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閣制換下台…憲法擋我 就殺憲法?

廖元豪/台社成員、政大法律系助理教授/聯合新聞網2006.09.23


政壇又有人放風聲,主張以「修憲改採內閣制」交換「陳水扁不下台」。這不但又是一種忽視人民聲音的密室宮廷政治,也是惡質的放話政治文化之展現。然而,更 深層的問題,是這種為短期、少數人政治利益而修憲的思維,根本不符合憲政民主的最起碼要求—政治人物應受憲法約制。如果這個政治交易真的開始進行,那不但再一次顯示憲法只是政治人物的玩物,更將使甫崛起的新公民運動應聲倒地!

從蔣介石以至李登輝,從來沒有真心遵守就職誓詞中的「遵守憲法」四字。相反地,凡是憲法擋了他們權力之路,他們就設法修憲拔除障礙。民進黨雖然主導修憲的機會較少,但多年來早已習於貶抑、醜化憲法。陳水扁總統更是每當遭遇政治危機,就宣稱要「憲改」,試圖藉此重新站上政治制高點。國民黨與民進黨的總統們, 實際上都鄙視憲法。只是前者仍保留形式上對憲法的尊崇,後者則是肆無忌憚地向憲法吐口水。

弔詭的是,這部在現任總統口中的「烏魯木齊」憲法,實際上卻往往是權力者的救命丹。它曾維繫了蔣介石的「法統」,也成為李登輝「特殊兩國論」的理論基礎。而對陳總統,除了空洞的「憲改」口號屢屢為他累積政治資本外,門檻極高的罷免與彈劾程序,不也讓他在倒扁風波中暫時安然無恙?

事實上,自從一九八○年代的民主化開始,憲政改革就一直是朝野主要議程之一。這種「憲改」論述,並非將憲法視為政治運作的基本規則或框架,反而是當作一個該被改革、挑戰的機制。在這種思維下,憲法根本不可能如憲政主義成熟的歐美各國般,做為政治鬥爭的最高裁決規範,發揮定紛止爭的功能。

因此,憲政改革也就成了永無止盡的志業—革命永遠尚未成功!主張憲改的人,就可佔據政治論述制高點;反之,主張「護憲守憲」的人,就很容易成為「保守派」。陳水扁總統只是這個鄙夷憲法的政治文化中,運用憲改口號最極盡能事,最爐火純青的一人而已。

然而,憲法的基礎在於約制國家權力。因此應受憲法約束的政治人物,原則上根本不宜主張修憲。可笑的是,台灣提出修憲的,都是應受憲法約制的政府與政治人物。其動機則是赤裸裸的政治利益交換!他們不但一次次藉修憲除去憲法的制衡機制,更嚴重的是塑造出一種「憲法擋我就殺憲法」的文化氣氛,與憲政主義「限制 政府」的精神南轅北轍。

這次是個關鍵:明眼人都看得出,反貪腐與內閣制有什麼關係呢?兩者間有什麼好交換的呢?它唯一目的就是要化解總統與某些政治人物的政治危機,而不是為了弄出更好的憲法。就算要修憲,也要經過深思熟慮的辯論,哪裡是這樣亂搞?自主公民必須站出來護憲,堅決反對這樣的修憲毀憲遊戲,以持續公民運動的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