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三峽大壩?》》
不隨好戰者起舞才是理性

趙剛


十日「主動防禦不等於好戰,關鍵在於誰開第一槍」一文,作者藉攻擊三峽大壩的議題,進一步深化了台灣的戰爭論述。作者說法的巧門在於把中共定位為侵略者。如此一來,只有一個方式可以討論戰略,也只有一個合理答案,那就是「最佳的防守就是攻擊」;這其實是「主動防禦」這個詞的真實意涵。

在這個論述策略下,所有反戰者都變成了「不干預主義」或「姑息主義」。反戰者被指責因其懦弱帶來了戰爭,主戰者因其「主動防禦」,反而阻止了戰爭,所以真正的反戰者是鷹派。這實是非常的奧威爾式幽默,戰爭即是和平。

所以,對美方的「建議」,該文發現了一個「重要價值」,即「刺激我國的理性辯論」。但是,理性也者,誰的理性?作者掩蓋了一個事實,即獨立的終極目標已經是由他所沈默決定了。大家只能跟著他決定好的目標,「工具理性」地談如何獨立,如何戰爭?這是把人民當成只能談手段,而不能談目的司機,而他則是後座頭家。

難道面對戰爭的危機,人們不能請循其本,公共地論述我們需要為獨立的名交出和平的實嗎?作者說:「同歸於盡、與汝皆亡」,也是最後的可能,雖然並不樂見。但我們看到,在這個巨大的實質非理性之前,該文的「理性」是多麼的不理性。

要扭轉這個論述,就必須問,今天兩岸關係的惡化,孰令致之?如果中共是侵略者,這是不是兩邊互動的結果?如果我們要避免戰爭,是不是要盡其在我地用各種手段解除對方「侵略者」的姿態與動機。這才是反戰、止戰。哪有拿火藥往火藥上堆,還說余豈好戰哉?如果台灣海峽成為火藥庫,那麼在將來的廢墟中,爭論誰發第一槍,其實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2004-06-11/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