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就是我的反核旗幟

何春蕤/蘋果日報A15版20060626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發起「裸體搶救鹽寮福隆沙灘」環保行動,將在今天號召民眾以裸體方式排出「NO NUKE」(反核)字樣,反對核四興建並搶救逐漸流失的福隆沙灘。聯盟付費向私人經營的海灘取得活動許可,警方卻如臨大敵,揚言將以《集遊法》取締。然而就世界風潮而言,近代集體裸體抗議其來有自。

女人裸體 激烈抗議

2003年英美進攻伊拉克,全球各地民眾自發組織集體裸體排字,用肉身排成巨大的「反戰」符號或口號,吸引媒體攝影傳播各地,以推動連線反戰;美國750名裸體婦女在山坡上排成NO WAR(反戰)字樣,感動全球。裸體反戰行動直接凸顯身體的脆弱無助,強烈對比槍砲的暴力無情;而血肉之軀是人類的共通,在槍砲下的命運也是共通的,以這個共通的肉體來傳達「人同此心、心同此體」的和平訊息,震撼人心。在媒體年代,集體裸體已經成為提升意識、爭取支持的有效手段。

最近幾年,集體裸體抗議結合起許多不同的訴求和社運。每年都有全球連線裸體騎單車,呼籲不用汽車,反對倚賴石油、反對污染、反對為油而戰。各國的名模或民間婦女都曾以全裸表示「寧願裸體也不穿皮草」的動物保護訴求。德國、智利的大學生集體裸體抗議大學經費被刪減;西班牙大批民眾綁紅領巾、戴牛角裝飾,裸體遊行街頭,呼籲停止殘忍的鬥牛傳統;就連第三世界印度的婦女也集體在軍營前裸體,抗議軍方性侵一名女性,要求交出兇手。這些經常可見的抗議行動都豐富了裸體的意義,也都藉著裸體來強化訴求。

值得注意的是,裸體抗議一向以女體為主。因為赤裸可說是她們最激烈但和平的抗爭方式:一向被保護、被遮掩的女體,衝進大眾眼簾,戲劇性的表達生命的可貴,達成擴散訴求的行動目的。更重要的是,裸體抗議並不挑選身體樣態,各種肥瘦高矮,擊潰主流的女性審美觀。

當裸體和不同的社運結合時,有人質疑是否因為借用聳動媒體曝光而模糊了訴求。問題是,所有的裸體抗議都有明確的標語訴求,甚至用肉體排出大字口號,對於為何裸體也都提出了意義說明。批評者只看到裸體,卻看不見清楚排出的反戰字形,看不見寫在身上的口號,看不見裸體集體的具體抗爭意義,是誰在模糊焦點?是誰的眼睛和頭腦有問題?

衝破禁忌 串連弱勢

靜坐、遊街、演劇、群吻、扮死、跪行、絕食,都成功的引人注目,傳達訴求,裸體只是另一種既卑微也高亢的抗議形式:卑微的是毫不遮掩的肉體,高亢的是正面衝破文明禁忌的舉動。另外,集體裸體抗議也結合了天體者的抗爭,畢竟,裸體是一種被歧視的性,一種被法律禁止、被道德譴責、受到打壓的性樣態。用裸體來表達各種抗爭議題,因此有可能促成弱勢串連。

這樣一個勇敢的、「體現」訴求的社運舉動,如果還要受到《集遊法》的制裁,這才真正凸顯了《集遊法》是惡法當道,箝制民意,非廢不可。

作者為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