「華裔台灣人」的精神顯然又超越了該決議文的精神。決議文第八條「各族群都是台灣主人」中所列的主人清單是這樣的:「台灣不但早已是原住民族、客家人和河洛人的原鄉,更已成 為外省新住民的新故鄉、外籍新移民的新天地」。

不論游主席是否意識得到,他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台灣其實並不是河洛人或客家人的原鄉,這兩個群體其實都是「華裔台灣人」,而真正可以稱台灣為原鄉的只有「原住民」。游主席顛覆了決議文中所暗含的先來後到位階關係。

既然只有台灣原住民堪稱台灣為其原鄉,而其他群體都是後來移民,那麼游主席未竟的顛覆思想其實可以是:「台灣人」就是原住民,而所有其他的後來移民,都應該是「連字族群」,即--華裔台灣人。如果說,「華裔」範圍太大,那也可細作區分,好比游錫?、陳水扁是福建台灣人,簡稱福台,葉菊蘭是客 台,蕭美琴是美台,宋楚瑜是湘台…,以此類推。

因此,我呼籲台灣原住民在「華裔台灣人」此刻推出之時,爭取二度正名,把詞費複義的「台灣原住民」直接回復其本尊位置,逕稱「台灣人」,從而其他移民族群都應只是「XX台灣人」。這樣做有四大好處。

首先,因為「台灣人」一詞今後具體指涉的是一社會弱勢群體,所以「愛台灣」或是「台灣優先」之類的口號,得以產生一種新的進步意涵,而非只是國族發燒;這個改變甚至可以間接化解兩岸敵意。

其次,尊重台灣為一移民社會,讓我們得以用更包容的態度面對所謂的「外籍新娘」或「外籍勞工」,承認他們,讓他們獲得應有的權利。

其三、既然「華裔」是表示「血緣」和「文化」的認同,那麼「華裔台灣人」的提出,等於是鼓勵國人(也許「原住民」除外)應大方展現其各自特殊內容的中國認同,因為這是對同樣血緣與文化的人民的認同,這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特定政治體制的認同可以無關。

最後一個好處是,這讓我們得以反省台灣社會並非如游主席所說的沒有族群問題,當然有,其中最具有道德意涵的族群問題就存在於弱勢原住民(即「台灣人」)和強勢漢人(即「華裔台灣人」)之間。但游主席也許並不知道是,他的「華裔台灣人」卻能幫助大家覺悟他所說的「中國人糟蹋台灣人」的真義即是 漢人糟蹋原住民。主席有千慮,必有一得,雖然這一得未必是他所意識得到的,但歷史還是不會忘記他的。

(作者為東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