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坐到圍城 無名群眾搶回實質民主

丘延亮/聯合報2006/09/16


近年來台灣政事敗壞、民生困頓,無疑是形式主義「選票民主」的惡果!但它也驅使廣大的民間力不約而同地在各類抗爭中,進行在地的、多聲道的、多層次的社會監督/社會審計/社會預警與社會訴訟之連結與操作。這一系列的「社會自衛性防護」和文化政治踐行,是台灣「實質民主」的新發明,對社會的「轉型正義」有莫大的促進作用。

「實質民主」是活生生的人在每日生活中,從權貴者手上搶回來的!

經由「自主公民」連結、協進,藉人民資訊的生產/發布/交流等,在生產/消費/流通領域、在環境/生計/社會層面自力防護;並透過社會監察、社會審計、社會訴訟、社會預警等手段,來捍衛人民的生存權和生活尊嚴。它涉及了組織/教育/監督/訴訟/審計/論說/立法抗爭/公民抗命等等,各種尋找另類出路、建立社會防護的再生機制,也包括文化政治的抵抗和政治經濟的批判。

「社會監察」是針對政治經濟擴張可能毀壞人民生計/生態環境等情事,例如對世貿、勞工、移民、原住民、女性、環境等進行各種監察守護;它批判資本主義私利化和黑金政權,也為勞動人民、弱勢群體、環境生態的公義發聲。

「社會審計」是在社會監督的基礎上,用公眾會計對政府與企業壟斷性資本事業重新計算,希望「還利於民」;務使「看不見的手」操弄的公共資源和資金流向透明化,為人民荷包把關!

「社會訴訟」除對貪腐政權與不肖資本家的黑金結構糾舉不法外,更透過法律和各種公民抗命手段,進行憲法公民權的保衛,避免政權與資本家對人民的迫害侵權,在公民法理層面上伸張正義。

「社會預警」則是全球性社會進步運動,如反戰、人權、反核、環保、婦幼、原住民、空間權等等的社會預警過程,遏止黑金政商的胡作非為,防阻各種自然與社會的災難。

這些社會性的監察、審計、訴訟、預警等等總是交疊滲透的,以進行社會自體防護和人民抗爭運動。

因此,在凱達格蘭大道和中正紀念堂廣場上遊走的熱情身軀,乃至昨晚「圍城」的紅潮長龍,絕不只是「反貪腐」這粗糙概念所能含括;更應看到隱身其中各種弱勢群體,藉著把社會監察/審計/訴訟/預警等「實質民主」的社會防護力量,鑲嵌在這個集體訴求下,來進行文化政治的抵抗!他們或為六年來一萬六千名自殺冤魂弔祭,或為具體生靈(如樂生院民、反高學費學子、原住民、農民、殘障者、同性戀、性工作者、老幼婦孺、大地生態…)請命;他們不為奪取政權,卻為捍衛生存權利和生活尊嚴而鬥爭。

這些自主公民不論是否走上街頭,每日都在實踐日常生活的民主化,而非票選的形式民主;他們天天做小事,積累生活智慧,來讓社會的實質民主得以確立,來鞏固社會自體防護的機能。這些看似無名的群眾、無聲的力量,總默默進行社會防護工作,在鬥爭失敗中沉澱、累積;在社會回饋下增能、成長!這次,從靜坐到圍城,他們為「實質民主」走上街頭;儘管依舊隱身在無名的大眾裡。

(作者為中研院民族所副研究員、台社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