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土耳其,關機救電視

馮建三 中國時報 論壇  920828


千不呼萬不喚,資本夾著利潤的想像,推著數位電視跑出來了。隨著臺北市政府不再「負嵎頑抗」,其有線電視費率委員會在週二通過相關審查後,臺北縣可能不久也會跟進,屆時,台灣就要堂堂進入數位電視的全面試驗階段。

試驗之後,系統業者能否一償夙願,小賺大賺一番?個個有企圖,人人沒把握。但可以確定的是,數位電視無法提供正面刺激,難以改善我們早就四分五裂的電視「製作」環境。其次,電視資源的使用,也要開始出現數位落差。

在英國擁有七百多萬收視戶的「藍天」跨國公司,「成功」因素有三,一個是口袋深,免費贈送機上盒,打造自己的市場。去年起轉虧為盈前,為此投入的銀兩,折合臺幣已經約二五○億。二是丟入鉅資購買(注意,不是「製作」)電視的節目,搶首輪電影、明星運動比賽等等。三是搞行銷,單在服務客戶的呼叫中心之設備更新,去年就投入了近三十億臺幣。不過,重視客戶是一回事,顧客是否領情又是另一回事,每一年,還是有九•六%的藍天訂戶,琵琶別抱、掉頭離去。

惟藍天花在英國自製的節目,金額有限。倫敦金融時報的媒體評論員說,「少得可憐」,百不及一。如果英國不能,我們更是無法因為數位電視的引進而增加太多的節目製作資源。怎麼辦?「學習土耳其,欲擒故縱,關機救電視」。

土耳其西部有個村莊,叫做傲瓦哲客。上個月,所有六百位村民舉行公投,決議除了村長辦公室保留電視機和收音機,以便仍可了解外界事物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把家中的兩機送走。他們認為,兩機充斥之前,村民串門子互相照顧,但潘朵拉盒子進駐後,大家終日留在家中看電視,感情轉淡。他們希望,離開電子娛樂之後,改以聚餐、歌舞、體育等等活動替代,重新活絡大家的感情。

我們可以來個創造性的轉化,先師法土耳其村民的手段,然後改變關機的訴求。比如,傲村居民等於是永遠或很長一段時間要關掉電視。我們則不妨通過各種管道,選定不同的期間,徵求志願者,僅在這些期間內關掉電視,一次也是以六百人作為單位,以地理區域或其他標準作為集結志願者的依據,通通可以。訴求要點是,我們深知電視之重要、深知其階級與年齡性格(沒有錢從事其他休閒或得悉外界事物的人及老年人,也就愈加依賴電視作為資訊與娛樂的來源),因此,集體以接力賽的方式關掉電視,與其說是不要電視,不如說是希望提供機會,集思廣益以通過辦法,營造改革電視的氛圍,甚至提出電視改造的時程、階段與方案。

私有的藍天顯示,製作環境難以因數位來到而改善,英國的龐大公營廣電體制則另有意義:公營公司能夠較快速改善電視的數位落差。以BBC為主的機構,去年接收破產的私有數位電視後,半年內所吸引的一六○萬訂戶僅需花四千多臺幣,就可永遠免費收看三十多個廣電新頻道,這個數字再加上藍天及BBC的其他訂戶,使英國能夠看到BBC數位節目的觀眾,已近全國之半,世界最高。既有成例在前,那麼,台灣的關機運動就無須費時研擬改造的目標,僅需集中力氣,想方設法遊說有權力的人,創造更大且有效的公部門廣電大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