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毛獨白?陰毛留白?

卡維波(中央大學哲研所教授)


陳冠希事件引發了大中華地區許多性與性別方面的爭議與公共討論,保守人士、性運動份子、女性主義者、反對網路管制者紛紛發言論戰。但是比較少為人注意的一個爭議則是發生在美國的某個名人扒糞網站。原來,因為中港台的網路禁止流傳艷照,較諳英文的港人便在美國網站上以英文討論與流傳艷照,這使得一些美國白人與華裔也注意到這些艷照,並且批評這些亞洲女星的陰毛沒有修剪、除毛或剃毛(trimmed, waxed, shaved),由此引發了亞洲華人網友的反擊。雙方看似粗糙的爭論其實涉及性/別的公共化與文明化(civilizing process),以及身體政治的一些核心問題。

借用反暴力女性主義的全球戲劇《陰道獨白》,可將上述爭論雙方區分為「陰毛獨白」與「陰毛留白」兩派立場:
陰毛獨白派沿襲了「陰道獨白」的精神,認為亞洲女人不應該將自己的陰毛當作男性觀看對象,不應該接受西方殖民主義者所強加於女體的習慣,不要介意「多毛代表淫蕩」的俗見,身體髮膚應該順其自然,這也是一種「亞洲價值」。

陰毛留白派則從美學觀點與文明開化角度出發,主張陰毛留白(剃除或修飾)乃是「普世價值」,認為原始未經修剪的雜亂陰毛既醜陋也讓人嫌惡,是一種不禮貌或不文明,是個人疏於打理自己身體、不修邊幅、不講衛生的表現。有些人甚至宣稱陰毛的毛型,正如髮型或衣著一樣,代表了個人風格,是表現自我的方式。(附帶一提,在回教社會因為宗教的原因而有除去陰毛的習慣。還有,染上陰蝨的人也會剃毛。本文不討論這些情況)。

從剃除腋毛的歷史軌跡來看,留白派恐怕終將戰勝獨白派。畢竟,數十年前亞洲女性均保有腋毛,曾幾何時,亞洲年輕女性也步上西方女性後塵,把腋毛當作羞恥與嫌惡,還以腋毛會產生異味的衛生理由來除毛。

「衛生」是文明開化的最主要說詞。陰毛留白派就指出,陰毛聚集了汗與纖維灰塵,還有大小便排泄異物,不但滋生細菌,也會產生異味;尤其不利於口交活動。這個衛生說詞的背後,既有文明化、也有公共化的歷史趨勢。

「文明化」的趨勢就是透過人為加工,脫離獸性自然的氣味、外觀。由於晚期現代對於身體開發的關注與興趣,陰毛留白、染色、保養護毛、修剪陰毛為表現自我的各類造型(如心型、倒三角、鼠尾型、長方形、短方形、V型、字母、箭頭型、鑽石型、龐克雞冠型、燈泡型等無奇不有)、陰部穿環、整型、刺青等等都開始大行其道。但是有時也可能因為叛逆精神而造成「反文明化」,例如某些人覺得剃毛已經過時,開始編織陰毛為「陰毛小辮子」,因而形成文明化中的次文化。

至於「公共化」的趨勢則標示了陰毛由私密轉為公開,這是「性的公共化」與「女性情慾與身體解放」造成的。俗稱「(露)毛片」的三級片、A片與色情圖片首先造成職業演員開始陰毛留白,據說修飾過的陰毛在鏡頭上較有美感,修毛於是成為此類演員的專業形象之一,部份性工作者也有此趨勢。(亞洲女性的自拍至今則仍多屬於陰毛獨白派,表現出非職業的素人性格。)此外,比基尼泳裝的流行也造成陰毛留白趨勢,彷彿陰毛露出泳褲就代表了不雅或露陰。最後,隨著女性與陌生男女裸裎相見和口交的頻率增加,陰毛慢慢成為個人門面,這又強化了陰毛必須符合禮儀文明化的要求。

陰毛文化意義的變遷當然引發各種不安。有人質疑:陰毛留白是否迎合取悅男性目光?這也未必,因為許多亞洲男性表示,原始雜亂的陰毛更有獸性野味,能激發亞洲男人性慾,易言之,恐怕是陰毛獨白才更迎合取悅男性目光。還有,女同志圈也有陰毛留白的現象,與男性目光無關。此外,西方男性也開始有修飾陰毛的趨勢,陰毛留白在未來可能是男女不分的潮流。由於目前有錢人家的美國媽媽也開始替自己剛長出陰毛的幼女修飾「比基尼線」(為了「便利穿泳裝,並從小養成衛生與化妝打扮自己的好習慣」),所以陰毛留白在未來還可能是不分成人兒童的潮流。

還有人質疑:陰毛留白是否為西方的身體殖民、或女人身體的新規訓?那麼,我們要如何看待亞洲女性已經習以為常的的除腋毛、除腿毛、割雙眼皮、隆鼻、染髮等等?

有人從生物角度論說,亞洲女人不像西方女人體毛茂盛,其實不需要除毛,但是同樣的生物角度也認為,黑色陰毛看來較髒與濃密雜亂,因而更需要修剪或剃除。

此外,從進化論角度而言,人類不再像祖先一樣全身毛茸茸,而普遍地去毛乃是進化趨勢,但是陰部仍有毛髮存留是因為裝飾作用或吸引注意的作用,同時也是為了產生吸引異性的體味。可是如今這些功能不是可以被替代,就是已經過時。

有人鐵口直斷陰部無毛在中華文化是不祥之兆(俗稱白虎,甚至還有白虎女性使用植毛手術),故而留白不會流行,然而豐腰肥臀也曾是華人選媳擇妻的唯一標準,如今卻已無人問津。

有些人認為亞洲女性保守,不會從獨白走上留白的道路,然而如果艷照中的柏芝與阿嬌都修飾或剃除陰毛,恐怕早已經掀起華人女性陰毛留白的狂潮。

在美國,除毛專門店十分普遍,整套的陰毛留白工具也大行其道,青少女或者剛入門的女同志都會惶惑如何陰毛留白,以面對即將開始的性生活。雖然所有專家或權威都說陰毛獨白還是留白乃是「個人選擇」,但是敢於抗拒潮流者實屬少數。有些女性即使平日陰毛獨白,但是在約會前還是要陰毛留白,以防萬一要裸裎相見。但是更常見的是,女性已經把腿毛陰毛腋毛等的剃除修剪當作每日固定的保養清潔身體動作。這些現象有一天也可能在亞洲出現,只要少數風光女性(如名模)引領陰毛留白的流行,大部分人就會隨波逐流了。

隨著陰毛留白風潮由西方逐漸滲透到亞洲,這個蘊涵深遠的身體政治問題終將在亞洲變得公共化。陰毛留白派符合了文明化、性的公共化、晚期現代性的開發身體打造自我的趨向,應該會在未來居於上風。

目前亞洲女性的陰毛獨白並不是真的經過政治試煉的抵抗作為,只是處於私密角落與對身體無感的階段,也是保守女性的「反性」姿態(「陰毛留白」好像變成壞女人)。但是回顧過去歷史,在剃除腋毛的風氣出現後,保守女性率先跟隨風潮,幾乎沒有保守女性敢保留腋毛;所以在未來,保守女性也必將是陰毛留白的主力大軍。

陰毛獨白還是留白?大哉問!(To shave or not to shave, that is the question)

2009年8月後記
本文發表於《華人性權研究》,世界華人性學家學會出版,創刊號2009年3月,頁102-104。http://intermargins.net/repression/theory/china/CSRR_1.pdf。簡短的初稿原載於台灣《蘋果日報》2008年4月13日。
在初稿寫成至今日,有些零星的新聞顯示陰毛留白的趨勢在台灣被注意。以下列出新聞標題與簡介。

 

  1. 〈愈來愈花俏 貴婦修體毛要弄香奈兒LOGO〉,《蘋果日報》,2009年07月26日。大概是《蘋果日報》被婦女團體與羊頭狗肉的媒體監控團體批評多了,這則新聞避諱「陰毛」而用「體毛」。新聞內容說到:「近年來體毛整形愈來愈風行、也愈來愈花俏」,要求愛心形狀有七成,男女都有。
  2. 〈今日我最露 李蒨蓉挑戰公開剪恥毛〉,《蘋果日報》,2008年5月24日。注意這則新聞還是敢用「恥毛」二字,也提到「黑森林」。
  3. 〈比基尼D胸女王 底褲翻白 附送Q毛〉,《蘋果日報》,2008年5月3日。顯示模特兒大多去除陰毛。
  4. 〈「我要開運」 求醫拉高髮際線〉,《聯合報》2008年4月21日。這則新聞比較是醫療觀點,提到有些人不管「陰部無毛不吉利」的說法。除了民俗外,也提到比基尼線。

參考新聞

「我要開運」 求醫拉高髮際線

【聯合報╱記者劉惠敏/台北報導】2008.04.21 02:15 am

你想除哪裡的毛?腋毛、腿毛、比基尼線都不希奇,有人連陰部、肛門、乳頭附近的毛都看不順眼,力求「除毛務盡」,還有人為了開運,要求醫師幫除「頭毛」。

近年比基尼泳裝流行,越來越多年輕女性,要求沿著比基尼泳裝邊緣,修剪陰毛,稱為比基尼線。但有人連比基尼線都不要,書田診所皮膚科主任醫師鄭惠文說,雖然民間有陰部無毛不吉利的說法,她卻遇過有人希望乾脆把陰毛「除光光」,雷射後非常滿意,認為「大家應該都來試試看這種清爽感」。

國泰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詹融怡有位病人,因為先天性疾病,在股溝的上方長出毛髮,接受除毛治療後,患者很高興可以穿上低腰褲,不用擔心不小心露毛。

還有人因為肛門長毛而困擾,國泰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李又文、台北榮總整形外科主治醫師沈秉輝都曾聽過或遇過如此病例,台安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李建儀則遇過乳頭附近長毛患者,是一位小姐,她覺得乳頭長毛不美,一長出來就拔掉,拔得很「厭煩」,乾脆除毛治療,一勞永逸。

求醫除毛的人,大多說是覺得私密部位長毛感覺不乾淨、不舒服,不過醫師表示,私密部位長出毛髮其實滿普通的,並非異常現象。李建儀說,陰毛其實有保護功能,可減少陰部與褲子摩擦,她建議不要全部清光光。

除了看不到的地方,也有不少愛美的男性受不了雜亂的鬍鬚,會依照自己想要的「鬍型」,請醫師幫忙做造型。還有患者不論臉型,都想要「開」額頭,詹融怡就碰到幾位要求將髮際線胎毛除掉的患者,因為算命的說額頭高才能轉運。

醫師提醒,任何除毛方式或多或少都會造成皮膚損傷,除毛後應注意保養,若有明顯不適,最好還是諮詢皮膚科醫師。

至於除陰毛的價格,每個人毛量多寡、面積不同,鄭惠文說一般只有邊緣長出少量毛髮,一到兩次雷射就有不錯的效果,大概一次約兩千到五千元,不過有人毛髮濃密,甚至長到大腿、肚臍或恥骨上,如果要去除陰部所有的毛,一次費用要一萬五千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