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大衝突 暗渡密室政治?

陳宜中(中研院人社中心副研究員、台社成員) 聯合報 2006.09.22


最近幾天,街頭暴力頻頻發生,但扁游陣營老神在在,不但一點也不以為意,反而不斷刺激深綠民眾的憤恨情緒。與此同時,李登輝運作「蘇下王上、阿扁虛位」的傳聞不斷。

這兩個情節看似無關,大概也還稱不上是陰謀或共謀,但,若扁游陣營繼續縱容暴力衝突,繼續以最激情的牛鬼蛇神(什麼「中國人糟蹋台灣人」、「要宣布台獨」等等)挑起部分深綠群眾的氣概,而如果各方勢力只能眼睜睜看著挺扁暴力繼續升級,那麼,諸如「退而求其次」、「為了社會和諧」、「為了經濟發展」、「為了顧全大局」、「為了平息民主內戰」、「停止紅綠對立」等看似中庸、實則鄉愿的論調,就有可能漸具影響力。在那種情況下,「蘇下王上、阿扁虛位」的密室政治交易,也就不無成局的可能,甚至順理成章地以最佳退場機制的面貌出現。

在東西方近代史上,許多的(準)政變都是在社會騷動的情況下,才取得其支持基礎的。這裡所謂的(準)政變,未必是軍事政變,也未必是由下而上的社會革命,還包括各種導致上層政治權力結構發生重大改變的政治交易。由此觀之,扁游陣營對挺扁暴力的縱容,以及不斷走火入魔的台獨民粹操作,似乎正在為某種影響深遠的政治暗盤提供正當性。

以史為鑑,反貪腐運動當下所面臨的重大考驗即在於:施明德與反貪腐運動的參與者們,應該支持這種退場機制嗎?應該讓「國之大老」與「社會賢達」接收反貪腐運動的成果嗎?或者,應該設法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嗎?不誇張地說,等到扁游陣營成功地挑起大規模民主內戰,大概也就是這場運動被全盤接收之時。

「蘇下王上、阿扁虛位」的準政變方案能不能成,相當程度上仍取決於扁游陣營能不能把暴力衝突搞大。可是,所有對台灣的未來仍有期待的紅色朋友們,又真願在這赤裸裸暴力的綁架下,被迫接受某種不入流的退場機制嗎?如果不願意接受,又該拿出什麼樣的具體做法與說法呢?

以筆者之見,反貪腐運動至少應清楚地表明:第一,任何的密室政治交易都是不可能被接受的;第二,這場跨越藍綠對立、超克省籍猜忌、致力於大和解、捍衛公民社會核心價值的新公民運動,雖絕不願意升高衝突,但也絕不會屈服於扁游陣營的暴力伎倆;第三,朝野政黨應該在立法院讓罷免成案,使不分紅綠的所有台灣人民能夠投票(或不投票)決定陳總統的去留,而這是最佳的、最民主的、甚至是唯一的退場機制;第四,只要罷免成案,反貪腐運動絕對尊重人民投票(或不投票)的結果。

正因為反貪腐運動是一場引領台灣向上提升的新公民運動,所以絕不可以縱容暴力的恐嚇威脅,絕不可以想要以暴制暴,絕不可以低頭於暴力所衍生的各種鄉愿論調,也絕不可以接受任何的密室政治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