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乃德沒說清楚的問題

陳宜中 中國時報 2007.02.25


吳乃德教授準備籌設「民間真相和解委員會」,希望對二二八與白色恐怖進行更細部的調查研究,以作為台灣民主與人權教育的一環。所謂「以史為鑑,面向未來」,這項工作誠值得高度肯定──只要它能避免淪為民進黨炒作族群仇恨的幫兇。

在七一五親綠學者的推波助瀾下,「轉型正義」儼然已成為台灣政壇的最新流行名詞。但談之者眾知之者少,能說明何謂「轉型正義」並予其適切定位者,實在少得可憐。正因為民進黨不改其本色,利用「轉型正義」不斷操弄族群、佔據清算位置、進行政治惡鬥,所以我們更必須追問:親綠學者願與民進黨的仇恨與清算政治劃清界線嗎?對此,吳乃德教授說清楚了嗎?

究其實質,轉型正義從來就不是什麼高深的概念。我們不難理解,許多現下的政治與道德爭議,都與過去發生的不正義有關。正因為歷史上的不正義,往往是今日許多怨懟、衝突與仇恨的來源,所以,為了社會的進步與和解,為了公義的伸張,我們理應有效地面對、處理這些歷史包袱。畢竟,一個無法從歷史中汲取共同的、進步的教訓,而老是糾纏於過去恩怨的社會人群,是不太可能走出更美好未來的。

我們知道,威權時代所發生的種種不正義,往往既是民主運動的重要推手,同時也對新興民主構成了某種詛咒。因此,如何「超克」威權時代的歷史遺留,幾乎是所有新興民主都必須面對的嚴肅課題。但,這說來容易,卻做來不易。轉型正義若處理不好,非但趨近不了「超克威權,深化民主」與「以史為鑑,面向未來」等目標,反而害了、斷了新興民主的生機。說要抓鬼的人,最先被鬼抓去,這類情況並不陌生。

因此,我們必須向吳乃德教授與七一五親綠學者,提出兩個關於「大真相」的問題,還有一個關於「大和解」的問題。

其一,二二八的「大真相」是什麼?民進黨不斷地把二二八事件,炒作成是「外省人對本省人」或「中國人對台灣人」的族群殺戮,但這符合歷史真相嗎?吳乃德教授沒說清楚的「大真相」是:二二八事件的本質根本就不是族群殺戮,而是在日本殖民戰爭、大東亞戰爭、二次世界大戰、國共內戰的戰爭脈絡下,發生於台灣人民身上的歷史悲劇。日本對台灣的戰爭剝削、國府接收政權的貪污腐敗與官逼民反、以及國共內戰的急轉直下,其實就是二二八事件的導火線與歷史大真相。二二八,哪裡是炒作族群仇恨的民進黨所宣傳的族群殺戮?而這點,吳教授與親綠學者說清楚了嗎?

其二,白色恐怖的大真相是什麼?不就是「反共政權」對赤色份子及其同路人,對所謂的「中共同路人」(無論罪證是否確鑿),所遂行的大規模虐殺與政治迫害,以及由此所產生的寒蟬效應嗎?要追查白色恐怖的大真相,我們沒有理由不歡迎,但這涉及美國所扮演的關鍵角色。五十年代的美國,是麥卡錫主義肆虐的白色恐怖時代,而老蔣政權不過是「美帝在東亞」的傀儡之一。但要釐清這個大真相,卻又直接牴觸了民進黨的冷戰心態,及其甘為美日附庸的不自主政策。莫非,這就是親綠朋友在白色恐怖問題上,避重就輕、見樹不見林的原因嗎?

其三,或許正因為親綠朋友不願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大真相」上,給個更明確說法,所以,他們才會強調「小真相」重於「大和解」。小真相是什麼?就是去追查威權時代第一線劊子手的虛無與濫權。但追查小真相,和更小的真相,在當下台灣能帶來和解嗎?有助於面向民主未來嗎?當然不。要大和解,就得說清楚大真相。不敢說清楚「大真相」的人,當然也就不敢談「大和解」。在客觀效果上,這種自我扭曲的立場,幾乎註定無法達成「超克威權,深化民主」與「以史為鑑,面向未來」等「轉型正義」的終極目標,反倒不無可能淪為民進黨惡性族群政治的幫兇。

惡搞族群鬥爭,正是台灣民主的最大危機,正是台灣轉型正義的最大課題。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最大歷史教訓是:為了台灣人民共同的民主未來,請別再挑起戰爭,請別讓歷史悲劇重演,請別再冤冤相報。這點,提倡「轉型正義」的親綠朋友們,真看清楚了嗎?說清楚了嗎?

「真相和解委員會」的構想來自南非,但南非,是在英美強權保障白人土地與經濟特權的條件下,才得以民主轉型的。台灣的民主條件以及治安,皆遠優於南非。南非所無法獲致的「大真相」與「大和解」,在台灣都還是有可能的,但事在人為。

吳乃德教授沒說清楚的話,實在很有必要被說清楚。因為,那正是台灣民主向上提昇或向下沉淪的關鍵所在。

 (作者為中研院人社中心副研究員、族群平等聯盟成員、台社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