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性/別民粹

卡維波(中央大學哲研所教授)原載蘋果日報,2008.08.26


民粹的操作向來不是只在政治領域,性與性別領域的民粹現象也十分常見;這是因為性與政治都是情緒高度灌注的領域,很容易成為民粹的溫床。

民粹操作的核心就是自居絕對正義或絕對道德的一方,自命表達全民或絕大多數人的意志。在民粹的世界觀中,事物非黑即白,也不容許灰色的存在,複雜的問題都被化約為簡單的答案。民粹以義憤高漲的情緒、政治正確的姿態,來消滅妖魔或獵巫,結果往往是不惜創造惡法,或者扭曲法律原意,以為己用。

日前便有一則新聞凸顯了性領域的民粹操作。兒福團體指責台灣入口網站充斥色情等不當內容,影響兒童云云。不過,如果入口網站上真的包含色情,那麼何不直接向司法機構檢舉呢?所以兒福團體顯然是把「性」當作色情,其真正的訴求則是網路淨化。但是只要認真思考便知道網路不可能也不應該兒童化。若說滿街都可以看到許多爆奶女性,那麼入口網站連結到爆奶照又有何不宜?入口網站上的性暗示文字對於幼小兒童是無意義且沒有影響的,對於已經開始積極發展與理解性的青少年更不應該全面封鎖,青少年需要接觸各類性資訊來理解自身性慾和周遭世界,而不能活在虛假人造的無性環境中。至於入口網站使用性暗示文字是為了吸引眼球,由於其效果是短暫的,所以會在文字上不斷推陳出新,這是語言創意與言論自由的展現,讓我們的文化與民主生活更多采豐富。總之,青少年活在一個自己身體充滿性、外在世界也存在性的現實世界,我們不應超現實地要求一個沒有性的網路世界。台灣對於色情的法律管制已經夠嚴厲了,應該要留下一些灰色的空間。

性/別民粹的另一個例子則是最近關於襲胸十秒的爭議。其實即使這個案例是襲胸一秒,仍然會引發目前的爭議,因為這個爭議的民粹情緒是建立在「壞人沒被懲罰」的義憤,以及「以後色狼都可以任意襲胸」的恐懼上,而這種義憤和恐懼則源自女性在日常生活中很長久的義憤(性受委屈而不能聲張)和恐懼(性侵害與騷擾的陰影無所不在),藉著這個爭議而爆發出來。但是民粹方式地處理這個爭議並不足取,我們必須認識到「襲胸一秒」和「以暴力較長時間的猥褻」還是有差別的,就像打人一耳光和把人殺傷是有區別的。我們要思考妥善的法律與適當的懲罰來反映這種差別,而不是在民粹的情緒中否認或抹煞這種差別。遺憾的是,台灣行政院還為了此事去函司法系統,使得原本「行政不干涉司法」的宣示在性/別民粹前破功;我們不禁想到一些司法系統侵害人權與性權的作為,為何沒有同樣得到行政體系的關係?

正如政治民粹一樣,性/別民粹會從蠶食少數人的權利,最終變成徹底破壞法治。這個發展需要我們警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