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的象徵措辭

夏鑄九(台灣社會研究季刊)


網上之民視新聞報導,總統當選人在四月二十六日上午拜見裕隆集團總裁吳舜文時表示:“其實新的副總統應該是中華汽車副董事長林信義,但是為了兩性共治,只好讓林信義當經濟部長。”記者同時報導,這番話傳到呂秀蓮耳裡,呂相當不以為然,先表示,不知道陳水扁在說些什麼,接著匆匆離開會場。

陳水扁在說些什麼?在男性中心的社會裡,女人無才便是德。經過婦運努力爭取,婦女常變成代幣。可是既是代幣,其之不是真錢,是不能直說的。說穿了,代幣變成假鈔,就失去了特定的象徵價值,假的既然不是真的,也就沒有價值了。象徵之作用方式經常有特殊形式,其價值不在直接表達,必須迂迴表現,因為直說就破局了。現實裡的有些事物不能粗暴以力對待,不能赤裸以利換算,是要表明用心去經營的。這一次,“兩性共治”是陳水扁政治計劃裡的選舉措辭。

但是不能直說的話終究直說了,或有兩個原因。一是陳水扁真是這樣看扁呂秀蓮,她就是值這些,毋須多言。第二個原因比較悲哀,要麼是呂太渾,賠上了婦女的份量,要麼,就是因為台灣婦女的地位事實上就只有這麼低,何須彎彎繞。陳水扁於是說,我的兩性共治是選舉的假裝。至於是什麼人真正有價值呢?是在旁聽話的企業家。以後的國家是算計獲利的公司了。

(4/27/00,4/28/00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