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2日

兒少立法民粹化與台灣兒童化的民主危機 座談會



主辦單位:台灣社會研究學會、世新大學台灣社會研究國際中心

合辦單位: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社

時間:2011年2月12日下午兩點

地點:中山公民會館,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128號

會場聯絡電話:(02)2531-4169


主持人:何春蕤(台灣中央大學講座教授)

與談人:趙文宗(《兒童性侵犯》編著者,香港樹仁大學法律副教授)

    卡維波(台灣中央大學哲研所教授)

    夜盲(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

    林純德(台灣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助理教授)




主題:

青少年不是兒童,成人世界更不應被兒童化。今日台灣在保守團體的操弄下,不但兒少不分,使得不同年齡發展階段的差異需要被齊一化(例如青少年情慾發展被剝奪),也使得台灣整體兒童化,電視充斥馬賽克,到處都是「兒少不宜」或「給兒童做了不良示範」,甚至連新聞報紙也要受到兒少立法的箝制。成人的公共空間以保護兒少之名被檢查過濾限縮或馬賽克化,無法發揮充分自由表達的應有功能,這是台灣民主的危機。尤其是,兒少立法的民粹化,將保護兒少無限上綱為道德正確,白玫瑰運動等以聳動特例來操作民粹激情,在壟斷立法的黑箱作業中制定出沒有深思熟慮的粗糙法律,更使得台灣的民主自由倒退,遺禍久遠。然而,兒少的真實面目只是成人的潛在受害者?是完全沒有情慾的被動者?兒少真的需要令人窒息的保護?還是應當尊重兒少的主體性、能動性、發展性(包括性愛),以便成為公民參與民主生活?


說明:

原本保護兒少只是多元價值之一﹐就和成人的性自由或言論自由一樣﹐有同樣的高下價值;而且﹐保護兒少也應該包含「保障青少年的性權利與性自主」﹐兩者須同時一併考量﹐以免性保守團體將「保護兒少」操作為一個反性的木馬策略﹐入侵到社會生活各領域。因此在制定保護兒少政策法律時﹐應該透過公開理性審議(而非黑箱立法作業)衡量各種利弊得失﹐將其他價值目標一併考量協商﹐而不是將保護兒少當成「最高指示」。

然而這些年來,兒少議題在民粹激情下的操弄,以及兒少立法在利益團體的操縱下,使得公共空間缺乏對兒少問題的理性討論。由此造成嚴重影響台灣民主生活的不良後果。如今兒少立法企圖檢查平面媒體的報導,直接危害民主生活的基礎。同時,兒少立法刻意抹殺兒童與青少年的區別,用簡化的年齡二分主義(成人vs.兒少),把青少年兒童化,使青少年情慾在防止性「剝削」藉口下徹底被「剝奪」。關於性侵的立法則因司法單位屈從白玫瑰民粹而完全缺乏前後一致的內在理路。這樣一種兒少政治帶來了新一波的「兒少文明化」,也就是以假想中的兒少為主體的情感與言行為標準的文明化。影響所及,台灣各類機構與人民的情感結構都開始轉向兒少般的脆弱,彷彿禁不起任何挑戰邊界的言行,例如對於身體影像的大驚小怪,稍微暴露就成為「不堪入目」。在NCC這類機構的監視下,變成幼幼台的各家電視台畫面遂充斥著馬賽克,於是馬賽克成為目前台灣公共領域的新文明標記。

這個論壇是對於當前台灣兒少議題的總體檢。從兒少議題的影響效應對於新聞自由、NCC等媒體操作、同志情慾的衝擊,到文化中各類馬賽克所寓意的新情感結構、青少年情慾的不容剝奪、以及兒少民粹立法等問題進行批判檢討。我們特別邀請到香港的法律學者趙文宗(《兒童性侵犯》一書編著者),由後現代法學角度,對於香港類似的兒少發展進行分析與參照。