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要爭取資訊透明

魏玓(媒體改造學社召集人,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中國時報 2006.08.06


三立電視台新聞採訪人員朱文正被台北法院法警不當逮捕受傷事發之後,各大電視媒體同仇敵慨,同聲強烈譴責法警,並認為這是對新聞自由的某種戕害。確實,在整起事件中,法警過激的表現,逾越合理執勤分寸,對新聞工作者的作業產生威脅,毫無疑問應該被嚴厲譴責。而媒體朱文正決定控告法警瀆職、傷害和妨害自由等罪,社會也應該給予支持。

不過,我們似乎也該從另一個角度反省,從趙建銘涉及的台開案爆發以來,媒體(特別是電視新聞台)在其間扮演的角色。首先,由於台開案對於政治社會影響甚大,民間也高度關注,媒體對相關新聞的努力追蹤,基本上是值得肯定的。特別是在相關當事人(特別是趙建銘本人以及總統府高層)一直無法給予社會(以及在這過程中應該代表社會的媒體工作者們)善意、完整、充分的回應和資訊,更不用說時而教訓、時而玩弄、時而倨傲的態度,以及各個政府機構(甚至包括台大醫院這樣的非政府機構都加入)的刻意護衛隔離,新聞工作者更是難為。我們必須持平地說,一線採訪人員的辛苦,以及累積已久的怨氣,完全可以理解,而且趙建銘和府方應負最大責任。

然而,我們的新聞台生態,並非一朝一夕之事。近年來新聞台經常出現,也最為人所詬病的問題:追求表面、聳動、衝突的新聞價值取向,以及瑣碎、錯誤、誇張的新聞報導品質,在相關議題的處理上,並沒有憑空消失。這個問題,特別是極端地表現在媒體追逐阿卿嫂以及趙翊安等周邊的、相對無辜的對象上。

如果新聞台真的是要替社會尋求真相,甚至打擊不法,那麼過度追逐阿卿嫂和無知小童,不但在專業倫理上有瑕疵,也只能說是專業能力上的不足。因為媒體顯然找不出什麼有效的辦法,突破政府惡意的資訊迴避和誤導,有效接觸到核心對象,並以真實的、豐富的資訊來滿足亟欲知曉真相的觀眾們。在這種情況下,相對缺乏體制力量保護的阿卿嫂,便成了替罪羔羊,成為重要的(但顯然並無太大實質意義的)新聞來源,甚至是揶揄捉弄的對象。

我們要說,迴避公開面對媒體,讓一個無辜的平民聘佣暴露在強大的媒體報導籠罩之下,為她的雇主辯護,陳家何其殘忍!但在此同時,媒體幾乎喪失理性地對阿卿嫂窮追不捨,同樣也不盡人道。

第一線新聞工作者有其壓力和無奈,毫無疑問也是受害者,但電視台主管卻難辭其咎。試問,讓第一線記者們在前線奔波、辛苦衝撞,難道不是各位所下的指令?這樣的辛苦和危險,在新聞專業和倫理的判準上,究竟值不值得,難道不是各位應該理性評估的?

再者,媒體主管也應捫心自問,近年來警方值勤過當的問題,在許多社運場合都經常發生。今天若非受害者是電視台自己人,各台會花那麼多的時間和那麼大的篇幅來報導,並對法院和警方施壓嗎?

新聞採訪自由無比重要,但社會對媒體責任的期待同樣如此。如果說媒體真想替全體公民監督政府、發掘真相,並且捍衛和發揮新聞自由精神,而不是藉著觀眾的殷切需求,提供聳動有餘、意義不足的資訊,來保障收視率;那麼媒體主管該做的,不是坐在第一線記者後方,眼看著他們出事,才來同仇敵慨,才來大喊新聞自由。

媒體主管應該做的,是聯合起來,向政府施壓,透過各種手段,要求更公開透明的資訊流通,更制度性的新聞採訪和發佈機制,以反制惡意的迴避和敷衍;既保障自己的員工安全,又能夠克盡社會責任。若能如此,觀眾應該更會站在你們這邊,堅定支持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