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忘了古巴生技產業

馮建三 中國時報 論壇   960127


台灣人對於古巴的認知,大概多數集中於雪茄、蔗糖、棒球、威權政治,以及,卡斯楚、格瓦拉、革命與社會主義。雖然不少人在提及後面這四個語詞之時,不免帶著諷刺-、時代錯置、事不關己的口吻,更糟一些者則有誤認與犬儒的心聲。

不過,中時近日連續三天對古巴所作的大幅報導,以及工商時報整版對於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的專訪,倒是讓人想起,其實,古巴還有一項重大科研成就,國人應該會有-興趣知道。

翁啟惠說,台灣的「政府管太多」,以致於我們雖然擁有這麼多生化科技公司,卻「無法發展」。

怎麼會這樣呢?太奇怪了。第一,很多台人自誇的資訊科技產業,能有今日的規模,剛好是起源於政府策劃。那麼,何以昔日湊效的政策導引,於今失敗?

第二,全球有四五○○家生物科技公司,其中四十%在美國,但美國一九八○年代以來創設的這些公司,至今半數以上毫無利潤,其餘還能苟延殘喘者,大多從沒有出路於-是胡亂投入的風險基金取得資本,而僅有二十%得以自足。據說美國政府管的比較少,那麼,管少美國及管多的台灣通通失敗,也許管不是問題,怎麼管才是關鍵。第三,-這裡,古巴就提供了有用的對比。

一年多前,望重士林的《自然》(Nature)雜誌說,「古巴業已取得比所有其他發展中國家更可觀的(生化產業的)研發能力…,古巴是怎麼辦到的?」

不僅具有研發能力,在旅遊、海外古巴人匯款等收入之後,古巴最大的進帳,就是各種生化藥物、疫苗等產品。所以,「古巴是怎麼辦到的?」

關鍵之一顯然是古巴的生化科技政策,獨樹一幟。哈瓦那有四十家生化機構、雇用將近兩萬人(包括七千多位科學家與工程師),數量不多,但其研究、生產與市場行銷等-各個中心,整合完善,與西方常見的各自壁壘的作風,完全迥異。科研機構與工廠的界線撤除了,資訊流通更見豐富,分享而不是專利獨吞的意識,得以滋潤。

其次,為了支應古巴公衛體系的需要,古巴的生化產品除了忍受現有體制的不平等貿易,也必須重視利潤而對外商業行銷。雖然如此,古巴往往同時以國際主義的認知與實-作,將研發果實「拓展於其他第三世界國家」,包括派遣數萬人次的醫護人員,攜帶藥品而馳援非洲、中南美洲的窮鄉僻壤,以及災區(如前年底巴基斯坦大地震之後)。

甚至,對於嚴密封鎖古巴經濟四十多年的美國,古巴也在公元兩千年提供五百個獎學金,培訓非裔二五○位、拉美裔與印地安美國人二五○位至哈瓦那接受醫生養成教育,-(唯一條件是接受獎助的人,學成後必須返國至貧窮社區服務五年以上)。

古巴隔洋與美國對峙,經濟上被美國封殺,但無礙於聲援古巴的國際聲浪,年年高漲。一九九二年聯合國有五十九個國家首度決議,要求美國解除對古巴禁運,至去年已經-增加至一八三國。

言論與新聞自由是基本人權,並無疑問,但開口閉口以政治公民權(也許還加上物質生活不豐裕),否定卡斯楚或古巴人的集體努力與成績,減少不了古巴長存的豐富意義-,只能讓發言者自暴其短,重則與某些古巴裔美國人的反動沆瀣一氣,輕則顯示了人文想像的薄弱與奮進意志的衰竭。

(作者為台社成員、英國古巴後援會會員)


--------------------------------------------------------------------------------

古巴在教育、醫療和科技方面的奇跡
作者國際先驅導報特約撰稿 徐世澄

作為一個堅持社會主義道路、長期受到美國封鎖和敵視的小國,古巴在教育、醫療和科技方面取得了令人驚歎的成績

國際先驅導報文章

2004年和2005年,筆者先後應古巴科技部和高等教育部的邀請,訪問古巴。古巴黨和政府對發展科技、教育和醫療衛生的重視以及在這些方面所取得的顯著成就給筆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國之瑰寶

古巴科技部的總部設在首都哈瓦那老市區中央廣場附近一幢高大的、酷似美國國會大廈的白大理石建築物裡面。這裡正是古巴科技部的所在地。

被視為古巴「國之瑰寶」的生物工程中心等古巴高科技研究中心,都歸科技部領導。在蘇聯解體後,古巴適時地調整了經濟發展戰略,迅速改變了過去重點發展重工業和制糖業的經濟發展戰略,把經濟發展的重點放在創匯部門,特別是旅遊、生物製品、藥品和醫療器材的生產和出口。

古巴突出的科技成就是在生物工程、藥品製造和醫療器械等方面。近十多年來,古巴開發了不少上述部門的新產品,如:干擾素、鏈激?、表皮生長素、乙腦疫苗、乙肝疫苗、PPG(降膽固醇藥)、egf/r3(治皮膚腫瘤藥)、生物參數監視議、腦電圖工作站、肌電圖儀等。古巴的科技成就不僅為古巴了國際聲譽,而且古巴醫藥、醫療器材等高科技產品的出口也為古巴獲得了發展經濟和社會所急需的寶貴的外匯。

奇跡工程

古巴醫療衛生事業成績突出。儘管美國的長期封鎖和蘇聯的解體使古巴的經濟受到巨大打擊,也使古巴的全民醫療保健免費制度受到嚴重衝擊,但是,古巴政府依然堅持完全由政府來負擔所有古巴居民的全部醫療費用,包括檢查、化驗、藥品,甚至病人在住院期間的食宿全部是免費的。

在發展中國家中,古巴的醫療保健水平是比較高的。古巴目前共有醫生6.7萬人,平均約每170人就有1名醫生。古巴人平均預期壽命為77.5歲,嬰兒死亡率低於6?,這些指標都領先於拉美國家而步入世界先進水平。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古巴政府先後向80多個第三世界國家派遣了數萬名醫生,幫助這些國家的居民,特別是貧困居民看病和治療。近些年來,古巴派了數千名眼科醫生到委內瑞拉、危地馬拉、巴拉圭等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幫助當地居民治療眼病,古巴還接受拉美眼科病人到古巴來治病,被稱為「奇跡工程」的這項行動,已使8萬多名拉美國家的病人,恢復了視力。

免費教育

1959年年初古巴革命勝利後,古巴政府將原獨裁政府的69處軍營改造為學校。1960年,3000名古巴青年走進大山和鄉村,成為志願教師,把教育送到古巴最偏遠的地區。1961年,古巴進行全國性的大規模掃盲運動,使全國基本上掃除了文盲。

在古巴,從小學一年級,到大學攻讀碩士生和博士生畢業,全部學費都是免費的。如今,18歲至24歲的古巴青年中50%是大學生,約有50萬人正在學校接受高等教育。有來自119個國家的18萬名留學生在古巴學習,大多數留學生來自拉美和加勒比地區國家。古巴的教育事業取得顯著成果,視聽多媒體、教學軟件和電腦等在各級教育中也得到了廣泛應用。

2005年5月,筆者隨中國歐美同學會代表團訪問古巴時,古巴高教部長費爾南多·貝西諾·阿萊格雷特向記者指出,目前古巴全國共有63所大學,2.5萬名大學教員。古巴政府正在實施「高校普及化計劃」,根據這一計劃,全國所有14個省和169個市都將辦大學或大學分校。(作者系中國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員)

《國際先驅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