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友愛?還是同性愛?

甯應斌(中央大學哲研所教授)蘋果日報 2009.07.20

 

日前國軍兩名士兵在打野外時當眾表演口交,值星官沒有制止,引起軒然大波,有立委認為噁心,有些輿論則質疑這樣的國軍能有什麼戰力。

口交或男男性愛常引來「噁心」的批評反應,但若是男女的正常性交就很少用噁心來形容,因此噁心的說法顯然有歧視之嫌。因為男男口交而懷疑國軍的戰力,則可能認為同性戀是陰柔而非具有戰鬥力的陽剛,也有歧視之嫌。另外,部隊休憩時常見戲謔活動,現在只因為涉及性,就被認為是軍紀敗壞,這是對性的歧視。

其實,對於軍中公然口交這件事的徹底分析還是要回到軍隊的本質。軍隊主要是男性的集結,且推崇男性陽剛的文化。在軍隊裡,男性被鼓勵培養侵略性,爭強好勝、好勇鬥狠,都被當作真正男人的表現。然而這些男性特質雖然有利於個別士兵在作戰時的驍勇,卻未必有利於軍隊的集體團結。特別是軍隊又是階層體制,衝突與互相仇恨很容易在男人的集體中產生。

這也就是為什麼軍隊要鼓吹「親愛精誠」,也就是要促進同性情誼的同性友愛。同性友愛(homosocial)和涉及性愛的同性戀或同性愛(homosexual)雖然不同,但僅有一線之隔。有時就像異性之間的友愛,性的界線偶而也會被跨越。

男人經常會利用「性」來強化、鞏固與促進彼此的同性友愛,例如男人一起去嫖妓,一起把妹泡妞,甚至一起輪姦,把同性友愛中可能存在的性緊張集體對外(女人)發洩,彼此肯認男性氣概,也彼此保證自身的異性戀傾向不會「槍口對內」。

但是同性友愛中可能存在的同性愛卻總是揮之不去。隨著同性愛文化的開放,同性愛對年輕男性而言也不再是禁忌,言談中不諱言「肛你」話題;模仿同性愛動作,彼此戲謔互觸生殖器都相當普遍,這些活動也同樣地促進同性友愛。這次戲謔表演口交事件其實就是這種同性友愛文化的性表現。

事實上,軍隊講團結與士氣,同性友愛造成團結,而涉及性的活動則造成集體亢奮的情緒,很high,很有利於士氣。從這個角度來看,就會明白為什麼長官有時不會制止類似現象。其實相似現象在各國的軍隊中都有,即使目前有少數女兵加入軍隊,也往往為了適應這種文化而甚至參與其中。

過去這類現象因為影像的拍攝與流通都不容易,所以很少曝光,但是這類現象是一直存在的。這次事件引發風波固然是由於社會禁止對性的公開化,但之中恐怕也夾雜著對於男男口交的歧視。

同性愛過去對軍隊是個難題,因為過度恐懼與打壓任何同性愛的表現其實也不利於同性友愛。現在同性愛文化的有限開放,其實讓軍隊在面對同性友愛的性表現時有些彈性,這非但不會有損而且還應是有利於軍隊的戰力。

因此,真正要道德批判軍隊的這類性現象,恐怕應該先對軍隊這種要求提升殺戮戰力的陽剛男性集體的存在本身進行批判才合理。

(原載於台灣蘋果日報2009年7月20日,網路發表時更動數字,以紅字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