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泛紫所宗?

馮建三 中國時報 論壇  920814


泛紫既出,輿論小作。藍軍見獵心喜,不好明言之餘,連忙「祝福」紫軍。民進黨的比爛傾向未除,彷彿在說,連宋老矣,更不可信,若要合作,綠營仍是首選。有人獻策,指出泛紫的攻堅目標,應是明年底的立委選舉,不是總統大選。有人不置可否,一頭栽進顏色政治的考證。有人認為,這代表了階級政治的來臨。總之,各種報導與評述的質量,雖然依媒體的顏色,仍有輕重差別,但相同的地方是,肯定或期許紫軍之後,最多是將紫軍當作神龕,供奉起來而已。

最有啟發的評論,讓人意外,來自東海大學研究生鍾翰樞。在泛紫新聞見報的同一天,他批評華航採購引擎案。鍾氏少年老成,於立報撰文而高聲疾呼,重提憲法第一條,「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他質疑,藍綠兩軍競相傾斜於資本主義,是否破壞國體多時,以致已觸犯刑法一百條之罪。

這實在很尷尬,涉及兩個奇怪的現象。一是,怎麼到了現在,還有不應冬烘的年輕人,搬弄從各級教師至黨政要員,都好像無人在意的三民主義,大作文章?二是,原來憲法之爭,除了總統制與內閣制、何謂固有疆域之外,還有大修小修之後,仍然文風未動的第一條,從而有了三民主義是否就是資本主義的提問。

不過,這兩個怪異之處,可說都是其來有自。早在國民黨來台之前,台人在一九二○年代起,就有蔣渭水等人以服膺三民主義著稱,但國府來台之後,有關的教學與研究,就已遭到閹割,其活力不能不大為減弱,甚至覆滅,僅有一九七○年代黨外雜誌中,頗具特色的夏潮月刊尚能傳承。惟即便如此,三民主義至今還是高中教育課程的一部份。

相比於對岸馬克思主義研究與教學,台灣三民主義的遭遇,有同有不同。相同是二者都因淪為官方意識形態,以致清流當中,有許多人選擇敬而遠之。差別有二,一是對岸仍不時強調這個官方口號,台灣則懶得再去提及(只有去年法務部長陳定南意外惹出國父正名風波)。二是馬克思主義畢竟「家學淵源」,對岸官方儘管僵化之,民間及海外對它的議論,仍然不絕如縷,其生命力依舊暢旺。三民主義在台雖(曾)有龐大教學陣容,畢竟受到現實所限,未能接軌於國際的進步論述。

孫文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差別在於它不強調階級鬥爭。不強調鬥爭,那就只能由國家自上而下,建立機制,統合社會。讀過三民主義教科書的人,都能耳熟能詳,這就是採取「平均地權、發達國家資本、節制私人資本」等手段,推進社會主義的均富志業。

但是,社會主義還有前途嗎?有人說,歷史、意識形態早已終結,如今僅餘修補枝節的空間。有人說,不待修補完成,人類就已破壞生態殆盡,滅絕了自己,管它姓社姓資。前年訪台的華勒斯坦則說,再有二五至五十年,歐蘇同盟,對抗美日中集團,資本主義的邏輯就要走到盡頭。然後呢?一、統獨就不是問題了。二、若無核心理念導引修補,而僅止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則治絲益棼之大病,就不能避免,因此未來可能是更野蠻的世界。三、如同我方的憲法精神所示,以及對岸的宣稱,社會主義的初步階段竟然由兩岸的一邊一國,分進合擊,開始建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