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民運動 不能被搓掉

廖元豪/聯合報2006.10.02


從「內閣制修憲」、「王金平組閣」,到「馬蘇會」等來自多方釋放出的「政治協商」與「退場」風聲,讓許多支持反貪腐運動的民眾感到一絲不安:「新公民運動」會不會像以往的各種群眾運動一樣,被搓掉或被利用?

運動領導人雖然風光地啟動「環島」與「天下圍攻」,但直到昨天以前,都遲遲未能清楚地宣示具體「逼扁下台」的手段。在這種造勢有餘,具體策略不足的情況下,疑懼與茫然會降低群眾的參與,甚至扼殺甫萌芽的公民運動。

反貪腐運動之所以被定位為「新公民運動」,並被稱頌為「自主公民進場」,正是因為公民群體站出來,清楚地拒絕政府與政客「獨佔」公共決策。政府、政黨、政治人物,乃至各種法定程序,都不能完全替代公民的直接發聲。

即便在運動內部,我們也看到群眾擺脫了以往許多街頭活動中單純「跟著走」或「被帶領」的風格,轉而時時質疑並修正「領導集團」的建議。公民對領導者的無情與質疑,正是這個運動的價值。

頭家的覺醒,卻讓許多習於踩在人民頭上的政治人物感到不習慣。因此一再以「社會成本」為名,提及運動該如何「退場」,並且提出各種與人民無關的「交易」,試圖搓掉甚至收割運動的成果。這豈不是多年來台灣各種政治社會運動的悲慘結果?政客揚名立萬,民眾的聲音與力量卻隨風逝去,而未能持續成長並形成監督力量。更惡心的,是我們還常常得聽著那些出賣運動的政客,洋洋自得吹噓他們自己的「功績」!

好在昨天施明德終於改變曖昧態度,明確支持「罷免公投」,並施壓要求立委支持罷免案,交由公民直接表決。這種作法是正確的:「罷免公投」既然是唯一直接由 人民決定的方式,自無理由不全力支持!不過,由於本次提案依然非常可能因民進黨不支持而出不了立法院,對於「不支持罷免」的立委,除了放風聲發動罷免外,下一步的具體策略要怎麼做,必須現在就提出;否則這些立委的確「不是被嚇大的」。

最後,群眾運動絕不輕易「退場」。公民運動是持續與擴張施壓的過程。它絕非一場或數場集會遊行,而是此起彼落前仆後繼的抗爭所組成。無論政治人物進行的是罷免、彈劾、倒閣,或是其他的政治交易,公民運動都必須持續地監督與施壓,不能單因政治人物有了動作,大家就解散。

就此而言,施明德所謂「罷免案跨出立法院就是百萬人民退場機制」是有問題的。「跨出立院」,只是運動另一階段的開始。運動者應該開始進一步的說服、集結、拉票、動員,來達成喚醒民眾之目的,而不是讓公民退場,把「公意形成」的過程交給媚俗的媒體與有私意的政客來操弄。

懼怕公民運動的人,經常把「政黨協商」與「相信司法」掛在嘴上。這種說法,誤以為政治由政黨獨占,法律則是司法的禁臠。殊不知自主公民風起雲湧的政治行動與論述,才是影響政黨與法院操作憲法的最重要因素。人民有權積極、直接地表達並實現自己的政治與法律主張,這才是夠格的頭家!

(台社成員,政大法律系助理教授,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布魯明頓校區法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