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人口素質問題?

夏曉鵑 中國時報 論壇930208


台灣農村勞動力流失,年邁的老農愈益不堪農事操勞。一位苗栗農民雇請鄰人來自印尼的媳婦幫農,對她流利的客語十分驚訝。農婦笑答:「我也是客家人啊,只是我們的祖公跟你們的祖公跑不一樣的路線!」原來她和絕大多數台灣稱為「印尼新娘」的婦女一樣,是三代前由中國東南沿海流離至印尼的華人後代。

台灣的人口由原住民族和眾多移民組成。流著漢人血統的台灣人總是緬懷祖先漂洋過海,對於胼手胝足的「羅漢腳」先民,非但未曾恥笑他們一無所有,反以「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稱頌祖先為現今台灣的富裕奠下基礎。

遺憾的是,擁有豐厚移民歷史的台灣,如今卻百般睥睨來自較貧困地區的新移民。

近來關於新移民子女發展問題的報導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教育單位十分擔憂這群孩子將造成未來「人口素質」降低,紛紛祭出解決方案。然而,種種問題的報導,反映的多是台灣人對新移民的無知所產生的恐懼,並非事實。

以最常被提及發展遲緩的問題而言,目前所知數據皆不可靠,日前中時記者林照真已有詳盡報導。根據南洋台灣姊妹會進行多年的新移民親子工作坊觀察,部份來自東南亞的外籍配偶因其母語不受台灣社會接納與重視,而其中文程度又無法完全表達,使得她們與子女的互動受到限制,而造成幼兒初期語言(中文)發展較為遲緩的問題;然而這並不能推論為外籍配偶素質低落,反映以此反省台灣未能接受多元文化和語言的事實。

此外,新移民子女就學後往往必須面對各種異樣的眼光,導致學校生活適應困難。一位小學教師自信地告訴我:「外籍新娘的孩子一看就知道,他們不是呆滯就是問題兒童!」欠缺多元文化和移民觀點的教師往往造成孩子心理的傷害,無怪工作坊的孩子反應:「老師不喜歡我,我不喜歡上學!」「我不喜歡老師,我才不要回答他問我的問題!」

各種憂慮新移民子女素質低落的論述依據是,他們的父母親多是貧困、教育水準過低。這樣似是而非的思考邏輯反照在台灣不斷稱頌來台祖先的赤手打天下,和阿扁總統的「三級貧戶」背景,顯得格外荒謬。依此邏輯,扁媽扁爸和絕大多數漢人祖先的素質並非上選,而何以造就成今日自視甚高的台灣人和陳水扁總統呢?如果真焦慮父母對子女的影響,那豈不該立法規定收入和教育程度低落的台灣人民一律不准繁衍後代?而此種納粹式的思考,我們豈能接受?

父母的經濟條件和教育程度,與子女的社會成就並無本質(或基因)的關連,在社會資源分配較平等或階級流動空間較大的社會,子女能透過較公平的教育資源而獲得進一步發展的機會。反之,一個強化階級分化的教育體制,便會使父母經濟地位和教育程度決定子女的發展,這在過去的帝制和印度的種姓制度中格外明顯。

反觀台灣現今推動的「九年一貫」教育政策,種種設計使得教育成為階級再製的幫凶。過度強調親子共同完成的家庭作業,早已成了雙親皆需工作的一般家庭的沉重負擔;較富裕的家庭紛紛將子女送往安親班和補習班,由付費的老師替代親職完成子女的作業。但對經濟弱勢的家長而言,他們無力支付補習費用的結果,便是子女成績的低落,更因而造成日後分發學校的劣勢。一般台灣家庭皆如此,更遑論新移民家庭:她們的台灣夫家多數為經濟弱勢,再加上本身無法掌握台灣各種資源,使得她們即便有心陪同子女完成作業,也大感力不從心。

由此觀之,新移民乃上天恩賜台灣的一面照妖鏡,反映我們過去的歷史與現在的荒謬:在直指新移民造成人口素質低落的同時,是否忘了我們也是清貧移民的後裔?是否看到了台灣種種制度的設計正是朝向貧富兩極化的不公義社會?

(本專欄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