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電台「女同志叫春被罰」記者會發言稿
原來「清風」仍是陰魂不散

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召集人 何春蕤20040515


大家都很熟悉「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的典故,因為它凸顯了文字獄的偏執狂,也呈現了斷章取意的狹隘眼界。不過,這次姊妹電台因為女同志叫春的節目內容而被新聞局開單,倒是讓我突然恍如隔世的明白了一些事情。

大家可能都聽過一個有關避孕宣導的故事,說一位農村婦女聽完宣導後回家照做,結果還是懷孕,後來才發現她是按照衛生人員的示範,在房事過程中都把保險套套在食指上,因此避孕總是失敗。從前聽到故事的時候我還覺得有些不可信,但是這次姊妹電台的事件倒使我覺得這件事非常可信。因為安全性行為的宣導尺度就只能說點抽象隱諱的名詞和原則(什麼「全程」使用保險套,把保險套前端的空氣擠出後套上陰莖的「頭部」),這些名詞和描述事實上距離做愛活動中的混亂現實相去甚遠,想要照做,要不是手忙腳亂,就是掃興之至,這種安全性行為的教導怎能成功呢?有些自命進步的教學也只不過靦腆的玩弄幾根香蕉罷了,這樣的畏縮態度,這樣的極度不切實際的練習,又將如何做好性教育呢?現在,在一個有關女同志的節目中討論安全性行為,很務實的使用最淺顯、最貼近現實、有毛有分泌物的描述來說明相關身體部位的操作,結果卻被視為「違反善良風俗」,而且還被開單罰款!說穿了,我們的「善良風俗」根本就無法面對性的真實,而這個善良風俗也將會繼續維持性的危險。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全國教育系統上下推行的性教育充其量也只能是一些理念、價值觀、和無數的警告話。這些教育對於避孕避病是否真的有用,還是有待證明的事情;但是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這樣的教育對於人們一生性生活的美好和提升是絕對沒用的。就算聽說過一些有點直接相關的名詞,例如手淫、前戲、愛撫、高潮,它們卻都一直只是抽象名詞,大家也只能自由心證的亂想可能是怎樣怎樣的舉動,也難怪那麼多人饑渴的想看A片,因為真的很想知道實戰的時候別人是怎麼搞的,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可以怎麼做。教育講究的是親手做的經驗,所以化學課要做實驗,家政課要親手烹調,數學課要演練,英文課要和老美會話。唯獨遇到了性教育,要不是跳過不說,就是含混其詞,以警告規勸做主要內容。現在好不容易有個節目主持人親身示範叫床的聲音,讓人們以聽覺來認識真實的性愛場景,結果竟然還被視為破壞善良風俗,要開單罰款。說穿了,這個善良風俗真的是社會趨向開明理性的巨大絆腳石。

從性教育和同志文化的角度來看,姊妹電台所實際進行的社會教育工作應該被新聞局、衛生署頒獎表揚才是。然而在這個錯亂的年代,竟然落得一份罰款的公文。不過,從昨天開始,厭倦了政爭、期待社會新契機的學生在新公園揚起了自我教育、自我肯定的旗幟;而今天姊妹電台辦這個記者會,從某個角度來說,也就是在同志聖地上揚起抗暴、對抗言論檢查、對抗文化消音的大旗。我們都站在這面大旗之下,讓我們一起對新聞局不識「情慾」還想檢查言論的清風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